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错乱》-1

主cp威红,有少量天红,但本人并不吃天红。内有滑板车,车速缓慢注意。顺便一提,老威就是个老牛吃嫩草老变态。

一个人往往要死两次:不再爱,不再被爱。---------------伏尔泰

1

击倒吃惊地看着数据板上的报告,就这么盯着那份报告好一阵子,平日里嘴根本停不下来的他一时半会竟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难道很糟糕吗?红蜘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个骚包医官露出这种表情,肯定不会有好事。

糟糕?!沉默了好一会儿,击倒才惊呼一声--------------------他刚刚从过度的惊讶中回过神来,不糟糕!这不能算得上糟糕!他大声嚷嚷着,这让心情不是很好的红蜘蛛很想把这个骚包医官的发声器扯出来,既然不糟糕为什么还要露出那种像是见到鬼了的表情?但红蜘蛛还是克制住了想要把击倒的发声器扯出来的冲动,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说:那还好吗?

呃……击倒露出了一种十分难为情的表情,如果用碳基的话来说,我想我该恭喜你。不过我想这事对你来说也许……呃,恐怕有点难以接受。是的,难以接受。

红蜘蛛还是想不明白击倒到底在说些什么,这话说得莫名其妙。一会儿又是恭喜一会儿又是难以接受,这两个词语完全是不同的意思,而击倒却偏偏把它们放在同一句话上,这真是令TF费解,他可没心情去玩文字游戏或者是猜谜语。

所以说……红蜘蛛还没有说完话,击倒就很不礼貌打断了他,你说你腹部疼,火种源不舒服,还经常反油箱是吧?实际上是,你的孕育舱里有一个小火种,喏,就在这里。击倒快速说完了这句话,然后指了指红蜘蛛的腹部。

孕育舱?

是的,你的孕育舱。

听了击倒的话,红蜘蛛可不只是想把他的发声器给扯出来了,他简直想把击倒揍一顿,然后刮花他那一直引以为傲的鲜亮涂漆,红蜘蛛敢用自己的火种源打赌,击倒绝对能为此崩溃一阵子,况且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不过红蜘蛛还是抑制住了怒火,努力挤出了一个还算和善的微笑:击倒,你可别跟我开玩笑,而且你也是知道的,我是军品机,先别说小火种了,就连孕育舱都不可能有,你是不是拿错报告了?

拿错报告?我敢以我的涂装起誓,这不可能!击倒十分慎重的发誓,用碳基的话来讲,你怀孕了,红蜘蛛。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红蜘蛛不太耐烦了。

击倒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后退了一大步,因为他知道红蜘蛛随时有可能跳起来揍自己一顿,之后击倒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这个……我是说你孕育舱里的小火种不只有一个制造者,确切的来说,除了你以外,这个小火种有威震天和……你的老朋友,就是就是天火的遗传代码,是的,就是这样。不过威震天的遗传代码比天火的要多,除了你那50%,剩下的一半,有47%是威震天的,3%是天火的。

红蜘蛛差点就要跳起来揍击倒一顿了,但是就在他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红蜘蛛又冷静了下来。

谢谢。红蜘蛛温和地说,那么这个小火种还要过多久才会脱离母体呢?

这个我不知道,击倒无奈地说,你跟碳基不一样,不过能确定的是,她目前还不会有任何动静。

那她还影响不到我,这就足够了。

那以后?她降生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那等她降生再说吧。红蜘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希望你早日考虑清楚。击倒拍了拍红蜘蛛的肩头,还有一场会议等着你呢,大领袖。

红蜘蛛耸耸肩,转身离开。

会议结束的时候,红蜘蛛是第一个离开的。

风刃觉得这很不对劲,便跟了上去:红蜘蛛,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身为塞博坦的领袖,我的心事多了去了。

不,我指的不是那种心事。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我?我有什么好隐瞒的?

你到底怎么了红蜘蛛?

没怎么,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如果没有事,那我就先离开了。

红蜘蛛草草地结束了对话,然后迅速消失。这让风刃越来越确定自己的猜测了,红蜘蛛肯定遇到了什么难题,但是什么难题,这让风刃百思不得其解。

红蜘蛛不知道威震天在自己的心目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他对威震天的定义十分模糊。刚刚加入霸天虎的时候,红蜘蛛打火种源里崇拜着威震天,他觉得威震天就是王者的代名词,是个值得仰慕的狠角色,因此那时候的红蜘蛛十分听从威震天的命令,在那时的红蜘蛛的心目中威震天是至高无上的。但是随着红蜘蛛的地位越来越高,获得的权力越来越大,他隐藏在火种源深处的野心也被迅速放大,红蜘蛛开始厌烦威震天自己的命令,开始厌烦威震天对自己的束缚,开始觉得威震天也不过如此的时候,谋权篡位的念头在红蜘蛛的脑模块里滋生。

时间会让人成长,这句话对TF显然也适用。

一开始的仰慕被时间不断冲刷,最后洗净。勃勃的野心替代了仰慕,并且迫不及待地想要取代对方,红蜘蛛不想再过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生活了,他希望所有人都仰慕他。于是红蜘蛛开始在威震天身后放黑枪,他认为比起威震天,自己才更应该是霸天虎的领袖,因为自己不论从那一方面都不亚于威震天。第一次黑枪失败后,红蜘蛛付出的代价是一顿毒打,就在红蜘蛛以为自己的火种源会被威震天捏碎而绝望的时候,威震天却停手了。红蜘蛛不知道威震天为什么会这样做,不论是哪个霸天虎,甚至是包括号称“心灵窥视者"的声波,也无法理解威震天这一反常的举动。

在招募霸天虎队员的时候,威震天把所有拒绝加入霸天虎的TF都杀了,因为霸天虎不需要叛徒,而红蜘蛛恰恰就是一个叛徒,威震天却留下了他的小命。红蜘蛛脑模块把这认定为是因为自己对威震天还有用,自从这次事件过后,威震天和红蜘蛛之间的关系迅速恶化着,两人一见面就充满了火药味,红蜘蛛被毒打一顿也成为了霸天虎的日常。

最痛苦的不是所有人都厌恶你,而是所有人都以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你。每当自己被毒打一顿的时候,在场所有杂兵的目光都汇集在自己身上,红蜘蛛非常厌恶这样的目光。

当自己再一次背叛威震天的时候,威震天却用了另一种方式惩罚自己,红蜘蛛向普神,发誓自己就算火种源回归了也绝对忘不了那个。

没有哪一次惩罚是比被威震天强行进入更令红蜘蛛痛苦的了。

那滋味真不好受,当时红蜘蛛的机翼被威震天扯了下来,双手又被死死地拷住,没有任何行动的可能。

威震天大得离谱的输出管和红蜘蛛窄小的对接口完全对不上型号,当威震天的输出管直直地挺进红蜘蛛的体内时,狠狠地顶在次级油箱上时,红蜘蛛不由得疼得哇哇大叫:啊!!!!疼啊!你这个道德沦丧的老炉渣!快拔出你那恶心的管子!

你不是处机,对吧?威震天并没有理会红蜘蛛因疼痛而发出的惨叫,而是笑了笑,红蜘蛛觉得威震天笑得十分恶心,简直令自己想吐。

不过我不介意玩别人玩过的二手货。威震天将埋在红蜘蛛体内的输出管捅得更深了些,这又引起了红蜘蛛的一阵尖叫。

巨大的输出管在红蜘蛛的体内肆意进出,除了无法忍受的疼痛,还有令红蜘蛛舒服的快感,这些都令红蜘蛛发疯,而红蜘蛛根本无法反抗这种折磨,相比之下,他更宁愿威震天给自己一炮。

住手!住手!老炉渣!拔出你那恶心的管子!红蜘蛛不断踢动着双腿,表示反抗。

你的身体貌似挺喜欢的。威震天笑笑,再一次用力的插进红蜘蛛体内,狠狠地捅进了小飞机的次级油箱内,将灼热的繁殖液填满了红蜘蛛的次级油箱,红蜘蛛在再一次尖叫中过了载。

我想你的制造者把你的机体设计成这个样子,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威震天凑到红蜘蛛的音频接收器旁说道,比起一名战士,我觉得你更适合当一名服务机,比起那些服务机,你更加能勾起我的欲望,那么,是谁在我之前先享用了你呢?我希望在这个问题上你能收起你的谎言,如实回答。

威震天询问红蜘蛛的时候,他的输出管还埋在红蜘蛛体内,缓缓地运动着,刺激着红蜘蛛对接通道内那些敏感的部位,让红蜘蛛已经过载了一次的机体再次升温,散热系统的存在如同虚设。

红蜘蛛厌烦地把头扭到了一边,他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仅是他不想回答这个恶心的问题,还有就是他不想让威震天听到自己发出那种他希望听到的声音。有那么一刻,红蜘蛛觉得威震天的大脑模块真的是被嗜铁虫给咬坏了。

见红蜘蛛不回答自己,威震天顿时火冒三丈,一巴掌打在红蜘蛛的面甲上,火辣辣的痛感随之而来。即使清洁液已经在光学镜打转,嘴唇已被咬破,红蜘蛛依旧不肯发出任何声音,威震天勾起一抹冷笑:那好吧,我亲爱的副官,我们就来比比谁坚持得更久吧。说着,威震天将输出管从红蜘蛛的对接通道内抽了出来,然后搂住红蜘蛛的腰,往自己这边一拽,巨大的输出管又捅入了红蜘蛛窄小又湿润的对接通道,直直顶到次级油箱上,引得红蜘蛛的机体一阵发抖,于是红蜘蛛把自己的嘴唇咬得更紧了,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欲望。

看不出来,你还挺倔强的。威震天加大了力度,狠狠刺激着对接通道内那些敏感的细小零件,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席卷着红蜘蛛的大脑模块,他感觉自己的线路快要被烧着了,散热系统早就停止了工作,过载的警告不断提醒着红蜘蛛,可是他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

当威震天再一次将灼热的繁殖液灌满红蜘蛛的次级油箱时,欲望吞噬了所有的理智,红蜘蛛再也忍不了,叫出了声:啊!同时再一次过载。

你输了。威震天心情很好的说,输了的人是要接受惩罚的。

红蜘蛛当然知道威震天是什么意思。

不,不要。红蜘蛛机体开始发抖,他开始求饶,忍不住流下了清洁液,看上去就像一只可怜巴巴的猫咪,不不不,不要,威震天大人,发发慈悲,求求您了,放过我吧!我以我的火种源向您保证,我再也不会……

威震天做出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捧起红蜘蛛的面甲让他与自己直视:相信我,红蜘蛛,你会喜欢的。说罢,威震天就侵入了红蜘蛛的口腔,并且牢牢地勾住了红蜘蛛的舌头。

他在第三次过载中下线了,并且是在威震天的怀中。

红蜘蛛早就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是在威震天怀中过载,又是在威震天怀中醒来,他也弄不清楚自己对威震天的感情是喜欢还是厌恶,即使到现在,威震天在红蜘蛛的脑模块定义中还是一个谜。

你说我该怎么办?红蜘蛛揉了揉自己的腹部,小火种没有任何动静,真巧,我们都不知道。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