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这个杀手不太冷》

这都快成天红文了!!!!!!!!!(抓狂)我觉得我还是转投天红吧(不!不行!要一辈子吃定威红!)

里昂:我喜欢这一株植物,就像我一样,没有根-------------出自《这个杀手不太冷》

第二章

红蜘蛛呆呆地望着窗外看得出神,他疲惫不堪。之前那双炯炯有神的光学镜变得迷茫空虚,也由之前的鲜红转变为暗红,可红蜘蛛又不敢休息,因为谁也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红蜘蛛推辞了许多任务,理由是自己身体不适,不能按时完成这些要求高效率的任务,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这些任务太容易暴露自己了。而红蜘蛛现在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只有回忆以前的事消磨消磨时间了。

当时的他还未从地质学院毕业,还只是一个意气风发、对未来无限遐想的年轻学子。

“小红,该起来了。”天火温柔地摸了摸红蜘蛛的头雕,轻轻地说道,红蜘蛛眨了眨睡意朦胧的光学镜,他刚才正在为一份研究报告作准备,结果作着作着就睡着了,红蜘蛛揉了揉光学镜:“现在几点了?”天火将一份能量块递到他面前:“你睡过头了,这是我帮你打包的。”红蜘蛛接过能量块,朝天火笑了笑:“谢谢。”

天火也笑了,笑得很甜美。

红蜘蛛一边补充能量一边问:“天火,从学校毕业后,你打算做什么?”

“当然是当一名地质学家了!不然我为什么要考进地质学院?你呢,小红?”

“你去哪我就去哪。”红蜘蛛是这么回答的。

“你可真是个跟屁虫啊!”天火再次摸了摸红蜘蛛的头雕。

“要跟也只跟你啊!”

“那你为什么要来地质学院呢?怕不只是因为学业问题怎么简单。”

红蜘蛛叹了口气:“我想离开我的家人。”

“为什么?他们可是你的家人啊!”天火十分不解。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红蜘蛛才回答:“不,他们不是我的家人,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为什么?”

“在这个所谓的家里,我根本就是个多余的。”红蜘蛛说道,天火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抱住了红蜘蛛。

“我要跟你一起去地质研究所。”红蜘蛛提出了要求。

“当然可以。”

就像两人还在读书时的约定一样,他和天火真的一同加入了地质研究所,生活十分安定,两人之间越来越亲密,也越来越像地质研究所的小情侣了。可自从天火失踪后,一切都变了样。他红蜘蛛本就没有多少可以信赖的朋友,这下更是显得格外孤独了,巨大的工作压力和悲伤犹如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头上,压的他喘不过气,再后来红蜘蛛开始了新的学业,从而认识了惊天雷和闹翻天,然后加入霸天虎,认识了击倒。长时间在战火和四溅的血液中穿梭,这已经麻痹了红蜘蛛的情感系统,平凡的生活使他感到无聊,感到无趣,只有杀戮才能为他得到快感,才能让他感觉到活着的真实感。

想到这,红蜘蛛的光学镜中蓄满了清理液。

他怀念于过去的生活,憎恨现在的自己。

红蜘蛛又抿了一口纯高。

唉--------------他长叹一声。

因为声波的好脾气,他现在成为了威震天满腹牢骚的发泄者,音频接收器就没清净过。对此声波表示你有时间在这里对我发牢骚还不如去找找你的小情人呢!不过他是知趣的,所以也就没把这话说出来。

终于等到威震天的牢骚发完了,声波才有了开口的机会,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威震天整理一下他自己的感情线:“威震天大人,如果您真的那么讨厌红蜘蛛的话,您应该是巴不得他离开了才是,而不是现在大动干戈的去找他。”

威震天盯着心灵窥视者,普神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这个神秘的情报官永远让TF难以琢磨,看着他黑黑的面甲,威震天甚至觉得火种有些发毛,可威震天却还是回答了声波刚才的话:“我若是不把他抓回来,岂不是全霸天虎默认可以造反?这样下去我们还如何战胜汽车人统治塞伯坦?”

“可从头到尾都只有红蜘蛛在造反。”声波回答道。

威震天被难住了,这也是事实不是吗?从头到尾让他花费心思的也只有红蜘蛛了,于是威震天就让声波退下了,他隐隐感觉这个情报官似乎在密谋着什么,整个霸天虎如果除去震荡波,就只有他的思想是不为TF所知的了。这让威震天不免有点慌乱。

声波从主控室里出来了,一直在门外偷听的击倒幸灾乐祸地笑着,问道:“这条红线不好牵吧?”然而声波根本就不理他。

就在刚才,红蜘蛛收到了一个新的任务,有一大笔赏金。红蜘蛛看了看这个任务的内容,地点位于卡隆城的郊区,那儿十分荒凉,红蜘蛛觉得没问题,便接下了这个任务。

也许是红蜘蛛运气不佳,他刚离开自己的藏身之处,就被正巧路过的禁闭给发现了,要知道!红蜘蛛可是现在赏金最高的!没想到居然叫自己给碰上了,真是天助我也!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