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错乱》8—9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摘自泰戈尔《飞鸟与鱼》

8

冥神星觉得自己两个制造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美好,开始的一段时间,红蜘蛛和威震天的关系还算好,但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接触和交流,后来红蜘蛛和威震天竟然开始争吵,冥神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争吵————————————————实际上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红蜘蛛单方面的争执惹了事情。他们想法总是不能统一到一块,所以也就引起了争吵,吵到一半,他们二话不说就动手打了起来,即使自己还是个幼生体但也不难看出红蜘蛛和威震天光学镜中浓浓的杀意。

处于下风的永远只有红蜘蛛,他经常被威震天狠狠打倒在地,漂亮的机体上布满了伤痕,能量液流了一地,那对很好看的机翼也被扯成了碎片,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冥神星感到无比害怕以至于哭了起来,那时候的冥神星并不晓得两个本该亲密无间的TF为什么要大打出手,听到自己哇哇的哭声,威震天就立刻停手了,于是红蜘蛛就没有被他揍得更惨,后来他们每次打架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赶出去,让总是会很适时出现的情报官把自己带走。

声波会把自己带到一个远离红蜘蛛和威震天的地方,报应号上的某个角落。

当威震天和红蜘蛛不知道第几次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大打出手的时候,冥神星不再天天跟在红蜘蛛的后头或是调皮地在威震天的大腿上故意留下能量糖的碎屑,她总是跑到声波身边,远远的离开自己的两个制造者————————————因为冥神星不想看到红蜘蛛光学镜中的愤怒也不想看到威震天脸上的冰冷,不管哪个对冥神星来说都让自己感到害怕。

这个时候,她会去找声波。

声波与自己的两个制造者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同,他永远都很安静很安分,好几天都不说一句话,冥神星的记忆里从来都没有见过声波和威震天打架或者是争吵————————————————毕竟声波从来都不跟威震天争执,不像红蜘蛛总是偏执的坚持自己的想法,而且比起红蜘蛛,威震天似乎更加信任声波一点。声波的磁带们都很有趣,轰隆隆和迷乱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虽然他们的年龄比自己大不少,但他们的个头却比自己还要矮一个头,轰隆隆和迷乱喜欢带着自己在报应号上到处闲逛,冥神星也喜欢到处闲逛——————————————她不想听见或看见红蜘蛛和威震天争吵或打架。

她还从迷乱和轰隆隆的口中得知了很多内战时候的事情,在此以前冥神星一直以为红蜘蛛和威震天的关系是最近才开始僵硬的,原来从很久以前他们就开始讨厌彼此了。

冥神星想不明白,既然自己两个制造者的关系早就如此僵硬了,红蜘蛛为什么还不离开报应号或威震天为什么还不把红蜘蛛赶下报应号,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既然彼此都那样憎恶彼此,分开不是更好吗?但红蜘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报应号,威震天也从来都没有把红蜘蛛赶出报应号。

红蜘蛛从来都没有跟威震天和平的待在一起超过半小时(排除他们争吵和打架的时间),只要可以远离对方,他们就绝不会在一起待着,能避开对方多远就避开对方多远,仿佛对方就是不能触碰的毒药。红蜘蛛总是严厉告诫自己远离威震天远离声波,但自己在这点上很不听话,因为自己总是跑到声波哪里去,这点让红蜘蛛很恼火,所以他多次严肃地警告自己如果再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了————————————————可红蜘蛛每次都只是说到但从不做到,他从来都不舍得打自己。

妈妈妈、妈妈,你你你、你喜喜、喜喜欢欢、欢爸、爸爸吗?冥神星问得很唐突,红蜘蛛不知道她一个小小的幼生体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红蜘蛛没有回答冥神星,而是拿一块能量糖堵住了冥神星的嘴好让小家伙闭嘴,但冥神星看到了红蜘蛛光学镜中的迷茫,好吧,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威震天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冥神星又想去问威震天同样的问题,当她来到威震天舱室前抬起手想要敲门的时候,冥神星却犹豫了,她在威震天舱室的门前站立了很久,但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去敲响威震天舱室的门,冥神星有一种说不出的害怕感————————————————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自己的制造者,这不是出于威震天冰冷的面甲或是他那双血腥的光学镜,但她就是没有勇气自己独自一机面对威震天,于是冥神星只好去找了报应号上无所不知的情报官来解答自己的疑问。

他——们——几——百——万——年——以——来,通——过——互——相——伤——害——来——接——近——彼——此,这——是——他——们——自——己——的——独——特——相——处——方——式,互——相——伤——害——又——互——相——喜——欢——着——对——方,至——于——别——人——如——何——看——待——无——关——紧——要——无所不知的情报官是这样解答自己的疑问的,在过去长达数百万年的时光里,他们不断的伤害彼此同时也在不断靠近彼此,如此重复循环,虽然红蜘蛛和威震天总是认为离开彼此才是最好的,可当他们真正离开彼此的时候发现自己又是如此想念对方,几百万年的时间并没有让他们的感情系统也随他们的年龄而成长,在感情方面他们可笑得就像一对幼生体,迷茫而不知所措,相处的时间再长也不能使得他们愿意承认彼此,冥神星无聊的时候看过一部碳基电影,里面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时间真的是一味良药,那么世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痛苦了。所以她百分之五十的不相信声波的结论,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冥神星赌在了自己的两个制造者身上,无助地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于是冥神星冲着声波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离开了。

小家伙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躲起来,而是一个TF在报应号上的走廊没有目的瞎逛,冥神星第一次觉得报应号的走廊是那么空空荡荡,是那么安静得可怕,就算是在这里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很多时候,冥神星都不明白自己诞生的意义是什么,她不知道自己在红蜘蛛和威震天芯中的地位如何,即使自己不在的时候,红蜘蛛和威震天还是那样把对方视为敌人,也许自己真的不该诞生,红蜘蛛也不应该把自己留下来。

砰!可怕的安静被打破了,这是什么东西砸在墙上的声音,不用想都能猜得出来,是威震天和红蜘蛛又在打架了,这早已成为报应号上的日常事,并不稀奇。冥神星将音频接收器贴在门口上努力让自己听到更多,不过报应号上的房间隔音效果还是很好的,所以冥神星费了很大劲都没听出什么来,她捕捉到的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杂音。

他们这次争吵得厉害,比冥神星记忆中的任何一次都要厉害,就连下手的时候也不再留情了,好像对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火伴而是相见恨晚的仇人。

砰!

房间的门被红蜘蛛支离破碎的机体撞开了,当冥神星本能反应转头过去看的时候,飞溅的能量液洒到了她的脸上,冥神星敢保证这是自己见过红蜘蛛被揍得最惨的一次,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红蜘蛛那样狼狈,基本上看上去像一团废铁,威震天下一秒就从房间里出来了,他粗暴地赶走了想要跑到红蜘蛛身边的冥神星,然后将红蜘蛛带到了治疗室,冥神星想要跟过去,但威震天显然是不同意的,他回头狠狠地瞪了小家伙一眼,以示警告,那双血腥的光学镜吓得冥神星直接瘫坐在地上了。

不知傻愣了多久,冥神星抽泣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头钻到充电床上用散热毯盖住自己,很多时候,冥神星都觉得这个被自己称作“爸爸”的TF并不喜欢自己,因为很多时候威震天都以一种说不上是特别厌恶但多多少少还是携带了一些的目光看着自己,也从来都没有跟自己有过交流,所以自己在吃能量糖的时候总是把碎屑洒在威震天的大腿上,表示报复。后来她听了红蜘蛛的话,渐渐远离威震天,冥神星承认,自己对威震天感到害怕。

威震天不是不喜欢冥神星,毕竟他也算得上是小家伙的父亲,当然,这是在生理学上,只不过威震天不喜欢冥神星那只蓝色的光学镜,很多很多次,威震天都很想把那只令他厌恶的光学镜给剜出来,但他心疼小家伙所以从没动手,因为那只光学镜总是让他想起一个令他讨厌到火种里的TF————————————天火。

他讨厌天火,这是事实。他爱红蜘蛛,这也是事实。

红蜘蛛加入霸天虎的那天,也是他辞去地质学家工作的那天,威震天简直不敢相信红蜘蛛充电时居然还抱着天火和他在地址研究学院拍的照片!照片里,高大的航空飞机将娇小的战斗机温柔地搂在自己的怀里,红蜘蛛和天火的笑容是如此灿烂,背景也选得恰到好处,对于红蜘蛛来说,那是再美好不过的一段时光了,那时的威震天觉得红蜘蛛很幼稚,他又不是一个刚出生、只会哭哭啼啼索要能量糖的幼生体,长这么大了居然还要抱着这玩意充电,脑回路如果没烧坏那么自己就不是卡隆角斗场之王。

所以那时候的威震天经常拿这点嘲笑红蜘蛛,而且是毫不留情的,红蜘蛛每次都会因为这事与威震天大闹一番,那气急败坏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样子在威震天光学镜里十分可爱,所以这成了威震天的一个小爱好,他只要有时间就经常拿这点来调侃红蜘蛛,这能为他整天只有血腥和暴力的生活增加了一点色彩。后来在一次庆祝晚宴上,在纯高作用的驱使下,红蜘蛛和威震天滚在了同一张充电床上,也就是从那时起,威震天不再觉得红蜘蛛抱着他和天火的照片充电事件可笑幼稚的事了。

他强烈要求红蜘蛛把照片丢了,借口是这会影响他的办事效率,分散注意力。红蜘蛛为此差点离开霸天虎,因为照片的事情,他俩闹得很不愉快。

有一段时间,威震天没有看到那张照片的出现,他以为红蜘蛛真的把那张照片扔了,同时也放下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过去后,威震天猛然发现红蜘蛛压根就没有扔掉照片,只是将照片藏了起来,藏在角落里一个有密码锁的小盒子里,一次威震天甚至看见红蜘蛛在亲吻那张照片。

威震天不喜欢红蜘蛛抱着或是亲吻他和天火的照片,就连提到天火也不行,当在地球上红蜘蛛与天火再次见面时,威震天从红蜘蛛的光学镜中看到了红蜘蛛从未对自己流露出的感情,这让他比以往更加厌恶天火,当红蜘蛛亲手和天火一刀两断时,威震天以为红蜘蛛对天火的感情到此为止了,自己终于可以彻底拥有这架小飞机时,他还是想错了。

红蜘蛛根本就没有放下对天火的感情,很多次战斗的时候红蜘蛛都手下留情放走了天火,这点令威震天很不爽,他希望红蜘蛛在感情方面的注意力能集中在自己身上,而不是集中在天火身上,但红蜘蛛似乎从没有真正喜欢过自己,威震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从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就从未和平的度过一天。

当知道冥神星的存在后,威震天觉得这是一个改善他和红蜘蛛之间的矛盾的机会,有了小火种的红蜘蛛应该会安分不少,更何况还是自己和他的小火种,威震天觉得考虑到对小家伙教育问题红蜘蛛一定会放下他们之间还未解决的矛盾,毕竟不能给小孩子留下童年阴影。

红蜘蛛安分确实是安分了,但不是对自己,最让威震天无法忍受的是红蜘蛛竟然让冥神星远离自己!难道身为小家伙的父亲(生理学上)在红蜘蛛心里都不够分量吗?更可气的是冥神星竟然乖乖听话了,威震天实在无法在忍耐,所以他和红蜘蛛再次争执了起来,红蜘蛛也被再次暴揍了一顿,比以往都更加不手下留情,很不巧的是这次让小家伙看到了,威震天知道冥神星对自己的好感度并不高,这回真的是彻底跌落谷底了。

跌落谷底也好、天天争吵也好,反正他们本来就是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其实根本算不上家庭,再多添上几道裂缝也无所谓了,威震天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这架漂亮的小飞机从未属于自己过,即使自己离他再近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避开。在威震天看来,事实就是如此。

我熬夜成瘾,却换不来你一句晚安————————————————《摆渡人》

9

这是红蜘蛛再回到报应号上后头一次那么安静,因为此时的他正躺在再生舱里,既无法行动也无法说话,几天后才再能活蹦乱跳出现在全体霸天虎的视野中,威震天下令除了击倒(因为击倒是唯一的医生)谁也不许去“探望”红蜘蛛,就连冥神星他也不给开小灶,但冥神星还是违反了这条规定,因为击倒同意冥神星可以去探望自己的母亲,而且击倒还答应会帮冥神星放风。

冥神星坐在击倒为她准备的椅子上(因为冥神星的身高问题),歪着头端详着自己的母亲,同时晃荡着两条腿,她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这里静静地看着红蜘蛛,每天都带着新的希望等待红蜘蛛再次睁开光学镜,但每天等到的只有失望。有时冥神星会跟红蜘蛛说很多话,有关于威震天、关于声波的、关于红蜘蛛自己的,尽管冥神星知道红蜘蛛根本就听不见,但这些话冥神星认为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跟红蜘蛛说,因为红蜘蛛不喜欢别人议论他的脾气,他也不喜欢任何TF跟他提起威震天和声波,威震天是最不能提起的,声波是最不能靠近,为了让自己远离声波,红蜘蛛甚至跟自己说和声波在一起待久了会被传染面瘫,但冥神星不相信,因为击倒说过根本就没有这种传染病。

说着说着冥神星爬在再生舱的玻璃罩上下线了,她做了一个梦,她梦见了红蜘蛛和威震天,但在梦中的他们对彼此都是温柔相待,没有血腥与暴力,也没有冷漠和仇恨,这一切都是冥神星以为她的两个制造者重新在一起之后一定会发生的事,但是梦醒之后的现实还是无情的,红蜘蛛还躺在冰冷的再生舱里没有醒来,威震天还把自己锁在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出来。冥神星离开了医务室,在报应号上一段很长的空荡荡的走廊上徘徊了很长一段时间,先从头走到尾再从尾走到头,她不知道这样做除了消磨时光还有什么意义,但这已经成为了冥神星的日常。

自从红蜘蛛躺在再生舱起的那一刻,冥神星就开始做同一个噩梦,在这个噩梦里,只有浓厚的硝烟和四溅的鲜血,令冥神星跟害怕地是,她看见了,亲眼看见威震天刺穿了红蜘蛛的火种,红蜘蛛只是挣扎了几下,连疼都没叫,火种就熄灭了,漂亮的三色机体也随之黯淡,冥神星想质问威震天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她发现自己已经失去说话的能力了,随后,一切都被黑暗所吞噬,她自己也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冥神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从床上滚到了地板上。

可惜报应号上没有哪个TF能为自己解析自己的梦境,所以冥神星不得不接受噩梦的折磨,这段时间内冥神星都没有好好充电过,为了避免噩梦冥神星甚至都不充电了,导致精神有些恍惚,她觉得再这样子下去自己迟早会疯的,甚至可能在红蜘蛛醒来之前倒下。

所以冥神星充电前向普神许愿不要让自己做噩梦了,但普神这次没有眷顾到她,于是冥神星只好许愿让自己可以活到红蜘蛛醒来为止。

本来红蜘蛛今天就应该醒来的,但是他还是没有睁开光学镜,威震天为此黑了脸差点就拆了医务室,而冥神星就躲在门外悄悄拉开了一条缝隙观看里面的情况,她觉得威震天这次生气比以往都要凶,比他上次揍红蜘蛛的时候还要凶,也许威震天并没有他自己认为的那么讨厌红蜘蛛。

他为什么还不醒来?威震天的声音听起来挺平静,在他的面甲上也看不出愤怒,但冥神星却能真实的感觉到杀气的存在,击倒回答不了威震天的问题,因为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问题,所以他提出了先观察几天的意见,威震天很宽容的给了击倒一个星期的时间,但若是一个星期后还是检查不出任何问题的话那么他就会把红蜘蛛从报应号上丢下去,因为霸天虎不需要一个废物。

冥神星不敢相信威震天竟然会做出这种决定。虽然冥神星很为自己的母亲着急,但她所能做的只有祈祷红蜘蛛快点醒来,也许……也许她可以和威震天谈谈,可是她拿什么跟威震天谈?所以这个计划是行不通的,冥神星只能祈祷奇迹发生了。

红蜘蛛同冥神星一样,也被噩梦困扰着,而他的噩梦则是他那天和威震天争吵的内容,是关于冥神星的。

红蜘蛛,最近我是不是太宽容你了?所以你就认为你可以为所欲为可对吗?威震天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怒火,他实在没法接受红蜘蛛现在的所作所为了。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认为,威震天。

那你凭什么让冥神星远离我?

我只不过是在履行我作为冥神星的家长的责任。红蜘蛛倒是理直气壮。

那你把我放在哪里?难道我作为冥神星的父亲都没有与你讨论的资格吗?红蜘蛛,你凭什么擅自决定?

我说过,我只不过是在履行我作为冥神星的家长的责任。不用你插手,我可以教育好冥神星,让她远离她该远离的TF,这有什么问题?

从你让她远离的对象就可以看出你在针对某个TF。

我没有针对谁,我只是为了冥神星好。如果你还认为自己是冥神星的父亲的话你也应该有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红蜘蛛,没有自知之明的应该是你吧!你自认为你很聪明,但实际上你很愚蠢!不要以为我对你格外宽恕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我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了。

我很有分寸,而且我说了我是为冥神星着想,她还太小,不应该过早的接触太多与她年龄不相符的事情。你既然认为自己是他的父亲,就不要再插手这件事!

那你说说是什么事情让冥神星必须远离他的父亲?

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的那么详细,但我绝不会害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冥神星好!

为了小家伙好?真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你征求过冥神星的意见了吗?

她既然听我的话,那么就代表她默认了。

那我可以将某个TF丢下报应号了,就当你默认了,反正你什么也没说。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能这么做!红蜘蛛尖叫着。

你为什么那么激动?我还没指名道姓是哪个TF呢!报应号上那么多TF,没准是最没用还得靠别的TF照顾的拖油瓶呢?(威震天所明确指的就是冥神星,因为冥神星年纪尚小什么也不适合做,在未脱离幼生体时期时还需要红蜘蛛的照顾。)

你!你凭什么!?威震天!你凭什么!

那你又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其实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找到了比你更合适的就随时都可以替换!就连那个小家伙也是!她剩下的一半遗传代码中可不只有我!

我当初真不应该认识你!更不应该加入霸天虎!如果我没有辞掉我的原本工作,没有跟天火分手,事情也就不会到如此地步了!

红蜘蛛的最后一句话彻底惹恼了威震天,这场不愉快的谈话就以暴力相向结束了。

红蜘蛛和威震天都在犯着致命的错误,但是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只是认为错误都在对方身上。也许他们不适合在一起,因为他们都在错误中不断犯错,也许他们很适合在一起,因为他们身上都有对方的影子。

威震天经常独自一人站在报应号的甲板上,冥神星每次都多在后面远远地偷看,她不知道威震天在想什么,在她短暂的记忆里,威震天的背影永远比他的脸更多,但比起这个,冥神星更在意的是红蜘蛛什么时候醒来。当威震天准备回去时,冥神星也很快就溜掉了,她害怕威震天。

时间的一点一点流逝,红蜘蛛还是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眼看威震天给的期限就要到了,冥神星决定去找威震天谈谈,不管结果如何。








第十章写N多遍都不满意,我要完了我要完了(怨念)……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