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

我不再迷茫,思念是唯一的行囊,满天的星光,有一颗是你的愿望,前方的路不再孤单漫长,天空下你我不再守望,轻声歌唱,在我身旁-------------白挺《你从未离去》

(6)

红蜘蛛被关进了审问室,他的双手被死死地拷住了。

审问室里空无一机,只有头顶上微弱的灯光,整个审问室里静悄悄的,红蜘蛛双目无神地注视着对面冰冷的墙壁。他早就绝望了。吱呀一声,审问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位看上去是工作人员的TF走了进来,红蜘蛛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拿记录本和笔,看来不是来审问自己的,那他要么就是传话的,要么就是来宣布对自己的裁决的,(哼,既然早就知道会是死刑,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把自己送来这里呢?直接就地除死不是更好吗?)红蜘蛛轻轻地“哼”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目光重新回到冰冷的墙壁上。

“待会威震天大人会来亲自审问你。”那个TF简单地说了一句,就出去了。

威震天一定会来的。红蜘蛛早就料到了。

大约半小时过后,审问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一个高大的银白色机体走了进来。

“红蜘蛛,几百万年了。”威震天抓住红蜘蛛的下巴,强行将红蜘蛛的脸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没想到,只剩下你和我了。”

“杀了我,不然你会后悔的。”红蜘蛛想打开威震天的手,无奈双手被拷住了,无法动弹,“你个老炉渣,下地狱去。”

威震天解开了囚禁红蜘蛛双手的枷锁,然后将自己双手覆盖在红蜘蛛的双手上,红蜘蛛立即警觉了起来:“老炉渣你想干什么!把你的手放开!”

“红蜘蛛,”威震天慢慢压了下来,发声器靠近红蜘蛛的音频接收器,声音无比温柔:“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我们还需要互相为敌吗?你不觉得再这样下去只是纯属在浪费时间吗?”

太近了!实在是太近了!红蜘蛛觉得自己面甲发烫,他将脸转了过去:“浪费时间?我不惜浪费几百万年的去杀死你,这对我来说只是家常便饭而已。”

“你的野心和你一样愚蠢。”威震天叹了口气,“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聊吗?”

“任何事情都比你这个老铁桶头要有趣多了。”红蜘蛛想挣开威震天的手,不料却被握的更紧。

威震天紧紧抓着红蜘蛛的双手:“我很后悔,后悔杀死你,后悔没能紧紧地抓住你。别再离开我了。”威震天说着,吻住了红蜘蛛的唇。

这个老铁桶头会后悔?他可是破坏大帝啊!红蜘蛛的火种源提醒着自己,但威震天温柔的语言和动作如同纯高一般,让红蜘蛛陶醉着,无法自拔。

“答应我,别离开我好吗?别丢下我好吗?”威震天摩挲着红蜘蛛的颈部路线,放开红蜘蛛的双手,紧紧地搂住红蜘蛛的腰部,然后抬起头,轻轻地咬住了红蜘蛛的下唇。

“嗯。”红蜘蛛点点头,也不自觉地抱住了威震天,尽管自己的火种源一直在提醒着自己不能这样,但红蜘蛛完全无视了来自火种源的提醒。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爱威震天。

威震天的一只手滑到了红蜘蛛的座舱前,罩在座舱前的玻璃已经破碎,威震天的手肆无忌惮地进入了红蜘蛛的体内,护住火种仓的机甲自动变形退开,一颗金色的火种暴露在威震天的眼前。

“真迷人。”威震天敞开自己的胸甲,另一颗火种慢慢地靠近那颗金色的火种,两颗火种融合的那一刻,过去的争吵以及仇恨已经不是阻碍了。

“威震天,”红蜘蛛靠近威震天的嘴唇,“我爱你。”

“我也爱你。”威震天吻住了红蜘蛛的唇。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