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那点事:(特别篇)

大小姐和奶爸papa的可爱日常!寡妇姐出场!

4

自从腿断了以后,冥神星就没办法行动自如了,整天只能待在声波的办公室和房间里,哪都不能去,虽然冥神星没有红蜘蛛那么“好动”,但她多多少少还是遗传了一点,所以冥神星只好天天巴望着击倒叔叔快点回来修好自己的腿和机翼,但她又不禁想要是这事被妈妈知道了怎么办?所以还是只要击倒叔叔回来就行了,不过这是不大可能的。

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从声波的办公室里传来,声波和磁带们出去办任务去了,冥神星帮着声波监视报应号上的每一个角落,这件差事还真的挺无聊的,所以冥神星打算浏览一下霸天虎的资料,她对霸天虎这个概念一点也不知道,可是声波叔叔和妈妈都不让她看也不告诉她,只能靠自己了。声波不愧身为霸天虎首席情报官,对于他设置的密码,冥神星一点都看不懂,更别提破解了,可她的遗传代码里有一半是老威的,不肯服输,再接再厉。

黑寡妇拿着一块数据板去了声波的办公室,这是刚截取的一段加密录音,她本来打算拿去让声波解密的,结果发现声波根本不在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几个月大的幼生体!

天呐!这年头已经很少有幼生体出现了!报应号上怎么会突然出现幼生体!而且还在声波的办公室里!黑寡妇吓得数据板都拿不稳了,“啪”的摔在地上,刚才还沉迷于破解密码的冥神星迅速反应了过来,猛地回头一看,发现一个不认识的陌生TF正吃惊的站在门口,冥神星吓得不敢说话了,正要按下关门按钮时,毒蜘蛛连忙反应了过来,蛛丝黏住了冥神星的手,然后走到冥神星的面前质问道:“你是谁?”冥神星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了过来:“我有什么理由要告诉你?”没想到这小家伙嘴皮子还挺硬:“你不怕我熄灭你的火种源吗?”黑寡妇说着,一只蜘蛛脚指着冥神星的胸口处,“你大可以试试看。”冥神星蓝色的光学镜直直地盯着黑寡妇,盯得黑寡妇打了个激灵,她确实不敢这么做,因为这里是声波的办公室。

既然硬的不行那就试试软的,黑寡妇决定跟小家伙谈一谈,结果她问出了一个令TF哭笑不得的问题:“小家伙,你是声波和震荡波孕育的小火种吗?”冥神星一听,吓得把刚喝下去的能量液又喷了出来,尖叫道:“你是在逗我吗?!”黑寡妇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音频接收器,这小家伙的尖叫能力和红蜘蛛有的一比,难不成……于是黑寡妇鼓起勇气再次问道:“你是不是红蜘蛛孕育的小火种?”冥神星瞪大了光学镜:“你怎么知道!”

看来自己猜的没错,这小家伙是红蜘蛛孕育的,但黑寡妇怎么也想不明白了,跟红蜘蛛走的近的就这么几个,而且都有各自的感情归属了,红蜘蛛跟谁孕育的小火种啊?难不成……是他的老朋友?于是黑寡妇再次问道:“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冥神星摇了摇头,这个她真不知道,母亲也对这事只字不提,她有时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捡回来的。

唉…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黑寡妇摸了摸冥神星的头,看见了她摔断的腿和机翼,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冥神星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给黑寡妇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听完后,黑寡妇不禁感叹到:熊孩子的力量你完全无法想象!“所以说你现在只能待在这里咯?”冥神星的点了点头,“啊,那确实挺无聊的。机翼我不会修,不过我可以帮你修好你的腿。”

黑寡妇此话一出,冥神星激动地问道:“真的吗?”黑寡妇点了点头:“当然可以,我还在宇宙傲游的时候,受了什么伤,都是我自己修理的。”说完黑寡妇就去仓库找了些材料,帮冥神星修好了腿,这下,冥神星又可以活动自如了。黑寡妇看着活蹦乱跳的冥神星,觉得还是有问题,想了一会儿,黑寡妇拿出了一只纯黑的唇膏(别问我哪来的唇膏),均匀的涂在了冥神星的嘴上,这回看起来才像一个霸天虎应该有的样子,“这是什么?”冥神星问道,“这是唇膏,每个女霸天虎都应该涂这个,我涂的是淡紫色的。”黑寡妇回答道,“霸天虎是什么?冥神星一直很想知道这个问题,“你不知道吗?”于是黑寡妇就把自己知道都告诉了冥神星,“等你另一边机翼修好了,我就帮你烙上霸天虎的标志。”冥神星对此很感兴趣,有些迫不及待了。

“喂,小家伙。待在这是挺无聊的,我有一个侦查任务,正好你会一些侦查技术,想跟我一起去吗?”黑寡妇向冥神星提出了邀请,冥神星早就想出去了,于是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便跟着黑寡妇下报应号了。

------------------我是分割线

声波拿着一些能量糖回来了,他开发新矿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个矿场开采的能量矿都特别好,所以声波将这些能量矿制作成了能量糖分给了磁带们,磁带们都说好吃,声波就干脆给冥神星带了些回去,毕竟她天天待在报应号上挺无聊的。结果他刚打开办公室的门时发现冥神星根本就不在办公室里!吓得声波把能量糖撒了一地,于是声波和磁带们直接把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就连电脑主机都拆开来看了(话说小波波你是不是智商下线了?你确定TF会躲在电脑主机里吗?),还是找不到冥神星,磁带们开始着急了,声波直径朝震荡波的办公室走去。

临走前,声波记得自己曾叫震荡波帮忙照顾一下冥神星,也许她到震荡波的办公室里去了,希望如此。

结果声波到震荡波的办公室里一看,发现这个逻辑怪沉迷于研究无法自拔,早就把冥神星的事抛到脑膜块后了,气得声波直接揍了震荡波一顿,然后满报应号地去找冥神星去了。

------------------我是分割线

威震天正在办公室里写文件,“轰”的一声,红蜘蛛将办公室的墙壁撞了个洞,威震天很是纳闷,明明门就在旁边啊!干嘛不走门啊!红蜘蛛将一沓报告放在威震天的办公桌上,毕恭毕敬地说:“威震天大人,您布置的任务我已经全部完成了,如果没有有什么事,我可以回去了吧?”红蜘蛛用从未用过的真诚眼神看着威震天。

“你可以回去了……”难得红蜘蛛最近这么听话,威震天也没有理由拒绝,就答应了。于是红蜘蛛“嗖”地一下又飞走了,再次把墙撞了个洞,威震天本来还想叫他把墙修好来着的,现在只好自己修了。不过话说回来,红蜘蛛最近对报应号特别有感情,这让威震天十分不爽。

红蜘蛛快速穿过陆地桥回到了报应号上,快速冲到自己的房间前,一路上撞倒了好几个杂兵都没注意,谁知他打开房间门一看,发现房间里根本空无一机,天哪!女儿跑到哪去了!?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