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错乱》- 4

此章有老威出没。终于熬过了段考,尼玛我数学没及格(早在我意料之内),我觉得我会被我妈掐死。透露一下,下一章我要飙车,有安全带的系安全带,没安全带的等死吧,但下一章会写的很慢,各位不用那么期待。

属于我的一切都与我如影随形。—————————————赫塔•米勒

4

红蜘蛛一夜未眠,而且他也没心思休息,与天火和威震天在一起的回忆不断折磨着他,犹如起伏的波浪般一个接着一个,红蜘蛛感觉自己的脑膜块快要炸了,他开始觉得风刃说的一句话很对,他太不爱惜自己了。但在第二天,红蜘蛛还是非常精神,看起来没什么异常,除了风刃和击倒,没有一个多余的TF知道红蜘蛛孕育了一个小火种的事。所有的一切都像往常一样进行着,红蜘蛛并没有因为自己孕育了一个小火种而再次烦恼:写演讲稿、会议前的准备、开会、批阅文件……

孕育舱里的小火种安静得超出红蜘蛛的预料,她乖乖地待在红蜘蛛温暖安全的孕育舱里,从早到晚都不会有任何动静。有一段时间风刃和击倒都差点忘了红蜘蛛还孕育着一个小火种,就连红蜘蛛自己有时也会忽略小家伙的存在,这让红蜘蛛有点担心小火种的状况,但不论自己检查多少次,击倒的数据板上永远都只有一个结论:小火种非常健康,没有任何异样。

红蜘蛛抿了一大口纯高,最近一段时间,他孕育舱里的小火种对于能量补给的需求非常大,红蜘蛛经常能收到能量过低的警告,所以他每隔半小时就要补充一次能量,击倒告诉红蜘蛛小火种可能会在这几天内诞生。

对于这个小家伙的将临,红蜘蛛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别的什么,他到至今都不知道该拿这个小家伙如何是好。一开始知道自己孕育了一个小火种后,红蜘蛛不仅想把击倒的涂装给刮花,他还想摘除这个小火种,因为自己没有时间照顾一个只会拖后腿的幼生体,但红蜘蛛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风刃说的没错,小家伙是无辜的,他觉得自己不该把对于威震天的愤怒发泄在这个小家伙身上。

红蜘蛛将手抚在自己的腹甲上,他似乎感觉到小火种正在微微跳动,哦,那是他的孩子。

看来你很喜欢小家伙不是吗?他那骚包闺蜜的声音突然传来,这可把红蜘蛛吓了一跳。

你能不能别像串门似的进来?红蜘蛛小声却十分严厉的提醒。

我过来看看我闺蜜都不行吗?击倒不满地嘟起了嘴,他那副模样让红蜘蛛很想扇他一巴掌。

我很好,不需要你的关心,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那请离开。红蜘蛛下达了“逐客令”。

噢,小红,你一点都不懂得体谅体谅我,我可是专门利用我赛车的时间来看你的。击倒不满地抗议,但他还是离开了红蜘蛛的办公室。

击倒刚跨出红蜘蛛办公室的门口没多久,红蜘蛛孕育舱里一向安安静静的小火种突然剧烈运动起来,红蜘蛛吃痛地叫了一声,把击倒给引了过来。

小红!小红你没事吧?!击倒高声尖叫起来,但红蜘蛛已经疼得说不出话了,小红!小红你忍忍!击倒说着就搀扶着红蜘蛛往自己的医疗室走去。

当红蜘蛛被放上手术台时,他疼得都快没有知觉了,感觉眼前天旋地转,但小火种却很不体谅自己的母体,依旧剧烈运动着,仿佛迫不及待的想要从孕育舱里钻出来。当一阵阵无法形容的剧烈疼痛终于过去之后,击倒将一个很小的东西递给了红蜘蛛:你的事我让风刃帮你处理了,你现在可以看看小家伙了。

红蜘蛛接过一个十分湿润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仔细观察起来。红蜘蛛没有想到刚出生的幼生体竟然那么小,她最多只比那些迷你金刚多出半个头而已,脆弱得那么不堪一击,小家伙的光学镜还没有睁开,小小一团缩在红蜘蛛的怀抱中。

你打算叫她什么呢?

冥神星,这是她的名字。红蜘蛛温柔地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雕。

声波,让你去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威震天坐在象征着权利的王座上,一种莫名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让TF不寒而颤,红色的光学镜中更是透露着浓浓的杀机,谁都怕惹了杀神没了命。

红蜘蛛,现任塞伯坦领袖。声波发出一阵电子音,将自己所收集到所有关于红蜘蛛的情报一字不落的向威震天汇报,宇宙中没有什么情报是号称“心灵窥视者”的声波收集不到的,哪怕是塞伯坦的领袖。但在声波汇报给威震天的情报中,确实是少了一条重要信息:声波并不知道幼生体的存在。因为在他汇报情报的时候,小家伙才刚刚出生。

声波,你干的很好。威震天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真是低估了那个小炉渣,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他确实干出了一番事业来。

情报官一如既往的沉默。

你可以退下了。等霸天虎修复好后,那个小炉渣也该从梦中醒来了,希望他抓紧时间做他的梦。

不只是沉默的情报官,所有的一切消失在黑暗之中。

冥神星成长的很快,原先只会窝在红蜘蛛睡觉的她现在已经会到处乱跑了,红蜘蛛觉得从冥神星出生到现在只是一瞬间的事。冥神星的光学镜跟红蜘蛛所见过的任何一个TF都不一样,她的光学镜有两个颜色,左边的是蓝色右边的是红色,击倒说这不会影响小家伙的视力,红蜘蛛也就没放在心上,令红蜘蛛真正担心的是冥神星长这么大了还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冥神星说话总是断断续续的,用击倒从地球上学来的话来说就是结巴。起初红蜘蛛对这件事并不重视,因为他不知道幼生体的发声器什么时候才能发育完善,但当冥神星可以帮助击倒偷偷赛车放风还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的时候,红蜘蛛才开始担心起来,可检查显示冥神星的发声器完好,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这件事只好不了了之。大概是意识到了什么,冥神星也很少说话了。

为了冥神星的安全,红蜘蛛不允许冥神星走出自己的房间,但小家伙不太听话,每次击倒对冥神星发出外出的邀请的时候冥神星总是想也不想就同意了,而且小家伙很会保密,即使你不用能量糖收买她,你让她保密的事她绝对不会走漏半个字,还会伪装成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样子,红蜘蛛为这事头疼了一段时间,教训了这一大一小俩机好几遍,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要冥神星没有危险,红蜘蛛对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小家伙坐在红蜘蛛的腿上跟着红蜘蛛一起批阅文件,当然了,对于多数文件,冥神星通常都是一脸蒙,许多文字她都不认识,这今她阅读起来很困难,而且她自己对文件也一窍不通。由于太无聊了,冥神星故意将能量糖的碎屑都洒在了红蜘蛛的腿上,但红蜘蛛并没有生气,说来也奇怪,自从有了冥神星之后,红蜘蛛的脾气便收敛了很多,他不再大喊大叫,也不再乱发脾气,就像一块正方形,之前的棱角都被磨平了,只剩下光滑的圆。

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跟击倒出去转转,但是不能离开击倒的视线范围,我叫你你必须马上回来。红蜘蛛温柔地说道。

冥神星“嗖”地一下就跑到了地上,抱起一只对于碳基来说很巨大对于TF来说中等的灰色装死兔愉快地走出了红蜘蛛的办公室。

这个玩偶是风刃送给冥神星的,至于这个玩偶从哪来的,风刃没有详细解释,只是说是碳基送给她的,而她自己又不喜欢,所以就送给冥神星了。这个礼物还真是送对了,冥神星对这只装死兔爱不释手,就连充电的时候也要抱着。

小家伙刚离开没多久,风刃就进来了。她看着冥神星越来越小的背影,脸上的担忧也越来越明显:红蜘蛛,我有一件非常严重的要跟你说。

怎么了,风刃?

刚才有TF汇报说他们在卡隆城的一个废弃工厂里发现了几具被拆散的机体,是我们的人,但他们的火种源都已经熄灭,侦查队在现场发现了霸天虎的标志,以及一段专门挑衅你的录音,声音来源是威震天,但录音已经自行销毁了……

“啪”的一声,红蜘蛛手中的数据板掉落在了地上,只见他一脸惊慌地喊到:什么?!霸天虎?为什么?他们怎么会再次出现?难道威震天……

糟了!红蜘蛛惊呼一声,风刃,今晚你带着冥神星赶快离开!

可是……

没有时间可是了!威震天一定是冲着我来的!我不希望因为我连累到冥神星,她还只是一个孩子!今晚你就带着冥神星离开,走的越远越好!

那,祝你好运。

刚刚入夜的时候,冥神星就已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红蜘蛛往小家伙的能量糖里参和了纯高,从来没有触碰过纯高的冥神星很快就被灌醉了,面甲因为纯高的原因微微泛红,怀中还紧紧抱着风刃送给她的装死兔。小家伙并不知道自己熟睡的时候,自己已经远离了自己熟悉的一切。

红蜘蛛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在刚刚登上权利的巅峰的时候,他就一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位子自己绝对不会坐的安稳,只是没想到,会实现的这么早,他还不想见到威震天,但威震天很期待见到红蜘蛛。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