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索谱:}《无法实现的婚礼》

谱尼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堂里,他身着一袭洁白无瑕的婚纱,头上戴着一圈由各种鲜艳的花编织成的花环,手里捧着一束娇嫩的红玫瑰,不多不少,正好九十九朵。几天前索伦森对他说,在这里等他,今天他就过来娶他。

那些古老呆板的神域精灵认为,神和魔之间是不可能有爱的,也不允许有爱,所以他和索伦森的爱情自然遭到了强烈反对。一年前,索伦森将他安顿在这里,自己则带着魔君,战伊特和影月去对付神域大军,如果不斩草除根,后患无穷!就这样谱尼和索伦森分别了,此次再也没有见过。只有魔君偶尔还会过来送信报平安,但是也很快就走了。

谱尼就这么等了一天又一天,他想出去找索伦森,却一次又一次的被赶了回来,为了防止自己离开,索伦森还特意设了结界。直到那天索伦森突然联络自己说要来娶自己,让自己做好准备,于是谱尼独自一人等到了深夜,索伦森还是没有来,魔君也没有与他联系。三年后的同一天,索伦森突然再次发送消息:谱尼,一定要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于是谱尼又等了四年,索伦森还是没有来。

!谱尼突然睁开了眼,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他的眼睛还是那么美丽,比最洁净的天空还蔚蓝,水汪洋的,绝对不能沾染上一丝污渍。今年已经是第八年了,索伦森还是没有来,魔君再也没有过来送信,谱尼经常梦见往事。他很担心,担心索伦森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可谱尼无法出去。

梳洗完毕,谱尼来到了楼下的薰衣草花园,薰衣草开的十分旺盛,坐在秋千上等着索伦森。

呼,呼,呼。魔君的速度极快,就像一道影子,嗖地一下就过去了。但此时的他早就没了往日的威风和优雅,狼狈得像一只过街老鼠,原本雪白的长发被血染红,额头摔破了一个口子,厚厚的面具烂的只剩下了遮住左半边脸的一小块,还满是裂缝,斗篷烂的像块抹布,全身上下都是累累伤痕,伤口的血染红了斗篷的黑色,魔君紧紧地抱住一个被染红的包裹,护在胸口,这是索伦森让自己交给谱尼的。

魔君!你休想逃走!雅典娜和赫拉在魔君的后面穷追不舍,比起魔君狼狈不堪的样子,她们可从容多了。为了将包裹送到谱尼手里,魔君甚至放下自己的自尊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她们让自己走,然而她们的心肠却比石头还硬比万年寒冰还冷,没有一点儿感情可言,明明都是精灵,那些称为善良的精灵跪下来她们会让他起来,而自己跪下来却被当成欺骗,为什么要这样?

为了甩掉雅典娜和赫拉,魔君用尽了自己所有的能量,还燃烧了自己的生命以此获取能量,他现在的身体十分虚弱,不足以支撑魔君现在的强烈运动,但魔君不敢停下来。

噗!魔君猛地吐出一口血,他还是没有停下来。

魔君!站住!魔君的速度越来越慢,雅典娜和赫拉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可能会让自己丧命,但魔君看看身后的雅典娜和赫拉,咬咬牙,决定赌一把。这是魔君的特殊能力,可以将自己从一个星球传送到另一个星球,但这需要耗费自己极大的能量,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是个半死半残的状况。但是魔君愿意铤而走险,毕竟不是第一次被逼到绝境了。

一个硕大的黑洞突然出现在魔君面前,魔君一头扎了进去,这个时候,魔君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把刀深深地割了好几下,绞疼绞疼的,眼前也是黑乎乎的。

砰!谱尼被这一声巨响吓了一跳,连忙回头一看,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是魔君!他怎么会伤成这样?!谱尼把魔君扶了起来,魔君却推开谱尼,将怀中破破烂烂的包裹递给谱尼。

原来索伦森早在四年前就死了。这是魔君告诉谱尼的,索伦森对谱尼说要来娶他的那天,中了计,本以为宙斯输了,结果却是阴谋。那天最后一次通话的时,是最关键的一战,是决定胜负的一战,当时通讯设备毁坏严重,只能再使用一次就会彻底报废,本来是打算通知援军的,但索伦森却把机会留给了谱尼,而后他们因为援军不足,输了。索伦森,自己,战伊特和影月都被一一擒获,没过多久,索伦森就被判决死刑。处决前的几分钟,索伦森将包裹慎重地交给了自己,并嘱咐一定要交给谱尼,而且交给谱尼之前是不能打开的。之后索伦森就被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宙斯和赫拉对自己,战伊特和影月进行了严刑拷打,要求说出谱尼的下落,因为谱尼也背叛了他们,同样要执行死刑。但他们谁都没有招供,最终自己贿赂了守卫,才带着战伊特和影月逃了出来,安顿好战伊特和影月后,又马不停蹄地来到了这,结果被雅典娜和赫拉一路追杀,差点丧命。

陈述完毕,谱尼清晰地看见晶莹的泪珠和着血,顺着魔君的眼角一路落到下巴,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魔君儿时答应过别人不会再哭了,但他最终还是食言了。谱尼擦了擦魔君脸上的血,沾染了他洁白的手,也忍不住落下了泪水,魔君指了指谱尼怀中的包裹,示意谱尼打开。谱尼打开了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只见厚厚的包裹中静静地躺着一枚戒指,一颗半是黑色半是金黄的宝石镶嵌在纯金的指环上面,闪着璀璨的光芒。

戒指内部刻着一行字:谱尼,我爱你一生一世。

谱尼双腿一软,跌坐在地,放声大哭起来,他的心已经碎了,索伦森是第一个爱他的人,也是第一个让自己也爱上的人。魔君轻轻地抱住了谱尼,将头埋在谱尼的怀中,大声抽泣着,索伦森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他好的人,尽管他的教育方式十分严厉,但比那些伪善的人好多得太多太多。

我等了你七年,却不知你早已离开这个世界。

生与死,并不能把我们分开。只因你是魔,而我是神。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