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梦中的婚礼

最近《梦中的婚礼》钢琴曲听多了,才有了这个脑洞,不要着急给我寄刀片啊!

全员拟人化!

炒鸡短小!!!!

以下正文

这是一个格外安静的夜,大街小巷上空无一人,皎洁的明月和点点繁星都被厚厚的雪云所遮挡,昏黄的路灯微微地闪烁着,威震天独自一人走在冷风中,如同刀子般刮在他粗糙的脸上,一片轻飘飘的白羽落在威震天被风吹得凌乱的银发中,那是雪。威震天低着头,在一盏路灯下停止了前进,再过这么几盏路灯,就该到教堂了。

金碧辉煌的教堂灯火阑珊,欢乐的音乐响彻云霄。今天是一个令全塞伯坦人民激动的日子,对威震天来说,却是一个令他心碎的日子。他要结婚了,但婚纱不是为自己而穿,新郎也不是自己,这欢乐的音乐也不是为自己而演奏的!威震天曾经想过,要是自己这六年里不选择逃避不离开,也许这个现实就不会发生,但现在无论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不接受也得接受。

威震天抬起了头,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透明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这是他第一次落泪,还是为一个人,从今天起,威震天再也听不见那刺耳的尖叫声了,再也听不到了。威震天继续往前走,他走的很慢,很慢,他希望这段路永远没有尽头。

但他还是来到了教堂的门口前,这里已经被人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了。威震天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他还想再看红蜘蛛一眼。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新郎天火牵着新娘红蜘蛛的手缓缓走来。红蜘蛛穿着洁白的婚纱,婚纱上有漂亮而精致的花纹,胸口处有一朵绽放的玫瑰,像一位美丽的天使。

红蜘蛛低着头,大家都以为他害羞了,其实谁也不知道,红蜘蛛在偷偷的落泪。他喜欢天火,但他并不爱天火。

优美的旋律在空荡荡的房间回荡着,但仔细聆听,如此优美的旋律中却是无尽的悲伤,这首钢琴曲名为《梦中的婚礼》,对于红蜘蛛来说,这真的是梦中的婚礼了。六年前的今天,威震天抛下他独自一人在这个这么大的城市里走了,那是红蜘蛛最后一次见威震天,他问过威震天会不会回来,但威震天没有给予他回答。

不回答就当作是默认了。此后每天,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鹅毛大雪,三百六十天风雨无阻,红蜘蛛都会按时在薰衣草(薰衣草花语:等待爱情)庄园里等待威震天,那是他和威震天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薰衣草庄园的隔壁是黄玫瑰(黄玫瑰花语:分离)花园,那是他和威震天第一次分别的地方。

可惜他等了整整六年,都没等到威震天。

今天过了,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威震天了。墙上的闹钟响了第十二下,红蜘蛛走到窗前拉上窗帘,关上了华丽的水晶灯,但旋律没有停下,还在黑暗之中响彻,红蜘蛛依旧在弹琴,圆滚滚泪珠顺着脸颊滑下,他告诫过自己不会哭了,但最终还是没有做到。

午夜十二点,红蜘蛛孤独地坐在一架钢琴前,弹奏着自己孤独的爱情,诉说着那无人倾听爱情。

婚礼上,红蜘蛛的眼神空洞般地看着地面,甚至都不知道天火已经准备将戒指带在自己手指上了。

红蜘蛛抬起头,看着茫茫地人群,无助地寻找着那个渴望见到的身影。

他看到了!不会错的!就是那个背影!

威震天缓缓转过身挤出茫茫人海,他希望自己能被这人山人海所吞噬,这是他第一次失去勇气,他没有足够的勇气看着别人娶了红蜘蛛。这六年里,威震天考虑了许多,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把红蜘蛛当作朋友,结果才发现自己原来是爱上他了,但自己还是来晚了,他已经嫁给别人了。

在万众瞩目之下,红蜘蛛挣脱了天火的手,提着裙子冲出建堂,朝着那个身影追了过去:“威震天!!!”红蜘蛛扯开嗓子大喊。

听到无比熟悉的声音,威震天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那张日思夜想的脸浮现眼前。

“你愿意娶我吗?”红蜘蛛气喘吁吁地问道。

“当然愿意。”威震天微笑着,毫不犹豫地回答。

下一秒,红蜘蛛扑进威震天的怀抱里。

即使没有人见证这场婚礼,但这也一定是一场最幸福的婚礼,仿佛天使都在唱着祝福的歌。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