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小哥哥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最近因为学习的事情一直跟老妈干架导致只能偷偷玩手机,其余的时间都用在画小漫画上面了,不知道有谁想看我画画(纯手绘,因为买不起板子而且就算买了板子也不能用,电脑被老妈控制着),小漫画勉强可以说是漫画版的威红:那点事儿,只不过故事重启而已,原创人物冥神星(老威和小红)的女儿也会出现,不过是拟人版,因为TF版画不好,其余的人物都是半碳基版的,因为我懒。想看我画画的扣1,不想看的扣2,哪一方过5就听哪一方的(就是说如果选一的先过了五就发上来,选二的先过了五就不发了),请你们自由选择吧!

我知道你们肯定会选2因为没人想看我画画的,一个写手画什么破画!还是好好肝文吧……(笑容逐渐疲惫)

We don't talk anymore

《错乱》准备完结了,最后一章正在努力码字,到时候连着前几章一起发出来。个人强烈推荐《We don't talk anymore》这首歌,比较偏爱双笙和囧菌版本的。

We don't talk anymore(我们之间只剩无边的沉默) Like we used to do(再也回不到从前的耳语亲昵) We don't love anymore(爱也在这样的沉默里消耗殆尽) What was all of it for(这一切究竟是何原因)Oh we don't talk anymore(一切都被沉默代替) Like we used to do(无话不说的从前已成回忆)

注意食用,不建议天红党看。

1

“天火,这是你演讲时需要的文件。”红蜘蛛将手中的数据板递给了正在研究一种新发现的矿石的天火,“我看你那么忙,就帮你准备了一下。”

“我竟然把演讲这事给忘了,真是谢谢你了小红。”天火不好意思地接过了红蜘蛛递给他的数据板,只要一忙起来,他基本就什么事也记不得了,从读书的时候到现在参加工作,这个毛病天火怎么也改不了,要是没有红蜘蛛的帮助,天火觉得自己可能就毕不了业了,更别提来到卡隆城的地质研究所工作,“每次都是你帮我,真不好意思。” 天火从椅子上起身,准备去演讲厅去演讲。

“我们是朋友,这算不上什么。你待会还要演讲,剩下的工作交给我就行了。”

“不行,你都帮我那么多了,我真的不好意思再让你帮我了,更何况你自己还有工作要忙。”

“没关系的,我的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你安心去演讲吧。”红蜘蛛将天火推出门外,“你不用谢我。”

“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吗?算是对你的补偿。”

“时间地点你定。”红蜘蛛已经坐上了天火的位置,动笔记录着天火未完成的观察报告。

天火和红蜘蛛是在十年前新生的演讲会上认识的,最为这一届最优秀的学长,天火也被教授邀请去旁听,在一群群招收的新学员当中,红蜘蛛是最引TF注目的,他是一架漂亮的飞机,苗条的身材和艳丽的红蓝白三色涂装都毫无保留的表明这架飞机来自贵族,天火想不明白一架来自贵族的战斗机为什么会来地质学院报名,因为贵族的TF很注重家族的荣誉,出生在贵族的幼生体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决定了命运,他们会为了自己的家族而被无情的送上战场。

红蜘蛛的演讲十分精彩,每一个细节他都掌握的非常好,什么地方该详细什么地方该省略,红蜘蛛都掌握的很到位,就连矿石样本也准备的非常充足,在座的教授都忍不住拍手叫好,这使他无疑成为这届新生当中最出彩的那一个。

演讲结束后,红蜘蛛被分配到了自己所带的那个班级里,主要原因是教授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学校里,天火则是他最得意的学生,这个班级也自然而然的交到了天火的手里。

天火见过许多的贵族,都是在宴会上,这些贵族都是傲慢而无礼的,他们会扯着一些于自己毫不相干的光辉事迹来提高自己的身价,无时无刻不在向别的TF表明自己有多么多么重要,好像没了自己整个塞伯坦就不能正常运转了,这个时候,天火往往会躲到花园里清净清净。

但红蜘蛛与天火印象里的贵族都不一样,他是个很上进的TF,经常向自己请教问题,红蜘蛛追求完美和卓越,每次的报告、样本采集、演讲他都做的完美无缺,红蜘蛛也不喜欢宴会,他从来不去参加任何晚宴,并拒绝了所有向他示好的TF,对于红蜘蛛来说,学业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可有可无,在这点上,天火和红蜘蛛完全一致,所有晚宴的时间都被他们用来学习和讨论了。

天火曾经问过红蜘蛛身为贵族为什么会来报考地质学院,红蜘蛛告诉天火是因为自己想逃避自己的家庭,他对自己的家庭不抱有任何好感,更何况那个自称是“父亲”的TF从来没有尽到他的责任,所以自己离开了那个家。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真是不幸,这甚至不能被称为家。”

“是的,所以我离开了。”

“这是正确的选择,你早就该离开了。”

“我不会去管那个老家伙怎么想,也不会去在意外界的舆论。”

“做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被别的TF所左右。”

“谢谢。”红蜘蛛对天火笑了,红蜘蛛很少对别的TF笑,这显得他看起来十分高傲,其实真正深入了解红蜘蛛的TF很少,天火没有看到过红蜘蛛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朋友。

红蜘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傲自大,这一点天火很清楚,平时忙的时候自己总是会忘记一些事情和东西,但红蜘蛛都帮自己记得清清楚,除了提醒自己之外,红蜘蛛甚至还主动帮自己承担了一部分,可见红蜘蛛是很细心的。

毕业晚宴那天,红蜘蛛难得去参加了,天火也破例去了,红蜘蛛给他自己灌了很多纯高,天火还以为红蜘蛛是不会喝纯高的,因为在天火印象里红蜘蛛从没有碰过纯高。

参加工作的时候,天火以为自己不会再和红蜘蛛见面了,结果两人却不可思议的都被分配到了卡隆城的地质研究所工作,就连工作单位也是同一个,真是有缘自会相见。

两人不仅在工作上有交往,在生活中也彼此互相照应,一些八卦的同事总是在猜测天火什么时候会向红蜘蛛表白或者红蜘蛛什么时候会对天火表达自己的情感。但好景不长,一次执行勘察任务时,天火失踪了,据红蜘蛛自己回忆:突然刮起了北极风暴,把我俩吹开了,我绕着地球半圈去找他,可他不见了!

还没开始的恋情就已经画上了句号。

时隔数百万年,再次相遇的时候,天火发现红蜘蛛真的变了,加入霸天虎之后,红蜘蛛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都变得扭曲,他竟然以杀戮为乐趣,野心强大到令天火都为之颤抖,天火刚开始的时候难以明白红蜘蛛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直到遇见威震天他才明白。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火敢发誓红蜘蛛身上有威震天的影子,他变得和威震天一样,甚至更加极端化。当某天晚上天火和红蜘蛛难得再一次一起时,天火想起了自己失踪前和红蜘蛛单独在一起交流的事情,那时候没有威震天,也没有霸天虎,只有准备毕业的自己和正在畅谈自己远大理想的红蜘蛛而已。

但红蜘蛛现在绝不会于自己畅谈理想了,哪天晚上红蜘蛛只是默默地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纯高,自己也只是静静地看着杯子里的纯高一言不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红蜘蛛喝完不知道第几瓶纯高后就起身离开了,天火怎么也没想到昔日无话不谈的两人再次见面时竟然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场面一度尴尬。

“等我干掉威震天那家伙,我就让你来当我的副官。”红蜘蛛的这句话是不可能实现的了,毕竟是他自己先动手解决了这段感情,但他最终还是手下留情了,下次见面包括以后见面,都只能是在战场上了,除非霸天虎和汽车人和解,但这又是另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红蜘蛛成为了威震天的影子,他最终的选择也是威震天,红蜘蛛是不会干掉威震天的,威震天也不会杀死红蜘蛛,但他们互相伤害对方是无法避免的事实。

真是可悲啊,难道不是吗?

“等我干掉威震天那家伙,我就让你来当我的副官。”这一定是一个笑话。

今天看了Q群上一个大佬剪辑的视频,觉得很不错,来推荐一下。详情看评论链接。

标题我懒得想
有一师者兮,见之就忘。
一日不见兮,我心如狂。
思绪翱翔兮,九堂昏黄。
无奈师者兮,就在边旁。
将怨代文兮,聊写衷肠。
何日不见兮,慰我彷徨。
愿语劝德兮,减减功课。
如今再见兮,我心忧伤。

标题我懒得想×2
南三有师者,灭世而独立。
一顾倒课堂,再顾倒全校。
宁不在课堂与校园,不见师者之。

一开学,感觉自己一下下从一个富有的死宅变成了一个穷光蛋,关键是班主任还叫我们写诗,因为要布置班刊,所以就写出了这玩意来表达自己对班主任的怨念,来自一枚苦逼学生党的怨念,我不想上学啊!!!!!!!!!!我不想写作业啊!!!!!!!!!!!在绝望的深渊中绝望地去世……😭😭😭😭

白色情人节

有了黑色情人节肯定就有白色情人节,SG版,镜像霸王×镜像福特。

“典狱长,你醒了吗?”霸王轻轻敲着福特舱室的门,手里还端着一份早餐,“我可以进来吗?”

福特没有回答,这不应该啊,福特是整个格拉斯九号起的最早的机,就连有早起习惯的自己也比不过他,难道福特出了什么事?霸王突然开始担心起来。

“你进来吧……”福特有气无力的声音传进了霸王的音频接收器里。

霸王打开了福特舱的门,福特正疲惫地瘫在充电椅上,“典狱长,你昨晚没有休息好。”霸王将能量块放到了桌子上,“吃点东西吗?”霸王拿起了一块能量块递给福特。

“看到你我就没有任何胃口,你今天是不是还打算试着说服我?用你那无聊的一套?”福特厌恶地看了霸王一眼,却接过了霸王手中的能量块。

“典狱长,你知道吗?今天在蓝星上是一个很著名的节日。”霸王向前走了一步,拉进了自己和福特的距离。

“情人节。”

“哦,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福特毫不在意。

“福特,”霸王第一次改口叫福特的名字了,“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太愉快,接下来的时间里也相处的不是很好,但是我们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所以、所以……”

“如果不打仗的话,那么你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演说家。”福特站了起来,在霸王亲吻他之前主动吻上了霸王,霸王则将福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威红:红红们的茶话会

红红很高兴老威很心塞。

现在是下午茶时间!

身为红红们中战斗力最强的c红抿了一口纯高率先发言:“据可靠情报,现在那个老不死的铁桶头战斗力已经越来越强了,如果我们不早日采取行动,那么谋权篡位就没有指望了。”

“可是那个威老头身边围绕着那么多高手,单打独斗根本就没有用啊!”G1红十分无奈地说。

“所以我们应该联合起来,一个一个的去解决!”足(zuo)智(si)多(meng)谋(shou)领证红提议到,“先从最弱的那个开始!绕后逐一击败!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天下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的这个计划可行,”08红十分赞同,C红、G1红和领证红也都点头同意,“先让战斗力最强的c红去打头阵,接着我去补刀,如果有援兵的话A红、暗啸和领证红去解决,然后G1红带着镜红去……等等,A红、暗啸、镜红你们好像都没表示赞同啊!?”

“我觉得……”镜红的面甲莫名其妙的红了,“威震天他挺好的,很温柔很和善,而且、而且我们上个月已经结为火伴了……”

“什么!!!!!!!!跟老铁桶头结为火伴?兄弟你的脑回路烧坏了吧!!!!!????????”C红、08红、G1红和领证红都难以置信的盯着镜红。

“其实,惊破天大人真的很和善……而且、而且,下个月我们也准备……”暗啸也发话了。

“什么!!!!!!!!!你们确定你们不是老铁桶头派来的卧底??????????A红你怎么看?!”

“我……我中立……”A红一脸尴尬,“我……你们……你们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A红的内心:威震天平时虽然对我比较冷漠,但私底下还是对我很好的,而且,威震天昨天刚跟我商量过这件事……)

很久没更文了,手残写了一篇……没有鼓励就没有动力(其实是懒)

黑色情人节

这一切糟糕透了。福特是这么想的,现在是格拉斯九号沦陷的第几天了?他早就不记得时间了,自从格拉斯九号沦陷后,一切都显得无比漫长甚至无比痛苦,现在在整个格拉斯九号上,除了自己和那个囚禁自己的恶魔,已经没有活着的生命了,福特记不得最后一个TF的火种是在什么时候停止跳动的了,他试着抬起胳膊证明自己的火种还在跳动,证明自己还“活着”,但福特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在很长时间内,福特的油箱没有得到一点补给———————————————他也没指望过霸王会良心发现可怜自己,实际上那个恶魔连良心都没有,福特很庆幸,自己经历了那么多折磨之后,竟然还能睁开眼睛。

“早上好!典~狱~长~”霸王高高兴兴地哼着小调来到了关押福特的房间,怀里还抱着能量块,“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福特选择沉默,他现在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就算是还剩些力气,福特依旧会沉默。很多时候,福特很羡慕那些火种停止跳动的TF,他们永远的脱离了痛苦,永远的离开了这个恶魔,而自己却不得不与这个恶魔生活在一起,他迫切的想要离开这个恶魔,现在就要。

“噢,你很久没补充能量了。”下一秒霸王的唇就贴上了福特的唇,冰冷的手也轻轻抚摸着福特面甲上的伤口,虽然福特有拒绝的权力但他却没有拒绝的力气,只能任由霸王撬开自己的唇深入到里面,将温热的能量液送到自己的口中。

油箱里有了些补给,福特也有了些力气,他摆动着头雕想要摆脱这个过于温柔的吻,但霸王并不乐意脱离这个吻,所以他狠狠地咬了一下福特的下唇,福特摆动得更加厉害了,远离这个恶魔!这是福特唯一所想的。

“嘶!”福特凝聚全身最后一点力量,咬破了霸王的下唇,霸王吃痛地叫了出来,能量液从伤口中溢出,迫使他不得不结束这个过长的吻。

霸王舔舐着从伤口中流出来的能量液,露出那令福特厌恶的微笑:“典狱长,希望你接下来还能继续苟延残喘的活着。”刽子手粗暴地扯开福特支离破碎的胸甲,里面的线路一阵“噼里啪啦”作响,霸王粗糙的手指在还未愈合的伤口上挖掘着,使伤口再次裂开,剧烈的疼痛令福特忍不颤抖。

福特将头扭过一边,不去看恶魔的脸,霸王却抓住福特的头雕强行扭过来让他与自己对视,那对暖橙色的光学镜里毫不掩饰的写满了厌恶,并拼命想逃避这一切,霸王不喜欢福特这样,所以他对那双暖橙色的光学镜产生了厌恶————————————即使那双光学镜是那样好看,但从那双光学镜没有在自己身上停留过。

“典狱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霸王像个幼生体似的笑着,“2月14号,情人节。”

“你会记住这个日子的。”这是福特失去光学镜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从此他的世界彻底从光明中脱离。

随后,霸王的唇又覆盖上了福特的唇,将还温热着的能量液送入福特口中,而这次福特没有再反抗……

—完—

如何征服赛星典狱长

1.霸王有三大机生目标:购买所有的唇膏、打败威震天、最后一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征服典狱长巨无霸福特!谁也说不准霸王为什么会对福特那么上心,但机尽皆知的一点是,霸王和福特的梁子从幼儿园时就结下了。

幼儿园开学的第一天,福特高高兴兴地来到幼儿园门口找老师报道,谁知道刚进幼儿园的门还没见到老师,反而撞上一个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大型机。

“对不起。”福特连忙向被自己撞到的大型机道歉,他有些害怕地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大型机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压迫感。

“你是新来的?”眼前这个大型机好奇地问道。

“是的,很抱歉刚才撞到你了。”福特刚说完这句话,就准备绕开这个大型机去找老师。

“喂!”眼前这个大型机突然伸手拦住了福特,“你既然撞到了我,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可是我刚才已经道歉……”福特话还没说完,就被这个大型机的动作给震惊了————————————————他居然伸手去摸自己的履带!福特一巴掌打开这个大型机的手,厉声警告道:“拿开你的手!不要碰我的履带!小心我揍你!”

“咱俩谁揍谁还不一定呢!”眼前这个大型机又朝福特的履带伸出了“魔爪”,还好老师及时赶到,帮助福特化解了“危机”,后来福特从同班同学口中得知,摸自己履带的那个变态是隔壁班的霸王,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校霸,欺负小朋友、不听老师的话、踢翻学校的垃圾桶……干过的坏事不计其数,谁要是撞上他,准会倒霉一辈子。福特一开始还不相信这话,倒霉一辈子,这也太夸张了吧!?但是没过多久,他就相信了。

2.霸王简直就是福特一辈子的噩梦,当幼儿园毕业的时候,福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天天想要摸自己履带的变态了,谁知上小学的时候,他又遇见了霸王,更要命的是——————————————这家伙竟然是自己的同桌!这家伙不仅下课想摸自己的履带,就连上课也不消停会,为了保证自己履带的安全,福特上课冒着被老师发现的危险下课冒着被校干部记名的危险与霸王展开了斗智斗勇的生涯。

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霸王就从来没有打消过想要摸自己履带的念头,一直到福特上大学的时候,霸王才终于从自己的生活中滚蛋了——————————————这家伙因为违法乱纪太多次导致学校不收,那天听到这个消息,福特高兴得都跳起来了,结果害得全校同学都以为地震了。

当福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霸王的时候,不公平的命运又和他开了一次玩笑。

3.福特大学毕业后在警局工作,是一名尽职尽责的典狱长闲职警长,当他刚来到这里时,听同事们说,有一个业余爱好似乎是违法乱纪的家伙总是被抓到这里进行教育,一个月以内见他十次,已经是最少的了。

听到这个消息,福特不由得心想:这傻逼是谁啊?若是下回我逮着他了可要好好教育(揍他)一番。后来得知这个神经病的名字是霸王的时候,福特放弃了自己的想法,然而,第二天的时候他真的在警局里遇见了霸王。

福特: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4.“呦,”霸王好奇地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福特,就好像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福特一样,“这不是老同学吗?”

“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福特尽量压制着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

“喂!我们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吧?见到老同学你不高兴吗?”霸王又向福特的履带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

后来是所有的警员都出动才拉住了要揍人的福特,而霸王则趁乱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警局。

5.霸王的心情很好,好到塔恩觉得他竟然正常起来了。他的心情为什么会这么好?因为他遇见了福特。从幼儿园开始,霸王就很想摸一下福特的履带,他觉得福特的履带手感一定很好,可惜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他都没有得逞,考大学的时候因为自己违法乱纪太多次导致学校不收,早知道这样就等到大学的时候再违法乱纪了,霸王很不开心,他觉得自己的目标要落空了。

然而现在他又遇见了福特,所以霸王下定决心一定把握这次良机,这回,他不仅要摸福特的履带,还要拆了福特!!!!!于是霸王进局子里的次数更多了,福特考虑自己是不是该辞职了。

威红:《错乱》—6

城市的夜晚就像是戴着墨镜,如果你看不到我的欲望,是不是就不会揭穿我的彷徨——————————————摘自《泡芙小姐》

6

红蜘蛛十分清楚从自己被抓到报应号上的那一刻起,自己的一生已经就被毁得连炉渣都不剩了。红蜘蛛认为威震天对他所掌握的重要信息并不感兴趣,让威震天感兴趣的是将自己里里外外都拆个遍,所以他成为了威震天的对接玩具,每一夜都是在粗暴的对接中下线,然后又醒来,如此“恶性”循环。威震天像一个噩梦一样缠绕在自己的身旁,令自己害怕至极,却又没办法摆脱。红蜘蛛对时间的概念已经渐渐模糊了,他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了,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唯一让他放不下心的就是冥神星,很多很多次,红蜘蛛都梦见冥神星要么被一炮打穿了火种,要么成为了哪个杀红了眼的霸天虎手下的亡魂,然后一边尖叫着一边从梦中惊醒。

他的枕边有一摊清洁液,面甲上也全是清洁液留下的痕迹。红蜘蛛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冥神星,他觉得风刃说的话很对,如果当初自己能安分守己的话,可能就不会有现在的问题了,自己太不爱惜自己了,甚至连累到了无辜的小家伙,要是时光能倒流,红蜘蛛以火种源的名义起誓,自己绝对不会再犯下这种错误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红蜘蛛对于时间已经彻底失去了概念。在报应号上,时间似乎停止了,唯一让红蜘蛛能感受到自己活着的象征就是威震天强行进入自己时的疼痛,那是一种无比真实的疼痛,疼得红蜘蛛差不多要把自己的发生器给喊裂了,威震天才在他体内释放。

他迫切的想知道外面的情况,但无论他央求过威震天多少次让自己出去都只有冷漠作为回答,红蜘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他觉得自己应该把冥神星的事情告诉威震天,不过红蜘蛛想想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冥神星并不是威震天亲生的,这个阴晴不定的角斗士指不定会当着自己的面掏出冥神星的火种然后狠狠捏碎,红蜘蛛承认自己害怕了,他希望威震天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冥神星的存在,只要女儿好,让红蜘蛛做什么他都愿意。

威震天觉得红蜘蛛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然他怎么回每晚都在自己的怀中尖叫着醒来,还哭得稀里哗啦的,需要安抚好一会才能安静下来。当红蜘蛛还是一名霸天虎的时候,威震天从来都没有见过红蜘蛛哭过,唯一让他流泪的事情就是自己强行进入他的时候,但那是被逼出来的泪水。所以威震天想明白到底是什么令红蜘蛛如此上心,但无论自己怎样逼问这个小炉渣都守口如瓶,不愿意透露半个字。

这令威震天感到火大,当红蜘蛛再一次在与他粗暴的对接中下线的时候,威震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搂着红蜘蛛一起进入充电状态,而是离开了自己的舱室,来到了一个油吧。既然从红蜘蛛这里得不到答案,那就只有从别处入手了。所以威震天去找了击倒,他们毕竟是闺密,也许从击倒这里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红蜘蛛被抓到报应号上的第二天,击倒就回归了霸天虎,他本身就是一个墙头草,更何况霸天虎又缺少医疗官,所以威震天对这个骚包的回归没什么异议。

威震天大人,这事我该怎么跟您说呢?击倒翘着从地球上学来的兰花指,抿了一口纯高,您可千万别跟小红说是我告诉您的,不然他一定会刮花我的漆的。

我只想知道答案。威震天不耐烦地说,那充满杀气的眼神令击倒发寒。

行行行,我说我说,您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好不好?击倒吓得纯高都拿不稳了,希望您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首先,我要祝贺您老来得子。

?!威震天差点将喝进去的纯高喷出来,但他最终还是咽了下去。之后击倒把事情的起因经过都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威震天。

也就是说,我有了一个女儿。

是的,威震天大人。不过……

威震天打断了击倒的话:没有什么不过,那个小家伙就是我威震天的女儿,我会把小家伙带回来的。说着,威震天转身离开了油吧,击倒则望着威震天的背影吹起了口哨:祝你好运吧小红,能有我这种好闺密,可真是你的运气!

(我赌一包辣条,小红知道后一定会刮花击倒的漆,还有谁下注吗?)

……

冥神星很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休息,但这回她顾不得抱怨了,因为她是被一阵爆炸后的余波给震下充电床的。这次的爆炸非常猛烈,冥神星房间窗户的玻璃被震碎了,玻璃碎片落得一地都是,房间也乱得一塌糊涂,倒下来的书柜和塌下来的钢板压住了冥神星的一条腿,冥神星试着推开砸在自己腿上的东西,但她力气太小了不管用,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冥神星试着呼救但也没有用,爆炸声和惨叫声盖过了她的呼救声,更何况她的发生器还有点毛病,冥神星知道,自己获救的几率更小了—————————————风刃前几天有事早就离开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惨叫声也越来越小,看在这场小战争已经结束了,这下彻底没有获救的希望了。冥神星只好瑟瑟发抖地缩在角落里,紧紧地抱住风刃送给她的玩偶,开始祈祷自己能活下去,因为太害怕忍不住小声地抽泣起来——————————————她怕自己哭得太大声被外面的TF发现了。

威震天一脚踢开挡路的铁片,寻找着自己被藏起来的女儿,声波紧跟在他身后,到底在哪?到底在哪?

威——震——天——大——人——声波在一间门口完全变形、被各种杂物堵起来的房间前停了下来,里——面——有——声——音——

声音?什么声音?

哭——声——

缩在角落里的冥神星先是听到一声巨响,之后是一阵爆炸后的余波,是红蜘蛛来救自己了吗?冥神星好奇地抬起头,那双一只红一只蓝的光学镜正好撞上了威震天的光学镜。

站在门口的不是红蜘蛛,而是两个陌生的TF。冥神星刚刚燃起的希望又变成了失望,那站在门口的TF是谁呢?因为害怕,冥神星缩得更厉害了,将头埋在胸口处,抽泣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威震天让声波拿好被自己从手臂上卸下来的炮管呆在原地,然后轻轻跑到冥神星面前移开了压在冥神星腿上的钢板。冥神星微微抬起头看了看威震天,威震天温柔地擦去了冥神星的泪水:小家伙,你的名字是不是冥神星?

这个TF知道自己的名字。冥神星点了点头,一下子就对威震天放下了戒备,在天真的冥神星看来,知道自己名字都一定是红蜘蛛认识的TF,那他就一定是好人了。

威震天将冥神星抱了起来,冥神星则乖乖地将头雕靠在威震天的胸膛上,她对这个TF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冥神星又觉得自己好像又没有见过这个TF,这令冥神星有些不开心,她尽可能地试着努力想起,不过这并不不管用,所以她放弃了。

……

红蜘蛛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他站在一片废墟当中,浓郁的硝烟弥漫在四周,使得红蜘蛛眼前的一切都无比模糊,重重的炮火声震耳欲聋,令红蜘蛛的音频接收器感到很不舒服。

冥神星在哪里?这里是哪里?

红蜘蛛都不知道。

接下来他看到了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一幕。

威震天站在自己不远处,左臂上的炮管因为刚刚使用过的原因还冒着烟,威震天的脚下,则是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冥神星的机体。

不!红蜘蛛再次在绝望之中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