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新》

想要成为你那样的人,想要成为活出自己的人,如果是这样希望也罢,但这样就是真实的自我吗--------------《自伤无色》初音未来

第三章

当红蜘蛛站在报应号上的甲板上时,温和的晚风拂过他的机甲,他愉悦地高高竖起那对引以为傲的机翼,享受着每一刻的美好时光,红蜘蛛此时的心情是极好的,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好。就在刚才,他对全体霸天虎宣布了一个自己期待已久的消息:我带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宣布,我们最尊敬的领袖威震天大人不幸牺牲在了汽车人之手,身为副指挥官的我为此表示深感遗憾,我们伟大的领袖就这样英年早逝了,这对整个霸天虎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不能沉浸在悲伤当中无法自拔,而我,红蜘蛛,威震天唯一合法的继承人,则将带领着集体霸天虎去向这群可恶的汽车人复仇,为我们伟大的领袖报仇雪恨!红蜘蛛的一番演讲让TF完全看不出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但心灵窥视者不那么认为,只要用脑子好好想一想就能知道,可声波终究没有做出任何不服的表态,红蜘蛛是需要自己的,这对自己的利益没什么坏处也没什么好处。

登上梦寐以求的地位,红蜘蛛除了得意更多的是一种报复的快感,威震天对自己的管理向来很简单:只有辱骂和殴打,甚至不惜侮辱他的自尊心。 “威震天大人,”红蜘蛛将数据板递到威震天的手上,“这是声波送来的情报,请您过目。”

那时的红蜘蛛加入霸天虎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他还没有想要推翻威震天的想法。一切起源于一次反常性的暴打。

威震天对声波的才华高度肯定,红蜘蛛则被威震天冷落到一边。不过那时红蜘蛛只是单纯嫉妒声波而已,他红蜘蛛的才华并不比声波差啊!可是后来就因为一次失误,红蜘蛛遭到了一顿毒打。

那是红蜘蛛第一次挨打,平时星尘很少管他,他的两个兄弟也不怎么理他,在战争学院里没有同学敢惹他,老师对他也很看好。可仅是因为失误,红蜘蛛挨了顿打。红蜘蛛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失误,也许是计算错误了,也许是他下错指令了,又也许是声波的情报出问题了。但都无从知晓了。总而言之,红蜘蛛逃不过这顿打。

他曾向威震天苦苦求饶,但无论红蜘蛛怎样求饶都不管用,威震天把他引以为傲的机翼扯了下来,平时他最珍贵的就是这对机翼了。打碎了他座舱上的玻璃,机体上也有多处损伤,大大小小,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完好的地方,能量液溅的到处都是。当红蜘蛛再次睁开光学境时,发现自己是在再生仓里醒来的。

从那次事件之后,红蜘蛛过的越来越不顺心,威震天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恶劣。暴打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过度的辱骂和殴打不论是谁都忍受不了的。 但如今自己再也见不到这个老铁桶头了,就连他一向讨厌的地球也是那么美丽。

红蜘蛛认为,知道威震天真正死因的,仅有自己一机,只要心灵窥视者不调查,这个秘密将会被一直雪藏到底,他也相信声波不会那么无聊-----------------------------------因为造成威震天死亡的真正原因是自己!

威震天在出发前,红蜘蛛就在他的身上安装了一枚炸弹,只要自己一按下手中的按钮,威震天必死无疑,但红蜘蛛悬在心里的石头并未着地,因为他多次刺杀过威震天,结果每次都以失败和一顿暴打告终。但威震天下令禁止红蜘蛛再离开报应号半步,红蜘蛛违反了命令稍稍跟了上去。

这场战争战况相当猛烈,霸天虎战士和汽车人打成一团,惊天雷和闹翻天的机身贴着地面飞过,好几个汽车人被他们按在地上一路拖了出去,金属的机体被擦出阵阵火花,胸前的机甲被磨损得不成样子,有的机甲甚至已经破碎,爵士从后方扑了上来,拿着手中的枪朝闹翻天和惊天雷打去,闹翻天和惊天雷猛地起飞,爵士只好往高空中射击。机器狗和激光鸟躲过汽车人重重的炮火,将汽车人基地上的卫星销毁,为的就是不让他们找来支援。

威震天和擎天柱打得更是不可开交。

威震天一拳打在了擎天柱的面甲上,而在同时,擎天柱也击中了威震天的面甲,两个领袖顾不得疼痛,威震天将手臂上的炮管对准了擎天柱,轰轰轰就是几炮,擎天柱侧身闪了过去,一只手变为武器,对威震天开出几炮蓝色的光团和紫色的光团密密麻麻的交错着,威震天和擎天柱似乎谁也敌不过谁,一直处于一种平恒状态,但是这种状态绝对不会长久。躲在暗处的红蜘蛛是这样想的,他要等到威震解决擎天柱时,再解决威震天,一举两得,一箭双雕,何不为乐呢?

只见威震将擎天柱的手狠狠打开,而手臂上的炮管对准了擎天柱的腹部,轰!擎天柱的腹部被打通了,连连后退,威震天趁机扯开擎天柱的胸甲,将里面一大堆路线“哗啦”地扯了出来,擎天柱也抓住机会朝着威震天开了一炮,砰!两位领袖都被这股冲力给震飞了出去,擎天柱的机体重重砸在地上,没有动弹。擎天柱死了,汽车人也完了,轮到霸天虎主宰一切了!不,你错了。红蜘蛛的火种源这么想,是轮到我主宰一切了。威震天还来不及享受这份喜悦,红蜘蛛就按下了手中的按钮,一阵爆炸声响起,威震天的机体猛然爆出一阵耀眼的火花!终于啊!他红蜘蛛努力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带着满怀愉悦的心情,红蜘蛛重新回到了报应号上,可他实在是高兴得忘我了。竟没看见威震天破碎的火种仓里,还有一丝跳动的光芒。

“老炉渣,”红蜘蛛骄傲地自言自语,“你最终还是栽在我手上了,你曾说我连一次野餐都组织不了,可是如今我是霸天虎的领袖,但你只能在火种源里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了。”他说这话时完全不知道声波就在自己后面,默默地记录下他所说的一切:“老炉渣,你最终还是栽在我手上了,你曾说我连一次野餐都组织不了,可是如今我是霸天虎的领袖,但你只能在火种源里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了……”

哪知红蜘蛛屁股还没把“霸天虎”领袖的宝座坐热,威震天就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假如世界上真的像碳基说的有鬼的话,红蜘蛛更宁愿相信眼前的威震天是个飘渺的鬼魂,“红蜘蛛,你这个叛徒。”威震天一步一步地朝红蜘蛛逼近,“不不不,威震天大人,”红蜘蛛连滚带爬地从霸天虎领袖的宝座上慌忙下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替代您啊!”红蜘蛛的辩解是没有用的,威震天的炮管已经对准了他的火种仓,一阵紫色的光芒瞬间将自己吞噬……

红蜘蛛吓得猛地惊醒,发现只是一场梦罢了,自己最近到底是怎么了?红蜘蛛十分不解,最近红蜘蛛每次都回梦见以前的往事,有时候还会在梦里回忆往事,而且又十分短暂,好像眨眼之间的事。他不相信这是所谓的思念,对于这些痛苦的回忆,有什么值得自己思念?对此红蜘蛛做出的解释是:提醒自己万万不可以对威震天手软,他十分赞同这个连自己也不知道是谎言的谎言。红蜘蛛叹了口气,高高竖起的机翼垂了下来,呆呆地看着黑暗的周围,他有点怀念过去的时光了。但红蜘蛛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

“副指挥官。”一个杂兵毫无礼貌地闯入了红蜘蛛的房间,“老大叫你过去,该开战了。”

红蜘蛛点了点头。                       

------------------

卡拉曼达按照威震天的吩咐带领这援军占领了“煞天魔”的后防线。卡拉曼达不得不承认死寂在前线作战计划确实挺厉害的,但他却只顾眼前的利益,忽略了后方的防守--------------------------------那里只有一个编队,没有任何重型武器,所以卡拉曼达很轻松的占领死寂的退路,还从俘虏口中得知了“煞天魔”老巢的确切方位,并成功占领。

这是十分关键的一战,但死寂绝不可能赢下这一战了。

这场战争,威震天决定亲自出马,是时候该灭灭这心高气傲的家伙的锐气了,不是么?死寂总是太自以为是了,没参加过真正的战争,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这只能算些小打小闹而已,威震天本来还想看看死寂到底有多大本事,就没跟他动真格,没想到他只有这些能耐。威震天已经厌倦了这种小打小闹了,便想快点结束。

嗖嗖嗖!嗖嗖嗖!轰轰轰!

“煞天魔”和威震天已经交上了火,一时间内火光冲天,由于双方的火力都狠猛烈,都暂时被对方互相压制着,谁也赢不了谁。威震天按照被窃取的计划内容组织行动,同时也在寻找最佳时机向卡拉曼达发信号。拥有空中优势的红蜘蛛对准了威震天开火,他绝对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这一次他要将威震天彻底铲除!

“快!集中火力!保护首领!”飞行兵的火力都朝着红蜘蛛开去,红蜘蛛在空中绕了几个圈,将火力引到了死寂那里,嗖嗖嗖!嗖嗖嗖!红蜘蛛挨着地面飞过,一头钻进浓浓的烟雾之中,于是飞行兵的火力全都转移到了死寂身上。毕竟死寂才是头头,谁管你红蜘蛛是谁啊?

“星啸!你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蛋!竟然敢扔下你的领袖不管!快点过来!你这团废铁!你的音频接收器聋了吗?!”死寂朝着一头钻进烟雾、不知去向的红蜘蛛大喊,可惜红蜘蛛没有听见,即使听见了又如何呢?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那么扔下自己的领袖不管了,早已习惯成自然。再说了,红蜘蛛是有意把飞行兵引到死寂这里来的,他早看不惯死寂这个乳臭未干、狂妄自大的新一代了。明明自己比他更有才华,凭什么只能当二把手!

嗖嗖嗖!嗖嗖嗖!

飞行兵对死寂一通扫射,无奈死寂的载具形态不是飞机,有本事也使不出,难以应付这些烦人的“苍蝇”,“你们这群炉渣!难道脑回路烧坏了吗?快过来帮助你们的领袖!给我快点!你们这群脑袋生锈的废铁!”死寂朝几个以飞机为载具形态的杂兵大吼大叫,但没有一个TF理他,都只是自顾自的战斗。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死寂可不相信没有一个“煞天魔”会不来帮助自己的领袖,他可是他们的领袖啊!他可是这一届最优秀的毕业生啊!他们没有理由不来救自己!

但事实摆在眼前,不去相信也难,死寂十分狼狈地被飞行兵们追着打,这比在学院的演练要残酷多了。死寂绝对没想到自己会落到这种地步,为了不失面子,死寂大喊着:“撤退!撤退!”自己跑得比谁都快。威震天知道机会来了,便发出了信号。卡拉曼达率领着军队包围了过来,断了“煞天魔”的后路,原本气势恢宏的“煞天魔”一个个被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乱成了一锅粥。死寂本人更是找了个角落钻了进去,吓得不敢出来。

红蜘蛛早就习惯成自然,他不慌不忙地打下几个飞行兵,直冲着威震天去,威震天才是他的首要目标,管你他炉渣的“煞天魔”,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

威震天举起手上的炮管朝红蜘蛛打去。他并不知道这个勇气可嘉的“煞天魔”是曾经他最不该抛弃的TF,威震天很欣赏这个“煞天魔”,他没有像其他的“煞天魔”像无头苍蝇似的乱闯乱转,目标明确不乱阵脚,很难得,实在太像那个红蜘蛛小叛徒了……想到着,威震天疑迟了一下,被红蜘蛛逮了个正着,就在红蜘蛛要开炮的时候他突然惊讶地发现“煞天魔”那帮铁脑袋已经逃得一个都不剩了,原本机满为患的战场只剩下自己还在孤军奋战。红蜘蛛只好放弃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转身离开,他可不再当一次鬼魂,而且这次没有谁会帮他恢复机体。

这笔买卖太不值得了,他还来不及享受。红蜘蛛是这么说的,随之消失在TF们的视野里。

吃了败仗的“煞天魔”都已埋怨的目光聚集到死寂身上。这个家伙,前一秒还抱头求饶,现在又以一副高高在上地样子出现。奈何没TF敢勇敢点挑战他。

“死寂,”红蜘蛛一脸笑嘻嘻的来到了目中无人死寂的面前,还直呼他的其名,这让死寂很不爽,“输了的感觉如何?还大名鼎鼎的优秀毕业生,我看你也不过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穿。”

“星啸!”死寂愤怒地朝红蜘蛛大吼,吓得好几个杂兵都站不稳脚了,“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扔下你的领袖!”

“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你是我的领袖了?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红蜘蛛傲慢地说,他从来就没有把死寂的愤怒放在眼里过,这小家伙还以为自己挺牛的啊,其实也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罢了,“你不过是我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一直唯我独尊的死寂当然受不了红蜘蛛的公然挑衅,气得挥起拳头就朝红蜘蛛打了过去,红蜘蛛十分轻松的接下了他那毫无力量的拳头,死寂由不得大吃一惊,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厉害的,其实他错了,而且错的十分离谱。他只不过是集结了一帮弱者,才显得出自己的神勇,对付他,对于红蜘蛛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

红蜘蛛十分轻松将死寂的火种从他的火种仓里掏了出来,并彻底掐碎,然后高傲地宣布:“从今天起!我星啸就是煞天魔的领袖!不服的人可以上来挑战!我随时奉陪!”

久久都没有回应,红蜘蛛觉得这就算是默认了,沉默永远都是最好的回答。毕竟没有TF想落得如此下场。

“星啸万岁!”全体煞天魔的成员一同叫嚣着。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