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新》

夏夜空,出现在最遥远的记忆,绽放的,璀璨花火拥着繁星,消失前,做出最温柔的给予,一如那些模糊身影的离别--------------双笙《世末歌者》

第二章

经过好几光年的飞行,红蜘蛛重新回到了塞伯坦的上空,不同的是,塞伯坦不再是一片荒凉的死寂,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繁华。看来霸天虎和汽车人之间的恩怨结束了,那么是威震天还是擎天柱成为了这场战争的赢家,可这些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红蜘蛛的火种源提醒自己,索性放弃了思考,红蜘蛛在塞伯坦的上空来回飞行了好几圈,算是弄明白了塞伯坦的现状。

一切都变了。汽车人无一幸免,霸天虎也不存在了。

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就只剩下自己和威震天这个老铁桶头了。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但这不能改变红蜘蛛对威震天的憎恨,那种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恐惧感是这个老铁桶头无法想象的,就算他红蜘蛛放弃老本行,也不会放弃复仇。从他加入霸天虎的那一刻起,威震天就从未善待过他,那段痛苦的时光是无法想象的。

“威震天大人,恕我冒昧,我认为我们应该放弃这条放线,我们没有赢的可能了。”红蜘蛛拖着损伤严重的机体,穿梭于熊熊的战火之间,能量液顺着他受伤的伤口一路流下来,跑到威震天身旁报告。他说的也确实实话,按照现在的局势来看,赢下这场是不大可能,不不不,应该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了,他们被汽车人团团包围起来,完全没有一个突破口,还被猛烈的炮火死死压制,身边倒下的霸天虎战士的尸体越来越多,救援却迟迟不来,如果威震天执意要赢下这场战争,那么怕是连他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了。这并不是什么重要放线,丢与不丢都无所谓,何必将自己宝贵的生命搭在一条不重要的放线上,“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才是啊!”

哪知听了红蜘蛛的话,威震天狠狠一巴掌打在红蜘蛛的面甲上。这一巴掌可真狠,红蜘蛛的面部被打得有些变形了,“红蜘蛛。”威震天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我希望你能分清现实,这里是战场,我希望你能以一个战士的身份来到这里,而不是一个科学家。我把你招进来可不是来听你啰嗦的!现在回到你的岗位上去!”

红蜘蛛傻傻地愣在原地不动,他的家人曾因为他是个科学家而嘲笑他,如今他加入了霸天虎,有了无数光辉战记,当上了霸天虎的空军指挥官,他以为自己用自己的行动甩掉了“科学家”这三个字眼,没想到根本就没有!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必须劝说威震天离开这里:“可是威震天大人!我们没有时间了!若是再不离开恐怕……”威震天这次根本就没有耐心听红蜘蛛把话讲完,他掐住红蜘蛛的脖子,把他拉到自己的面前:“给我闭嘴!我说过我需要的战士而不是科学家!你现在立刻马上回到你的岗位上去!滚!”红蜘蛛只好不再多说什么。

炮火压制得越来越猛烈,尽管又有好几个汽车人丧生在了威震天手下,但炮火压制还是没有丝毫的减弱,他们还是没有胜利的机会。

“当中!”一团火焰朝威震天迎面冲来,要躲开已经不可能了,离威震天最近的红蜘蛛情急之下只好撞开了威震天,不管威震天愿不愿意接受他的帮助。下一秒,自己就被火焰给吞噬了,之后他就失去了知觉,当再次醒来时,他是在报应号上的再生仓内,他的僚机还有击倒正担心地守候在再生仓的旁边。没有威震天……那个老家伙连声“谢谢”也不会说……

从僚机们的口中得知,最后他们还是输掉了这场对于红蜘蛛来说完全没有意义的战争,还白白损失了一帮霸天虎兄弟,差点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好险威震天没有把事情的矛头指向自己,不然他估计自己就要火种源回归了,从那时起,红蜘蛛就学乖了。

回忆到此结束,那是他第一次被威震天打,日后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过度的暴力引起了不满,也就导致了他的篡权心理。总结这么多年以来失败的经验,红蜘蛛很清楚凭自己一人之力绝不可能彻底击败威震天,他很需要帮助,不,应该是他很需要找个替死鬼和一支团队利用。而狂妄自大的死寂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红蜘蛛在原先鲜艳的喷漆上重新喷了一层暗淡无光的喷漆,F-15的战斗机载具形态也化为了F-22战斗机,武器装备都升了级,包括氖射线。现在他唯一需要的是一份见面礼,作为加入“煞天魔”的筹码。一份见面礼,这对于他来说不是难事。铁堡中央政府的机密虽然设置了好几重加密,但用了一些时间,这些机密还是被红蜘蛛轻而易举的弄到了手,过去的几百万年里,他红蜘蛛可不是吃白食的。不然他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带着一份“厚重”的见面礼,红蜘蛛来到了卡隆北部新城区。这里已经乱的不成样子,到处都是战火后造成的生灵涂炭,战后的硝烟至今未散,一栋栋楼房的残骸七倒八歪的立在这片土地上,不过比起汽车人和霸天虎的战争,这简直不值一提。更何况这个死寂貌似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红蜘蛛绕了一大圈,没看见放哨的也没看见巡逻的。这片土地上,唯有一栋最高的大楼耸立,眼花缭乱的灯光和闹哄哄的喧哗声由这栋大楼传出。小家伙!好好享受吧!你蹦哒不了几天了!很快,我将取代卑微的你!红蜘蛛在火种源里默默地提醒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死寂。确实,他蹦哒不了几天了。

“啪!”红蜘蛛直接把厚厚的玻璃撞了个洞,正好面对着死寂。对于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家伙,没有人会善待。正在狂欢的众TF放下手中的纯高,举起武器朝这个家伙慢慢靠近,而死寂则悠然自得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小家伙,自信和勇气可嘉,但是我并不欣赏这种勇气。红蜘蛛的火种源是这样想的,但他还是做出了一副臣服的姿态,就像当年他臣服威震天那样:“我,星啸,特意在此为死寂大人送上一份“昂贵”的见面礼。”红蜘蛛说着,在万众瞩目之下,单膝下跪,恭敬地将u盘递到死寂面前:“这里面装有铁堡中央政府的重要机密,算是小人的好礼,请您过目。”死寂漫不经心地将目光转移到红蜘蛛灰色的机体上,抿了一口手中的纯高,然后缓缓拿起红蜘蛛手中的U盘:“你确定?我可不收假货。”红蜘蛛自信满满地说:“小人敢以自己的火种源发誓。”死寂朝自己身边的一个TF挥手示意:“音波,拿着这份厚礼去分析分析。尽你所能。”音波点了点头,接过U盘开始读取里面的信息,“围剿作战计划A部分F-15小队今夜乘着浓雾出发,直入高空,避开敌人的侦查红外线和侦察兵,在D-11号废弃建筑大楼,与内部间谍海王星会面,计划B部分,F-15战斗机小队打入敌人内部后其中一小分队留下向地面突击队发信号和原地接应,剩余的跟着海王星去夺取系统主控权……”

信息读取完毕,死寂再次抿了一口纯高,赞赏道:“你干的确实不错。那么这份好礼,你打算开价多少?”红蜘蛛笑了笑:“这是我作为加入你们的筹码,只要让我加入你们,更多的信息将为您所用!这笔交易很划算。” “可是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了。” “噢,会有的。”红蜘蛛说话间,举起氖射线朝音波开了一枪,音波全身的线路立即瘫痪,失去行动力的他犹如一团废铁。在场的Tf都看呆了,就连死寂也为之惊讶。关于这种武器,死寂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并未真正见过。据说这是由一名从战争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发明的独门武器,除了那位高材生以外,谁也没有这种武器的设计图纸。看来大礼不止一份啊!死寂内心的贪婪瞬间占满了他的脑回路。

“你的要求我可以考虑。”死寂发话了,“但是为了确保安全问题,我想我需要那种武器。”红蜘蛛当然知道死寂那种武器是哪种,“当然了我的王,我会制造出令您最满意的武器,算是我的第二份见面礼。那么不耽误时间,我需要一间办公室和得力帮手。” “冲击钻、金刚钻你们随着星啸去前任情报官的办公室,剩下的随我去拦截我们的叛徒。”

                          ------------------------

一天后。

消息传的非常快,所有的TF都知道了F-15战斗机小队和地面突击队遇难的消息了。死寂派人把F-15战斗机小队和地面突击队破烂不堪的残骸从铁堡中央政府大楼的上空抛下,以做警示。闹得塞伯坦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安。威震天倒不着急,他上次登录密码修改时,无意中发现有TF入侵了他们的系统,虽然藏的十分隐秘,但还是被他威震天发现了。虽不知是何方神圣破解了铁堡中央政府的机密密码,顺着一条线索,威震天摸清了死寂老巢的结构图,还成功控制住了系统,这对于他会是很有用的。既然威震天能发现系统被人入侵过,红蜘蛛又怎么不会察觉威震天入侵了自己的系统?他第一时间内强行删除了所有的机密文件,并关闭主机。接着重新安排了好几条强化过的代码,以防万一。病毒系统被红蜘蛛彻底排除了,可惜电脑还暂时无法使用,但死寂要求三天后红蜘蛛需要上交五天重要文件。这家伙可真不会体谅人,为了保住自己才得到的地位,红蜘蛛不得不令电脑强行开始工作运转。

“你这台愚蠢的机器!快点给我动起来!”暴躁的红蜘蛛气急败坏地踢了踢电脑主机两脚,电脑并没有对红蜘蛛的态度回应,红蜘蛛知道自己现在发脾气也无济于事,只好去检查电脑的线路,但红蜘蛛很快就绝望的发现这台破机器毫无反应,看来只能动身去一趟铁堡中央政府了。红蜘蛛虽然极不情愿再见到这个老铁桶头,但为了复仇,他可以忍着。现在冲击钻和金刚钻则利用他给的设计图纸不断生产出氖射线,死寂带兵去前线战斗去了,只留下三个小队地面看守阵地,不会有TF发现他不见了的。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红蜘蛛离开了办公室,但他多留了个心眼,临走时锁上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和冲击钻、金刚钻的办公室的房门,毕竟安全第一嘛。

前线打得非常激烈,滚滚的浓烟几乎盖住了一切,只听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死寂狂妄自大的笑声,这个愣头青压根就没见识到威震天的恐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战争,等他真的与威震天一对一决斗时,他一定会后悔的,可这小子没有这个机会了。“嗖!”红蜘蛛快速飞过前线,动作快得只剩下了一道模糊不清的残影。

正值深夜,红蜘蛛埋伏了很久很久,等到威震天离开后,红蜘蛛才闯入了铁堡中央政府,这里的系统已经被他篡改了,报警装置根本起不到作用。红蜘蛛成功的窃取了大部分机密文件,剩下的小部分只能由威震天本人亲自打开,不过有了这些机密文件,死寂也应该不会多嘴了。此时天边已吐出了鱼肚白,红蜘蛛为了不留下线索,便对着电脑主机开了几枪,“砰!”电脑主机外部的钢板被炸飞了,内部线路全部烧毁,冒出火花和烟雾,确认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后,红蜘蛛方才满意的离去。“威震天,你的死期到了。”红蜘蛛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宣誓,他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听到威震天火种源破碎的声音了。

                  -------------------------

威震天是第一个发现主机被毁的TF。当时的电脑房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好不容易灭了火,但太晚了,一切都已经无药可救了。大量重要的机密文件被窃取,命运的天平仿佛已经倒向了“煞天魔”那边,从前线不断受到请求支援和放线失守的消息,“煞天魔”的活动变得越来越猖狂频繁,卡隆城十分之四的面积被占领,最高会议到底该拿他们如何是好。

“威震天大人……”

“别做多余的担心,我对此自有分寸。”威震天倒是淡定自如,“卡拉曼达你去一趟中立区,调遣那里的部队,封锁他们的后方,再派飞行部队对他们轮番轰炸,剩下的去部署部队,从正面压制,卡拉曼达你再从后方偷袭,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您确定这样可行?”

“我威震天从来不做无把握的事。”

第二章      完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