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新》

刀光剑影下的哭与笑,血色黑夜里的痛灼烧,独自一人逆行在暗潮汹涌风暴,那些停在掌心,的心跳,是否当时相视而笑,最终刺向胸口的那一秒,相爱相杀的全部值得胆肝相照,直到性命终托,到终老--------------茶理理理子《魑魅魍魉》

楔子

现在时间为2005年,威震天率领霸天虎占领了塞伯坦星球,将汽车人驱赶了出去,汽车人在擎天柱的带领下在遥远的地球建立了新的汽车人城,并在赛博坦的两颗卫星上建立了秘密基地,准备从那里夺回他们的母星。

激光鸟离开了赛博坦的大气层,悄悄来到了其中一颗卫星上,记录着主控室里擎天柱的一举一动:

“铁皮,立刻向我报道。”

“每当我盯着监视器的时候,大哥。我的电路就在嗞嗞作响,我们什么时候去收拾那帮霸天虎混蛋?”铁皮气势雄雄地朝着空气挥出了自己的铁拳。

“我想让你专门到地球的汽车人城去一趟。”

“可是,大哥……”铁皮对擎天柱的指令并不满意,可他话还未说完,擎天柱便打断了他:“听着,铁皮。我们没有足够的能量块发动全面的攻击,去准备起飞。”

“你们的日子屈指可数了,霸天虎小子们。”铁皮说着,便从座位上起身前往飞船。

“五!”

“四!”

“三!”

“二!”

“一!”

“发射!”

在飞过山一声声的倒数当中,飞船的引擎喷射出炽热的火焰,成功发射!

“现在,我们需要的就是一点儿能量以及好远。”擎天柱目送着飞船消失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激光鸟记录完毕这些重要信息,朝着赛博坦上的霸天虎基地出发。

声波和震荡波并肩站在霸天虎基地的门口,激光鸟从一个不起眼的小黑点逐渐放大放大再放大,“激光鸟回来了,威震天。”震荡波和声波的目光随着激光鸟落在威震天身上,“欢迎回来,激光鸟。”威震天高兴地伸出自己的手臂迎接激光鸟,激光鸟便落在他的手臂上,威震天相信激光鸟这个称职的侦查员一定带回来了自己想要的,“不像我的某些部下,你从不让我失望。”威震天说着将目光投在一旁的红蜘蛛身上,红蜘蛛仿佛有感应似的转过了身,目光也看向威震天,黑色的面甲上明显对威震天刚才所指的“某些部下”的评价而感到不满,但是他没有顶嘴,不然自己会因为这句话而白挨一顿暴打和辱骂,这笔交易可不划算。“声波,看看激光鸟发现了什么。”激光鸟变回磁带,“遵命,威震天。”声波发出冰冷的电子音,变为录音机收回激光鸟,连接上了电脑接口,激光鸟记录的一切都显示在了电脑的屏幕上。

“以及好运。”当听到这句话时,威震天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地笑容,凡是在场的霸天虎成员都知道此时的“破坏大帝”在密谋着什么。

“你的运气好得超乎想象,擎天柱。”

                       ------------------

飞往地球的飞船在宇宙的平稳的行驶着,一切都平安无事。突然,飞船猛地震动了一下,驾驶位置上的汽车人立即随声望去。只见飞船的侧部暴起一阵浓厚的烟雾,飞船外围的铁皮被炸得四分五裂,威震天扯开藕断丝连的线路,率领霸天虎强行闯入飞船。“威震天!”一名汽车人惊讶地从座位上慌忙站起来,“是霸天虎!”

“去死吧!汽车人!”威震天大声说出自己的宣言,变形为P-38式手枪,离威震天最近的红蜘蛛接过手枪,朝着那个带头送死的汽车人射击,“砰!” “砰!” “砰!”几声枪响,那个汽车人的胸膛被击穿了,冒出阵阵硝烟,红蜘蛛又将枪口对准了其他汽车人,“嗖!” “嗖!”一个白色的汽车人举起了按在手臂上的武器反击,红蜘蛛底身躲开了攻击,发射出的子弹全都击中了飞船的钢板,挖地虎的一名成员朝那个汽车人打了好几枪,那名汽车人应声倒地不起,硝烟将他的遗体吞噬。剩下两名汽车人连忙反击,黄色的激光和紫色的激光交错着,霸天虎的成员各找了掩护体掩护,那两名剩下的汽车人战士虽然勇敢,但还是寡不敌众,“砰!” “砰!” “砰!”红蜘蛛射穿了那两名汽车人战士的机体,那两名汽车人同他们的伙伴一样,倒下在了霸天虎的攻击之下。既然胜利的天平倒向了霸天虎这边,威震天便解除了载具模式,自大地说:“这简直太容易了,红蜘蛛。”作为霸天虎的二把手,红蜘蛛清楚这时候的威震天是需要称赞的,便略带讨好地赞赏处于胜利之中的威震天:“当然容易了,强大的威震天,这比进攻汽车人的卫星基地容易多了。”他说话间,闹翻天、声波等霸天虎成员顶替了驾驶员的位置,轻松夺取了飞船的主控权。

“那对我们才是真正的威胁。”红蜘蛛同威震天并排站在一起,“红蜘蛛,你这个白痴。”威震天脱口而出,对于这种话,他是从来不多加思考的。威震天绕过汽车人的遗体朝着船头走了过去,霸天虎成员的目光也全部到了聚焦在他们领袖身上,“我们在汽车人的飞船里,可以躲过他们的预警系统,一旦我们摧毁了汽车人城,汽车人将被彻底征服!”

“不!”一名还残留有一口气的汽车人发出最后的抗议,抱住了威震天的腿,“多么徒劳的英雄壮举啊。”威震天不由得感叹,他手臂上的炮管对准了那个汽车人的头部,“轰!”一团蘑菇云暴起,那个汽车人被彻底的轰成了碎片,飞船则继续若无其事地朝地球行驶。没有任何汽车人知道这艘飞船里曾经发生过一场短暂的屠杀,飞船内的汽车人全都无一幸免,没有汽车人知道飞船里的乘客不是善良的伙伴而是凶狠残暴的敌人,没有汽车人知道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向自己一步一步逼近。霸天虎的成员驾驶着这艘飞船准备去地球进行下一场更血腥的屠杀。

                         ------------------

眺望山的景色是很宜人的,鱼儿从水面越出来,溅起一阵水花和涟漪,周围绿意昂然,从水面上凸起的小山包好似一颗颗绿宝石点缀着清澈明朗的湖水,洁白无瑕的云朵为“绿宝石”陪衬,那小山包又好像绿色的绸缎,绵延着伸向远方。这难道不是一个理想的境界吗?热破和丹尼尔趁着难得一见的美景,坐在湖泊旁悠闲地垂钓。

丹尼尔口袋里的仪器探测到有汽车人飞船接近,他开心得立即放下了鱼竿,和热破一起去眺望台迎接伙伴的到来,哪知飞船上的根本不是伙伴!而是霸天虎!

战争渐渐拉开了序幕。

“轰!” 热破击穿了飞船。霸天虎战士从飞船里鱼贯而出,“进攻!”威震天大声下令,一炮轰毁了眺望台,巨大的石块倾泻而下,F-15小队和尖头部队快速变形,发挥空中优势。眺望台上的热破和丹尼尔降落到了眺望台下方的岩石上,索性没有受伤,但霸天虎很快就找上了门,“来!倒下吧!汽车人小子!一名霸天虎战士狂妄地说道,快速变形为坦克瞄准了热破和丹尼尔,好在杯子即使赶到,本来瞄准热破和丹尼尔的炮管不幸瞄准了另一个倒霉熊霸天虎士兵,“轰!”那名倒霉的霸天虎士兵被击落下来,第一个做了这场战争的炮灰,还砸翻了自己的队友,“轰!”红蜘蛛挨着地面和热破、杯子擦肩而过,对准热破和杯子进行轰炸,现在的形式对他们十分不利,更何况丹尼尔还在这里。两名汽车人快速变形朝汽车人城一路狂奔。

远处的汽车人城冒起了阵阵滚滚的浓烟,霸天虎利用空中优势对汽车人城进行轮番轰炸,“嗖!”红蜘蛛以极快的速度下降,朝通天晓等汽车人战士投下一枚导弹,受到爆炸后四处扩散的热浪的影响,汽车人战士们被这股热浪击飞出去好几米远。

在通天晓的指挥下,阿尔茜和弹簧去操纵汽车人城变形,录音机和感知器去通知擎天柱救援,啰嗦则去提醒城内其他的汽车人战士。

“可怜的傻瓜们!”红蜘蛛降低高度,对准了地面上的阿尔茜和弹簧发出疯狂的进攻,坚硬的地面被他轰碎,无奈阿尔茜和弹簧无法飞行,只能任由天空中的霸天虎割宰,“你们无路可逃了!”

阿尔茜和弹簧躲进了汽车人城,红蜘蛛头顶的钢板开始下降合拢,红蜘蛛急忙飞了出去,可还是晚了一秒,红蜘蛛的脚不幸被夹住了,而外层两块更巨大的钢板正在快速合拢,要是不及时逃出来,自己就会被夹成碎,他红蜘蛛可不想就这么英年早逝!“噢,我的脚!”红蜘蛛一边抱怨一边朝地面开了一枪,总算是赶在被夹成碎片之前逃了出来。

汽车人城快速变形,高楼大厦全部分裂成一块一块的,藏在里面的武器也露了出来,威震天对着钢铁做的门轰了几炮,却还是完好无损,“破坏他们的防护层!”威震天一声令下,两只机器昆虫立即过去将铁门轻松咬了个大洞,而后赶到的热破和杯子则直接从他们的身上碾压了过去,待他们进去后,内部的铁门迅速合并。

“嗖!” “嗖!” “嗖!” “轰!” “轰!” “轰!”

紫色的激光不断朝汽车人城攻击,录音机向远在塞伯坦的擎天柱发出求救信号。

“声波,破坏他们的通讯系统!”

“轰隆隆,迷乱,机器狗,蝙蝠精,准备行动,执行任务:破坏通讯。”

轰隆隆、迷乱、机器狗、蝙蝠精直接拆毁了用来通讯的卫星,“首先我们杂碎果壳,”轰隆隆举起了自己的工业锤,“然后砸烂里面的果仁儿!”锤击着自己脚下的玻璃,薄弱的玻璃很快就支撑不住了,碎得满地都是,轰隆隆、迷乱、机器狗、蝙蝠精进入到内部和录音机还有感知器打了起来,录音机也派出自己的磁带部队作战。

“门边的霸天虎,天上的霸天虎,墙上的霸天虎,霸天虎霸天虎霸天虎!干掉了墙上的霸天虎,天上还有,打中了天上的霸天虎,门边还有,没完没了了!”啰嗦一边抱怨一边在几个窗口之前来回折腾。

“挖地虎,组合,进攻!准备进行毁灭!”

挖地虎组合成大力神,一巴掌拍烂了汽车人的防御装置,朝着汽车人城的大门狠狠挥出自己的铁拳,大力神的拳头十分有力,才攻击了几下,汽车人城的大门很快就凹了下去,“轰!”汽车人朝大力神发射出一枚导弹,烟雾暂时吞没了大力神,谁知道他根本没事,毫无痛觉地继续撕扯着汽车人城的大门,汽车人又发射出几枚导弹,除大力神外,其余的霸天虎都被炸飞了出去。大力神终于将汽车人城的大门扯了下来,并朝发射导弹的位置抛了过去。

“轰!”

黄色的激光和紫色的激光交错得越来越频繁,硝烟肆无忌惮的弥漫着,火光笼罩了整个汽车人城!“他们的放线已经崩溃!让我们再度展开屠杀吧!”大力神扯开了最后一扇铁门,威震天刚举起武器准备启动,一艘飞船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内,是他的死对头擎天柱来了!

“机械恐龙,阻止大力神!”

“我,钢索,喜欢挑战!”钢索带头从飞船上跳了下去,剩余的三只机械恐龙也跟在他的后头,四只机械恐龙同大力神扭打在一起。

“必须阻止威震天,不惜一切代价!”擎天柱变为大卡车快速朝汽车人城进发,一路上撞倒了好几个霸天虎战士,手忙脚乱的霸天虎战士们稳住了阵脚,向擎天柱发动最猛烈的攻击,擎天柱解除载具形态,击倒了好几个霸天虎士兵。

“擎天柱!”威震天有点惊讶。

“一个人将站起来,另一个人就将倒下。”

“为什么你要如此轻视自己的生命?”

“这个问题正是你该问自己的,威震天!”

“不!我会亲手把你砸烂!”威震天朝擎天柱扑了过去,撞翻了擎天柱,擎天柱奋力将威震天推了出去,威震天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重重地砸在后方的钢板上,将后方的钢板砸的稀巴烂。他顺手抄起手边的一块锋利的碎片向擎天柱用力投了过去,碎片刺中了擎天柱的腰部,擎天柱被这股冲力逼得倒退了几步,威震天抓住这个机会朝擎天柱开炮,擎天柱躲过了这一击,向威震天冲了过去,威震天再打出一炮,还是被擎天柱躲了过去,擎天柱双手摁住威震天的肩头,将他推了出去。威震天砸烂了身后的墙壁,抄起一把能量剑挥舞着朝擎天柱刺去,在擎天柱原本就受伤的部位又狠狠划了一道。威震天的高高跃起,将手中的能量剑刺向擎天柱的面甲,擎天柱对准了威震天的面甲就是一拳,威震天被这股冲力逼得摔倒在地,可他绝对不会给擎天柱任何机会,一腿向擎天柱扫了过去,擎天柱闪开了,威震天接着起来的机会对着擎天柱的胸膛狠狠踹了一脚,擎天柱被踹翻了,但他迅速的爬了起来,试图将威震天扳倒,威震天借此机会将擎天柱推翻,“我要挖出你的视觉电路!”威震天说着,一只手伸向了擎天柱的光学境。擎天柱抓住威震天的手,用力推开,让它远离自己的光学境,然后奋力把威震天甩了出去。

“砰!”

威震天的机体擦着地面而过,引起阵阵火花。

擎天柱拾起一旁的手枪朝威震天走去,在离威震天几米远的位置停下来,然后举起手枪,他要亲手解决了这个“破坏大帝”。

威震天爬了起来,目光看到了离自己不远处有一把枪,他看看擎天柱,又看看手枪,很快心生一计,冰冷的面孔上立刻换上了一副央求般的神色,假装向擎天柱求饶道:“等等,擎天柱大哥!仁慈一点,我求你!”

“你,一个没有仁慈之心的人。现在却乞求别人仁慈?我想你简直是由“苛刻”组装的。”擎天柱并不怎么相信威震天,他这双手从四百万年前到现在,沾染了多少汽车人的血液啊!如此残暴凶狠之徒,怎么可能会真心向他人求饶?擎天柱说话间,威震天逐渐向那把手枪靠近,正当威震天握住那把手枪时,“不,你不能这样,威震天!”热破突然赶到,扑倒了威震天。

“快闪开,热破!”

热破当然不是威震天的对手,仅是眨眼之间,威震天就推开了热破,并掐住了热破的颈部,朝着擎天柱的伤口开枪,擎天柱节节退后,“倒下,倒下吧!”威震天不间断地朝擎天柱射击,他可不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砰!砰!砰!砰!擎天柱毫无反击的机会,手中的枪支被打掉了,身上也多了许多伤口,冒着硝烟,威震天把热破扔到一边,枪口对准了虚弱的擎天柱,他受伤的面甲上显示出无比的自信:“我一直在等待着这个不朽的时刻,都结束了,擎天柱。”

“绝不!”擎天柱情急之下抱住双拳,照着威震天的胸膛猛捶过去,这一拳估计擎天柱用了全身的力量,威震天胸膛前的装甲破碎,被捶飞出很远,从破裂的平台上一路砸到了最低端,动弹不得。

红蜘蛛、声波和一名挖地虎成员凑到了身受重伤的威震天身旁,“你感觉如何?“强大的”威震天?”红蜘蛛嘲讽着曾经的“破坏大帝”,照着威震天狠踢了一脚,然后转身就走,“大火车,变形,带我们离开这。”

“不要丢下我,声波。”威震天无力地抬起头,向声波求助。

“遵命,威震天。”声波带着威震天穿越枪林弹雨,轰隆隆抱着威震天的炮管紧跟在声波后面登上飞船。

“大火车,起飞!”

嗖!

                     -------------------

“必须减轻重量,否则我们永远也回不了赛博特恩!”大火车在宇宙中歪歪扭扭的行驶着。

“霸天虎的伙计们!”红蜘蛛发话道,“大火车要求我们减轻负担。”

“我说,这个场合只能是强者生存。”一名挖地虎成员说道。

“有赞成的吗?”

“赞成!”战斗中没有损伤的霸天虎成员有力地大喊。

“那反对的呢?”

“反对。”受到重创的霸天虎成员无力的抗议,然而这是徒劳的,就算没有人赞成这个提议,他们还是会被无情的扔下飞船。

“赞成通过。”红蜘蛛说出了自己的裁决,带头驱赶惨遭重创的霸天虎成员,剩下的霸天虎成员也跟着红蜘蛛一起起哄,谁都想在这个场合活下去,弱者只能无奈的被淘汰,成为牺牲品,“快点,把机会让给别人吧!” “兄弟们!不要这样!”受伤的霸天虎成员无力的求饶,可这只是徒劳,他们还是被扔下了飞船。

在霸天虎成员的目睹之下,红蜘蛛抱着威震天走到了门口前,阴险在他的面甲上流露着:“哦,我真不忍心这么做。”

威震天努力抬起头:“等等!我还能动!”

“打个赌吧。”红蜘蛛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威震天也抛下了飞船,他等着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红蜘蛛!”伴着一声怒吼,威震天消失在众霸天虎的视线当中,红蜘蛛的脸上流露着洋洋的得意。

被扔下飞船的霸天虎随着宇宙中的气流漂流着,“威震天。” “威震天。” 宇宙大帝吸引着受伤的霸天虎成员来到自己的身边,他发出的光芒和气流太过强烈,刺得威震天睁不开光学境,还被吹了出去,威震天用尽全身的力量死死地扒住黄色的钢板,溅起一阵劈哩叭啦的火花和一阵刺耳的声音,留下两道焦黑的痕迹,“欢迎你,威震天。”

威震天站了起来:“谁……谁在说话?”

“是我,我是宇宙大帝。”又一股强大的气流喷出,威震天又被逼得飞出去好远。

“你想怎么样?”

“我把你召集到这里来有一个目的。”

“没人能召集我威震天。”即使身受重伤,即使被红蜘蛛抛弃,威震天之前霸气仍旧不减。

“那么很荣幸我是第一个。”

“谈谈你的交易。”

“这是我的命令。我要你去消灭汽车人的领导模块,它是”唯一能够阻挡我的东西。”宇宙大帝发出更强大的气流和更刺眼的光芒,威震天的光学境又无法睁开,干脆索性用手挡住了光学境,被吹飞出一大段距离,“那你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我已经亲手把擎天柱给砸烂了。”

“别吹牛了。”

“问题是擎天柱确实已经死了,领导模块也和他一起完蛋了。”

“不,问题是你是一个白痴。领导模块已经传给了汽车人的新首领,通天晓。为我消灭他。”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讨价还价的样子令人厌恶。不过,好吧,我会给你一个新身体,还有一群供你调遣的新部下。”

“还有呢?”威震天对这笔交易还未满意。

“仅此而已!你现在属于我。”

“我不属于任何人!”

“或许我看错你了。那么,继续你的湮灭之旅吧。”

“不!我接受你的条件!我接受!”受到求生欲望的影响,威震天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宇宙大帝提出的条件。

“非常好。”宇宙大帝对此非常满意,一股全新的力量汇入威震天和受伤的霸天虎成员的体内,从此刻起威震天不再是威震天了,而是霸天虎第二任首领惊破天!闹翻天和惊天雷也被分别改造为瘟疫和狂飙,此外,宇宙大帝还给了惊破天一艘新的飞船,“去消灭领导模块。”这是宇宙大帝的命令,也是惊破天的任务。

                 --------------------

此时的赛博坦正在举办一场隆重的加冕仪式,威震天一死,霸天虎群龙无首,犹如散沙一盘,自然需要一个新的领袖,而红蜘蛛为此做出了不少努力,他的帝王梦也在此成真,挖地虎演奏着庆祝的旋律,红蜘蛛却并不满意:“与这仪式的旋律融洽一些!”

挖地虎停止了演奏,一头雾水地看看对方,愣了一会再次演奏,这一次,红蜘蛛的态度更加恶掠,干脆炸毁了演奏的乐器,强行停止演奏。

当红蜘蛛带上金光闪闪的皇冠时,可谓是他这漫长的一生中最具有荣誉的时刻,英俊帅气的黑色面甲上写满了骄傲,可惜一份来之不易的荣耀是如此之短暂,短暂到红蜘蛛还不及享受,仿佛昙花一现,如梦一场:“我的霸天虎伙计们,作为你们的新头儿,我……”红蜘蛛的演讲才开了个头,一艘不请自来的飞船打断了这神圣的时刻,“谁打断了我的加冕仪式?”红蜘蛛脾气暴躁地厉声质问。

“加冕仪式,红蜘蛛?真是一个蹩脚的喜剧。”

“威震天,是你吗?”

“给你一个提示。”惊破天变为载具模式,一炮轰碎了红蜘蛛,红蜘蛛就是连尖叫的机会都没有,就化为了宇宙的尘埃,随风飘散,“咣当”一声,那顶才刚刚沐浴着无限光辉的皇冠掉在地上,被惊破天一脚踩了个稀巴烂……威震天猛地睁开光学境,从充电床上坐起,这已经是第几次梦到同样的场景了?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威震天抬头看着专门定制的玻璃柜里存放的那个破碎的皇冠,仿佛还散发着几百万年以前的无限光芒。不同的是,那个小叛徒早就不在了,也许连机体都风化了,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不仅是那个小叛徒,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人还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世上,曾经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直化作了说不尽的思念和回忆。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