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新》

针锋相对,雄图霸业永远不停歇,叱咤风云,问苍天战国烟火几时休---------------王强《战国时代》

第一章    

今夜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两三点稀稀疏疏的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这些微不足道的光芒还不足以照亮整个夜空,略有寒意的风吹过这座处于沉睡中的城市,卡隆城里的夜灯逐渐暗了下来,夜幕降临之前吵哄哄的喧哗声也渐渐消失,安静的卡隆中央政府走廊里,勤恳的值班人员目视着威震天的助理急匆匆地朝威震天的办公室狂奔而去。

“威、威震天大人,呼、呼,”新上任的助理气喘吁吁地穿梭于外部高耸入云、内部廊道复杂的卡隆中央政府大楼里,门也不敲地就进来了,不过威震天并不介意,助理拿着一份文件递到威震天的面前,“呼,这是一份紧急文件,需要您过目和签字。”

威震天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接过助理手中的文件看了看,这份文件记录得非常详细清楚,这是一起闹得沸沸扬扬的恶性暴动事件,暴动时间为昨晚十一时赛时二十五分,地点位于卡隆城的北部新建立起的地区,平民伤亡数量为:3289,警卫伤亡数量为:523,经济损失高达五十七多万赛币,损失土地面积约为115平方多公里,这起暴动事件的带头者为一名从战争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死寂※。死寂出身于塞伯坦上层贵族,从军事学院转到了战争学院,个机在战争学院和军事学院里的光辉战纪无数,可以说在战争学院和军师学院里没有谁不认识死寂,获得的各种奖项和头衔更是不计其数,学院甚至专门制作了一个展示台来展示他的奖品,还参加过各种高级体能训练和竞技比赛,累计场数为:596次,胜利次数为515场,曾一举打败过一名塞伯坦著名拳手,在几百年前的毕业典礼上,因为斗殴而误伤了机被判了刑,如今刚刑满释放没几天,又拉拢了一帮不务正业的TF创建了“煞天魔”反政府武装,数量不计,火力装备和技术装置也不容小视,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他在文件上签了字,对于这类事件,威震天可谓是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他自己曾经就是一名暴动领袖。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威震天也记不清有多少年了。自己当时还只是一名日夜辛勤、循规蹈矩的普通矿工,每日辛勤的完成着自己的那份工作,挣着那份微薄的薪水,辛苦了一天过后,直到上级领导发布裁员这个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时,直到仅发出言语抗议的人被当场销毁时,威震天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弱小,如果不能在这个腐败的世界里占有一席之地,自己的生命只是高级领导手中一颗随意摆弄的棋子。他同警卫长扭打在一起,当警卫长要奋力扭下他的脑袋时,情急之下,威震天只好抱住双拳照着警卫长的面门猛砸下去,噗!还温热的血水第一次喷洒在自己面目上,威震天并未想过要杀死警卫长,这是无意中的事。他与轰隆隆和迷乱劫持了飞船,并来到了卡隆-------------这个赛博坦上最混乱的地方。队长夹钳唤醒了自己最原始的野性,也不可避免的应验在他自己身上,威震天用夹钳当作挡箭牌,自己顺势踹翻了对手,并顺利成为新的领袖。声波主动投靠自己,并提供了非常有用的价值,找来了红蜘蛛、惊天雷、闹翻天,“霸天虎”成立,极快的推倒了最高会议的腐败统治,但也极快的迎来了自己的新敌人--------------擎天柱。双方长年的交战导致了赛博坦能源枯竭,最后不得不将战场转移到地球,自己被宇宙大帝改造为惊破天,亲手轰碎了红蜘蛛这个叛徒,并将他打入宇宙另一个星系,任其自生自灭。到了这场持续了几百万年战争的末尾,终究还是只有自己活了下来。

自从被宇宙大帝改造后,威震天发现自己停止了生长,按照碳基生命体的话来讲就是长生不老,汽车人的领袖换过了很多,自己的部下也一个一个的离去。七十万年前,震荡波火种源回归了,除了霸天虎首席情报官声波以外,所有的霸天虎成员都来参加了这场葬礼,后来没过多久,传来消息,声波也火种源回归了。六十四万面前,击倒火种源回归,虽然说威震天对这位油嘴滑舌、过分喜爱自己涂装的医官没什么特殊印象,但他还是出席了击倒的葬礼,毕竟击倒生前也是一位霸天虎。没过几个月挖地虎也抛下自己走了,威震天虽舍不得,了他没有能力让死去的机再次起死回生。六十万年前惊天雷也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火种源回归了,闹翻天哭的撕心裂肺(用人类的词来比喻,因为机器人是没有心脏和肺部的),无论说什么闹翻天都死死抱着惊天雷的遗体不肯放开,最后还是威震天强行把他给拉开的,闹翻天嚎啕大哭了整整一天一夜,此后便一直郁郁寡寡,终日闷闷不乐,五十七万年前,闹翻天也火种源回归了。每个曾经的霸天虎的葬礼威震天都参加过,包括为死火补办和每一个杂兵的葬礼,除了红蜘蛛的葬礼。准确的来说红蜘蛛根本就没有葬礼。他被改造成惊破天的自己轰入了另一个遥远的星系,别说机体了,就是连一枚零件都没留下,现在估计已经化为了宇宙的尘埃,威震天唯一能找到的就是那顶破碎的皇冠,之后,红蜘蛛便开始慢慢的淡出霸天虎成员的视野。

当最后一名曾经的霸天虎成员火种源回归后,赛博坦就再无霸天虎了。

威震天统治了塞伯坦,但他并没有按照自己所说的“和平经由暴政”,而是选择了更加仁慈的统治。这让赛博坦又恢复到了原来的鼎盛时期,不不不,甚至是比原来更加繁荣昌盛。

“从这一刻起,没霸天虎,没有汽车人,也没有任何的强弱和高低之分,我们都只是赛博坦上公民而已,是一个庞大而不可分割的集体,不论缺了谁-------哪怕一位最普通的塞伯坦公民都不可以,因为他或她也我们集体的一部分,缺少了他或她,我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集体。就像是一个机器,哪怕只是缺了一颗小小的螺丝钉都无法正常运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作用,才使得这个社会得以正常运转,若是谁破坏了这个规章制度,那么这个社会就会变为一盘散沙。我们必须学会互相尊重和帮助,吸取以往的经验教训,给予任何一位塞伯坦公民最基本的尊严和相同待遇,严厉打击任何不利于人民的非法利益,为人民服务,一切由人民做主,公平公正公开,并在这样良好的基础上一步一步的攀登,而不是一步登天,因为急于求成只能让我们摔得更惨,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落实,这样我们才能取得进一步的发展,我相信只要我们脚踏实地,塞伯坦就一定能真正的繁荣富强起来!”

尽管威震天的演讲是如此简短,但他仍是获得了久经不衰的热烈掌声,就连他的竞争对手都发出由衷的赞叹,威震天的目标十分明确,一切事物都建立在人民的利益之上,跟自己利益有关系的,这谁何不为乐呢?所以在此次塞伯坦领袖的民主选举当中,威震天当之无愧的成为了重生后的赛博坦的领袖。而他确实也说到做到了。威震天废除了许多规章制度以及残暴的酷刑,并制定了新的法律法规,也废除了许多职位,禁止官员向人民收税,每年给予一定的补给。在这样公平的规章制度下,塞伯坦很快就恢复了昌盛繁荣,面对这样的强盛,威震天却感到还是缺少了什么,他的音频接收器旁没了轰隆隆的爆炸声,没了声波冷冷的电子音,没了震荡波整天挂在嘴边的“逻辑”,没了击倒的油嘴滑舌,没了闹翻天和惊天雷的小打小闹,更没了红蜘蛛的尖叫声和求饶声。所有的所有都变得索然无味以至于是单调枯燥了。

威震天将签好字的文件递给助理,助理说了声“谢谢”后匆忙转身离开。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了冷冰冰的墙壁和一沓文件,昏黄的灯光是那么暗淡。不知不觉已经入了凌晨两点半,最后一班的值班人员也下班了,整栋中央政府大楼空荡荡的,灯光昏暗无比,只有威震天一人沉重的脚步声响回荡在中央政府的大楼中。

                       ---------------------

“父亲,我……”红蜘蛛向星辰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然后将科学学院寄来的毕业证书和地质研究所的邀请函慎重地递给坐在充电椅上的星尘,将刚刚开口的话又咽了回去,而太阳舞和喷火则躲在门外一脸期待着等待星尘对自己的评价,在自己鼓起毕生的勇气将毕业证书和地质研究所邀请函递给星尘之前,他们已经好好的轮番嘲讽了自己一番:

“呦,”太阳舞仿佛见到了什么奇珍异宝似的目光盯着红蜘蛛的毕业证书和邀请函,“真想不到,小矮子竟然毕业了!还是一位科,学,家,呢。”太阳舞有意一字一顿地说出了“科学家”这三个字,“我们家族第一次出现了科,学,家,完全是史无前例!非常难得啊!噢,小矮子别担心,我并不是对科,学,家,有什么介意,只是我们一族从来没有过科,学,家。”

喷火也凑了过来:“不错嘛,小矮子。好歹也领到毕业证书和邀请函了,至少不用担心以后混不着饭吃过了,不过科学家可是个很危险的工作呢!科学家可不像战士有实力保护自己呢!不过你放心,当你遇到危险时,我会及时敢到的,但是在我感到之前,你可要跑快一点,不然让我带着你的残骸去见父亲,父亲肯定很伤心的。”

“……”

太阳舞和喷火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好像打车轮战一样不停歇,能说的他们绝对不会漏掉一个字,包括父亲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面对太阳舞和喷火的连番言语攻击,红蜘蛛自始至终都选择保持沉默,从一踏进家里的大门开始到现在,红蜘蛛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始终只是以一种平平淡淡的神色应对着太阳舞和喷火。从他说自己不愿同太阳舞和喷火一样去报考战争学院,而是要去报考科学学院的那一刻起,太阳舞和喷火就对自己存在了很多分歧和看法了,也就是从自己要报考科学学院的那一刻起,星尘不再与自己说过任何一句话,就连看也不再看自己一眼,多少次都单单只是与自己擦肩而过,有时候甚至连碰都不愿意碰到自己,逐渐从星辰的视野中淡出,仿佛自己就像空气不存在一般,这使得本来就冷淡的父子关系直接转变为了陌路上的陌生人。红蜘蛛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冰冷了,科学学院的第二个学期开始,他干脆从家里搬到了宿舍楼,就算是周末和假期也不回去,借住在朋友天火的家里。还好学院里的同学还有朋友天火不像自己的兄弟和父亲一样冷淡,红蜘蛛的成绩一直以非常稳定的状况提高着,也获得了不少奖项。当他天真的以为这些奖状可以改变父亲和兄弟对自己的看法而回到家时,骨感的现实无疑狠狠地给了红蜘蛛一巴掌,然而也正是这一巴掌,彻底打醒了红蜘蛛,让他明白了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自己是个科学家而不是一个战士!

“我很高兴你当初没去战争学院,这些奖状证明了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科学家,而不是一个战士。”星尘随手将红蜘蛛的奖状扔在一张充电椅上,漠不关心。红蜘蛛差点哭了出来,他真的不知道那一天他是如何拥有那么巨大的承受心理去面对这个打击的。红蜘蛛本以为自己会得到赞赏,结果没想到得到的却是沉痛的打击。从那时起,不论是什么情况,红蜘蛛都不再与家里有过联系,直到毕业后收到地质研究所的邀请函时,要求要家长签字时,红蜘蛛才极不情愿的回到了这个令自己心碎的地方,从踏进门坎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喷火和太阳舞总算说完了自己的长篇大论,觉得没趣了便不再找红蜘蛛麻烦,而是随着红蜘蛛一起来到星辰的房间,静静地欣赏即将要发生的事。

星尘接过红蜘蛛递给自己的毕业证书和邀请函,将毕业证书放到一边,拿起邀请函细细地阅读着,红蜘蛛觉得这段时间比一个世纪还要长,比塞伯坦的酷刑还要令他感到煎熬。红蜘蛛以为星辰只会随便看几眼就草草了事,想不到事情完全与他本意相反。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星辰终于阅读完了一封短短的邀请函,并在上面签了字,红蜘蛛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接过邀请函和毕业证书转身要走的时候,星尘忽然叫住了自己:“你确定要当一名科学家而不是一名战士?”

“是的,父亲。”红蜘蛛停下了脚步,回答道,“我已经决定了,我认为当一名科学家没什么不好,一名科学家并不一定比一位战士差,不然我也不会拿着邀请函和毕业证书来给您过目。”

“那么我希望你别再给我们家族丢脸,你已经丢过一次了,别再丢一次。好了,你可以走了。”

“是。”红蜘蛛紧咬着嘴唇,这个字几乎是从他牙缝中挤出来的。太阳舞和喷火在一旁看着自己的笑话。红蜘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不想再多待哪怕一秒。

谁知红蜘蛛刚加入地质研究所不久,就被送去了战争学院学习。这件事毫无征兆的就这么发生了。

在战争学院学习期间,他认识了闹翻天和惊天雷。而红蜘蛛在科学学院学习的那些“毫无用处”的知识则使得自己在战争学院很快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引来了不少羡慕和崇拜的目光,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令红蜘蛛感到欣慰。在毕业典礼上,红蜘蛛更是被一举推选为毕业生代表登台表演,那时红蜘蛛以为这会是自己一生当中最光荣的时候,但是很快,红蜘蛛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威震天邀请他加入霸天虎,对于红蜘蛛来说这无疑是个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个邀请。一开始谁都认为红蜘蛛只是个自不量力的新兵,谁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但当红蜘蛛创造下无数光辉的战纪时,霸天虎们才意识到红蜘蛛的厉害,开始对他略有尊重,随着时间的推移,红蜘蛛的地位渐渐登高,甚至超过了声波这些忠臣,顺利成为了霸天虎的第二把手,除了威震天那个老铁桶头,没有谁敢对他不尊重,他和惊天雷还有闹翻天组成F-15战斗机小队更是威风凛凛,令机闻风丧胆。不过身为一个野心勃勃的野心家,红蜘蛛绝不会满足于当一个二把手,他可不是声波那种“闷骚”忠臣,他,堂堂红蜘蛛可不愿一辈子都听从那个老铁桶头的命令。一番被他抓住机会,红蜘蛛会毫不犹豫将氖射线对准威震天的,可每次的结局都是以一顿暴打而收尾,但努力会有回报的,他红蜘蛛终于逮着了这个难得的机会。威震天被抛入宇宙的深渊,再也回不来了!而他,红蜘蛛自然是当之无愧的新霸天虎首领!

英俊的黑色面甲上骄傲跋扈,头顶的皇冠闪闪发亮,紫色的披风随风飞扬,红、白、蓝三色机体沐浴着银河的光辉,一切都是那么圣神那么庄严,可惜只是昙花一现罢了。惊破天的出现,让红蜘蛛的帝王梦瞬间破碎……处于休眠状态的红蜘蛛睁开了许久未活动的光学境,他爬起来看向陌生四周,周围全是一块块大大小小的陨石和无尽的黑暗,在红蜘蛛最后的记忆中,自己被惊破天轰入了另一个星系,随后迎面撞上了一块巨大的陨石,不偏不崎,正好撞到了自己的脑袋,使得红蜘蛛被迫进入休眠状态。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红蜘蛛拍了拍自己机体上覆盖着的一层厚厚的灰尘,霸天虎与汽车人之间的战争有没有了结?赛博坦有没有恢复到原先的繁华?但是这些都与自己无关了,红蜘蛛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变形为F-15战斗机,真没想到这么久了,变形齿轮竟然还能用。然后朝着赛博坦方向飞去,因为除了塞伯坦还允许自己容身,他根本无处可去。

如果回到霸天虎,他就是罪不可赦的叛徒,威震天一定会打通自己的火种源,如果投靠汽车人,他就是阴险狡诈“间谍”,汽车人很难相信自己,如果去地球,那么他就是活生生的实验品。天下如此之大,却真的快没有能容纳自己的地方了。

红蜘蛛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加速前进。

                  ---------------------

暴动事件犹如一团阴云笼罩在塞伯坦的上空,今日上午又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案,虽然警卫员当场击毙了一百多名暴动人员,捕获了两百多名暴动人员,但这并不影响“煞天魔”的活跃度,他们依旧十分猖狂,甚至不把威震天放在眼里。

某一处油吧:

“老大!我们什么时候才去解决威震天?”

“会有一天的。”死寂抿了一口纯高,高傲地说道,“我会让他火种源回归的!他霸着领袖的位置那么久了,是时候该换人了“接替”他的位置了。”

“那老大,您以后如何打算?”

“以后的打算?”死寂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会儿,“非常简单,向附近的行星发动进攻,一举拿下!我要让全宇宙都为我所用!哈哈哈哈哈哈哈!”死寂仰天长笑,他从来都会不怀疑自己的实力,他相信自己是最完美的,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可死寂并不知道,正是他这种过度的自信,最终会把他推向深渊。

※为自创人物

第一章     完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