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错乱》-3

发刀使我快乐。⊙ω⊙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阿多尼斯

3

红蜘蛛瞬间就喝下了一大瓶纯高,他已经忘记自己的孕育舱内还有一个小火种了。

孕育舱内的小火种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本来安安静静的她开始剧烈的运动起来,居然还踢了红蜘蛛一脚,表示对红蜘蛛这样做的抗议。在第五次呕吐之后,红蜘蛛将涌上来的酸味强行压了下去,表示投降认输:好吧,你赢了。

小火种很配合的安静了下来。

红蜘蛛想找TF谈谈自己的苦恼,谈谈霸天虎,谈谈天火,谈谈……威震天。可是他该找谁谈?想想看,堂堂塞博坦的领袖竟然孕育了一个小火种,而小火种根本就没有明确的父亲,这不就是给那些一直想让自己下台的TF一个天赐的机会了么?他该怎么办?他孕育舱里的小火种又该怎么办?

他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拿孕育舱里的小火种怎么办。

他甚至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个小火种。

红!蜘!蛛!风刃在门口大声地叫道,总算把红蜘蛛从无尽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我的音频接收器还没生锈!红蜘蛛没好气地回嘴。

我叫了你很久,而你根本就没理我。风刃降到了正常音量,是因为小火种的事情吗?

你怎么知道的!红蜘蛛大声尖叫,从充电床上跳了起来,谁告诉你的!

小声点,你再大声些估计全塞博坦人都知道了。风刃一脸笑容地耸耸肩,但红蜘蛛感觉她的笑容似乎带着些嘲讽的意味,小火种的事情,击倒跟我说的。

我真后悔刚才没有把他的发声器扯出来,这个骚包的嘴永远也停不住!红蜘蛛嚷嚷道。

你的心情很不好。

我的心情能好到哪里去?!孕育小火种的又不是你。红蜘蛛暴跳如雷。

那你打算拿这个小火种怎么办?风刃扯开了话题。

我……红蜘蛛犹豫了,我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你会把她生下来的。风刃十分肯定的说。

你为什么会那么觉得?

因为她是你的孩子,你会生下她的。

可我连她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那只能说你太不爱惜自己了。

你还真是会变着戏法骂我。红蜘蛛无奈地笑了。

她还只是一个未出世的小火种,她出生的权利在你的手中,别把你的事牵扯到她身上,红蜘蛛,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是无辜的。

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红蜘蛛,她是无辜的。

我也挺无辜的。

今夜,红蜘蛛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在这个梦中,所有的东西都是灰色的,包括他自己也是灰色的。他在这个梦中先是看到了天火,天火并不是灰色的,他的红蓝白的三色机体还是那么健壮,他脸上的微笑还是那样温柔,他,离自己那么近,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

“小……”天火轻轻地叫道,但红蜘蛛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红蜘蛛微微张开了嘴,想说些什么,可他无论怎样努力,发生器就像坏掉了似的,发不出一丝声音。天火仍旧站在他面前,说着他根本听不清的话。当红蜘蛛想过去拥抱天火的时候,天火的身影却消失了,整个灰色的世界变得一片空白,那是一种干干净净的白,也是一种单调的白,让TF忍不住想去抹黑它。

红蜘蛛感觉自己脚下的路正在塌陷,他是像掉入了一个无底洞,没有尽头,忽然,他眼前的世界变成了血红色和另一个高大的银色身影----------------------那是威震天的身影。

“红蜘蛛,”威震天开口了,从他的语气里头听不出是喜是怒,就连他那双猩红的光学镜都一直保持着同一种冷淡,“你总是那么愚蠢,总是那么自不量力。”

威震天举起了他手臂上的炮,对准了红蜘蛛的火种仓。

“不!威震天大人!不!”红蜘蛛发出刺耳的尖叫,“求求您!发发慈悲!放过我!”红蜘蛛挣扎着想逃跑,却发现他的双腿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死死抓住了,无法移动半分,只能任由火光将他吞噬。

不!红蜘蛛“嗖”地一下从充电床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原来这只是一个梦而已,但他太害怕了,可红蜘蛛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怕什么。几百万年以来,自己在威震天的背后放了无数次黑枪,即使知道后果自己也从来没有害怕过,还有宇宙大帝那次,哪怕是面对比威震天还要强大的敌人,红蜘蛛也毫不掩饰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时红蜘蛛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自己害怕的了,但现在,他却开始害怕了。

嘿,小家伙,你休息了吗?红蜘蛛跟自己孕育舱里的打了声招呼,下一秒,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竟然跟一个还在孕育中的小火种对话,她可什么也说不了,但红蜘蛛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如果没有,我希望你能同意我占用你一些时间。

小火种动了动,红蜘蛛把这当作是回应。

你也睡不着是吗?真是太巧了,看来我们真的挺像。

这次小火种没有动弹,但红蜘蛛依旧在自顾自地说:你想聊聊你的父亲吗?威震天和天火。

小火种动了一下,红蜘蛛当作她同意了。

天火跟威震天不一样。我不明白当初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跟天火分手,是对权利的渴望?还是已经厌倦了善良?但这个问题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了,现在我开始后悔了,也许那个老铁桶头说得对,是我太自不量力了,总以为自己很厉害其实自己一点本事也没有。

我总以为自己可以放下一切,现在才知道,我什么也放不下,也什么都没得到没拥有过。离开了天火我才知道自己渴望得到不是别人的赞美,而是别人的爱。我曾短暂的享受过天火带给我的爱,也曾爱过天火。所以当我与天火分手的时候,我试着去得到威震天的爱,但到后来我才发现,在那个老铁桶头的脑膜块中根本就不存在“爱”这个字眼,他苛刻得不会给予任何一个人一点点爱,哪怕是他的心腹手下声波他也不会。

地球上有这么一句话:尽力跳起来都摘不到的桃子,还是别去想它了。所以我不再试图得到威震天的爱,因为怎么试也注定是失败,后来的几百万年里,我跟他就像冤家似的,恨不得对方立即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威震天要做的这点轻而易举,他能很轻松的把我的火种从我的火种舱里扯出来,而我却做不到,我在他身后放了无数次黑枪、用了各种办法都不能置他于死地。有一次我终于抓住了机会,以为那个老家伙可以就此消失在宇宙之中了,但他又回来了,甚至变得更加厉害。我觉得他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威震天了,确切的来说,我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威震天。

当我被惊破天轰到宇宙深处时,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我已经成为了权力的奴隶,就连闹翻天和惊天雷都可以抛弃,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真的是太蠢了。我想我一定爱过威震天,但威震天一定没有爱过我,沉迷于这份虚无缥缈的感情的也就只有我自己罢了。

红蜘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有愿意倾听自己讲话的TF真的不多,他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孕育舱:谢谢你倾听,我的女儿。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