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错乱》—6

城市的夜晚就像是戴着墨镜,如果你看不到我的欲望,是不是就不会揭穿我的彷徨——————————————摘自《泡芙小姐》

6

红蜘蛛十分清楚从自己被抓到报应号上的那一刻起,自己的一生已经就被毁得连炉渣都不剩了。红蜘蛛认为威震天对他所掌握的重要信息并不感兴趣,让威震天感兴趣的是将自己里里外外都拆个遍,所以他成为了威震天的对接玩具,每一夜都是在粗暴的对接中下线,然后又醒来,如此“恶性”循环。威震天像一个噩梦一样缠绕在自己的身旁,令自己害怕至极,却又没办法摆脱。红蜘蛛对时间的概念已经渐渐模糊了,他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了,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唯一让他放不下心的就是冥神星,很多很多次,红蜘蛛都梦见冥神星要么被一炮打穿了火种,要么成为了哪个杀红了眼的霸天虎手下的亡魂,然后一边尖叫着一边从梦中惊醒。

他的枕边有一摊清洁液,面甲上也全是清洁液留下的痕迹。红蜘蛛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冥神星,他觉得风刃说的话很对,如果当初自己能安分守己的话,可能就不会有现在的问题了,自己太不爱惜自己了,甚至连累到了无辜的小家伙,要是时光能倒流,红蜘蛛以火种源的名义起誓,自己绝对不会再犯下这种错误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红蜘蛛对于时间已经彻底失去了概念。在报应号上,时间似乎停止了,唯一让红蜘蛛能感受到自己活着的象征就是威震天强行进入自己时的疼痛,那是一种无比真实的疼痛,疼得红蜘蛛差不多要把自己的发生器给喊裂了,威震天才在他体内释放。

他迫切的想知道外面的情况,但无论他央求过威震天多少次让自己出去都只有冷漠作为回答,红蜘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他觉得自己应该把冥神星的事情告诉威震天,不过红蜘蛛想想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冥神星并不是威震天亲生的,这个阴晴不定的角斗士指不定会当着自己的面掏出冥神星的火种然后狠狠捏碎,红蜘蛛承认自己害怕了,他希望威震天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冥神星的存在,只要女儿好,让红蜘蛛做什么他都愿意。

威震天觉得红蜘蛛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然他怎么回每晚都在自己的怀中尖叫着醒来,还哭得稀里哗啦的,需要安抚好一会才能安静下来。当红蜘蛛还是一名霸天虎的时候,威震天从来都没有见过红蜘蛛哭过,唯一让他流泪的事情就是自己强行进入他的时候,但那是被逼出来的泪水。所以威震天想明白到底是什么令红蜘蛛如此上心,但无论自己怎样逼问这个小炉渣都守口如瓶,不愿意透露半个字。

这令威震天感到火大,当红蜘蛛再一次在与他粗暴的对接中下线的时候,威震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搂着红蜘蛛一起进入充电状态,而是离开了自己的舱室,来到了一个油吧。既然从红蜘蛛这里得不到答案,那就只有从别处入手了。所以威震天去找了击倒,他们毕竟是闺密,也许从击倒这里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红蜘蛛被抓到报应号上的第二天,击倒就回归了霸天虎,他本身就是一个墙头草,更何况霸天虎又缺少医疗官,所以威震天对这个骚包的回归没什么异议。

威震天大人,这事我该怎么跟您说呢?击倒翘着从地球上学来的兰花指,抿了一口纯高,您可千万别跟小红说是我告诉您的,不然他一定会刮花我的漆的。

我只想知道答案。威震天不耐烦地说,那充满杀气的眼神令击倒发寒。

行行行,我说我说,您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好不好?击倒吓得纯高都拿不稳了,希望您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首先,我要祝贺您老来得子。

?!威震天差点将喝进去的纯高喷出来,但他最终还是咽了下去。之后击倒把事情的起因经过都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威震天。

也就是说,我有了一个女儿。

是的,威震天大人。不过……

威震天打断了击倒的话:没有什么不过,那个小家伙就是我威震天的女儿,我会把小家伙带回来的。说着,威震天转身离开了油吧,击倒则望着威震天的背影吹起了口哨:祝你好运吧小红,能有我这种好闺密,可真是你的运气!

(我赌一包辣条,小红知道后一定会刮花击倒的漆,还有谁下注吗?)

……

冥神星很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休息,但这回她顾不得抱怨了,因为她是被一阵爆炸后的余波给震下充电床的。这次的爆炸非常猛烈,冥神星房间窗户的玻璃被震碎了,玻璃碎片落得一地都是,房间也乱得一塌糊涂,倒下来的书柜和塌下来的钢板压住了冥神星的一条腿,冥神星试着推开砸在自己腿上的东西,但她力气太小了不管用,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冥神星试着呼救但也没有用,爆炸声和惨叫声盖过了她的呼救声,更何况她的发生器还有点毛病,冥神星知道,自己获救的几率更小了—————————————风刃前几天有事早就离开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惨叫声也越来越小,看在这场小战争已经结束了,这下彻底没有获救的希望了。冥神星只好瑟瑟发抖地缩在角落里,紧紧地抱住风刃送给她的玩偶,开始祈祷自己能活下去,因为太害怕忍不住小声地抽泣起来——————————————她怕自己哭得太大声被外面的TF发现了。

威震天一脚踢开挡路的铁片,寻找着自己被藏起来的女儿,声波紧跟在他身后,到底在哪?到底在哪?

威——震——天——大——人——声波在一间门口完全变形、被各种杂物堵起来的房间前停了下来,里——面——有——声——音——

声音?什么声音?

哭——声——

缩在角落里的冥神星先是听到一声巨响,之后是一阵爆炸后的余波,是红蜘蛛来救自己了吗?冥神星好奇地抬起头,那双一只红一只蓝的光学镜正好撞上了威震天的光学镜。

站在门口的不是红蜘蛛,而是两个陌生的TF。冥神星刚刚燃起的希望又变成了失望,那站在门口的TF是谁呢?因为害怕,冥神星缩得更厉害了,将头埋在胸口处,抽泣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威震天让声波拿好被自己从手臂上卸下来的炮管呆在原地,然后轻轻跑到冥神星面前移开了压在冥神星腿上的钢板。冥神星微微抬起头看了看威震天,威震天温柔地擦去了冥神星的泪水:小家伙,你的名字是不是冥神星?

这个TF知道自己的名字。冥神星点了点头,一下子就对威震天放下了戒备,在天真的冥神星看来,知道自己名字都一定是红蜘蛛认识的TF,那他就一定是好人了。

威震天将冥神星抱了起来,冥神星则乖乖地将头雕靠在威震天的胸膛上,她对这个TF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冥神星又觉得自己好像又没有见过这个TF,这令冥神星有些不开心,她尽可能地试着努力想起,不过这并不不管用,所以她放弃了。

……

红蜘蛛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他站在一片废墟当中,浓郁的硝烟弥漫在四周,使得红蜘蛛眼前的一切都无比模糊,重重的炮火声震耳欲聋,令红蜘蛛的音频接收器感到很不舒服。

冥神星在哪里?这里是哪里?

红蜘蛛都不知道。

接下来他看到了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一幕。

威震天站在自己不远处,左臂上的炮管因为刚刚使用过的原因还冒着烟,威震天的脚下,则是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冥神星的机体。

不!红蜘蛛再次在绝望之中惊醒。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