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索谱:《光明与黑暗》

人设崩坏,全员欢乐向。

第三章     进退两难

魔君的内心此时只能用崩溃这个词来形容了。他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每到重要的时刻自己原先制定好的计划总是会被打断,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计划赶不上变化?不过现在魔君可来不及思考这些了,索伦森和谱尼二话不多说就打了起来,这可真叫魔君进退两难,他到底该帮谁呢?如果帮索伦森的话,就要得罪未来的后母了(虽然说索伦森不是魔君亲爹),而且一千年以前自己因为不知道被谁陷害不幸背了黑锅,早就给后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魔君可不想跟未来的后母关系不和睦。

但要是帮谱尼的话,又要得罪索伦森了。魔君不大想惹索伦森生气,毕竟挨打的可是自己,他可不想因为这事又被索伦森打一顿,小时候挨打的够多了。魔君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要不要自己上去当个解说员调节一下?不不不,没准这样会被双重揍,那就更惨了。“我快疯了!”魔君一时不知所措,大脑乱哄哄的,坐在一块石头上用双手撑住自己的下巴,怎么这条红线就这么难牵呢!这个月老怎么这么难当呢!

超进化后的索伦森明显比谱尼要强一大截,眼看自己再不上去帮忙谱尼就要输了,唉,挨打就挨打吧,大不了等谱尼和索伦森好了的时候再向谱尼告状就好了。打定了如意算盘,魔君怀着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朝索伦森发动了技能,索伦森压根就没有料到魔君这家伙居然会偷袭自己,一个措不及防被击中了腰部,狼狈地摔在了地上,魔君连忙过去扶起摔倒在地的索伦森。

哪知索伦森愤怒地推开魔君,然后给了他一巴掌。

啪!

虽然隔着面具,但还是挺痛的,魔君能感觉到自己的左半边脸似乎有点肿了,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只要索伦森和谱尼的关系好了,自己就可以向后母告状了。

“魔君!”索伦森的怒吼把魔君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你今天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哪根筋搭错了!这么近都看不准的吗?”索伦森真想不明白,平时的话魔君可以说是百发百中了,怎么今天偏偏打到自己身上了?对此魔君没有给予回答,索伦森刚要再打一巴掌的时候,却被谱尼制止了。谱尼把魔君揽到自己身后,看起来魔君似乎更像是谱尼的孩子而不是索伦森的,愤愤不平地说:“喂!他可是你的孩子!你见过有那只精灵像你这样子打孩子的吗?!我怀疑是你这个做父亲的脑子有问题!”

“你瞎说什么!谱大葱!”索伦森气得暴跳如雷,“魔君是我的孩子!我怎么教育他关你什么事!”

“非亲生……”魔君弱弱地说了一句,结果被索伦森粗暴地打断了:“魔君你说什么屁话!我含辛茹苦把你从小养到大!谁说不是亲生的就不能教育了!”

“也没见过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做错了事就要被打,这惩罚未免也太重了!你这是明显的家庭暴力!”谱尼也不肯示弱,他觉得魔君未免也太冤了,只不过是不小心打中了索伦森,就被索伦森扇了一巴掌,“索大蒜!我谱尼今天就要替魔君申冤!”

“哼!魔君是我的孩子!我怎么教育他也轮不到你!”

“我偏偏就要管管!”

“……”

于是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这下魔君可阻止不了了,只好在旁边默默地当个吃瓜群众,不知两人吵了多久,魔君快要睡着的时候,只听谱尼突然大喊一声:“以后我来教育魔君!”在一旁打盹的魔君吓得从他坐的岩石上跌了下来,“你凭什么教育魔君!他是我的孩子!”索伦森推了谱尼一把,谱尼没有任何准备,倒退了几步,魔君连忙上去扶住谱尼,谱尼推开魔君,仿佛宣誓一般地说道:“以后魔君是我的孩子!我谱尼待他视若已出!你,索伦森敢再打他一次!我做鬼我都缠着你!”说着就把一脸茫然且不知所措的魔君拉进自己的怀里,“再见!”话音刚落,谱尼就带着魔君走了。

“有本事你就不要回来!”索伦森怒吼冲着谱尼和魔君的背影着,“魔君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谱尼带魔君离开一段时间后,外出的战伊特和影月就回来了,可在索伦森星,战伊特和影月并没有见到魔君,只见到索伦森在这里生闷气。

“索伦森叔叔,您知道少主哪去了吗?”战伊特挨着索伦森坐下,问道。

索伦森没有回答战伊特的问题,战伊特凑近点看了看,发现索伦森的眼里居然含有泪水,看来是在强忍着眼泪了,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索伦森这是怎么了?“索伦森叔叔您怎么……”战伊特还没说完,索伦森突然抱住了战伊特哭了起来:“呜呜呜呜,魔君被谱尼带走了!呜呜呜,魔君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辛辛苦苦把他从小带到大,受伤了生病了什么都是我去照顾他!呜呜呜呜,结果这个混蛋说走就走了!呜呜呜呜呜呜……”

尴尬了一会儿后,战伊特才反应过来,他抚摸着索伦森的背,安慰道:“索伦森叔叔啊,少主不会忘记您对他的恩情的,您想想看,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来,少主跟您吃过苦受过累,什么时候提出要离开您呢?而且不论您招谁惹谁了,少主一直都坚定不移地站在你身边啊……”

战伊特安慰索伦森的同时,影月躲到角落里给魔君打了个视屏电话(别问我精灵哪来的电话)。

此时的魔君正在谱尼给自己安排的房间里,拿着一包冰袋敷脸,索伦森这巴掌可真狠,魔君的左半边脸全都红了,还有一个大大的巴掌印。这时,影月突然给自己打电话了。

魔君接了电话,毕竟从小时候他们三个就待在一起了,所以魔君也就没有戴面具。影月见少主接电话了,就嘘寒问暖:“少主您还好吧?谱尼没把您怎么样吧?您的脸是被谁打的?是不是很疼?”

对影月的问题,魔君一个都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影月身后的战伊特和索伦森,影月耸耸肩:“索伦森叔叔现在哭得像个失恋的孩子,战伊特正在安慰他。”

魔君写下了几个字:他是单身。

“但很快就不单身可不是吗?”影月笑了笑,“少主你既然在谱尼那就要加油解决你未来的后母大人啊!”

魔君又写下了几个字:她是你未来的叔母。

影月吐了吐舌头:“我去安慰索伦森叔叔了!少主你自己注意一下吧!”接着影月便挂了电话,魔君的房门外传来了谱尼叫魔君吃饭的声音。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