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无剧情

昧着我的良心满足老司机想看拆的欲望--------------

红蜘蛛的光学境惊恐地盯着威震天,慢慢地后退,直到机体碰到了冰冷的墙壁,他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自己已经被威震天逼到死角了。红蜘蛛知道威震天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过错,平时自己篡位就已经让威震天的感到不满,而这次因为自己的过错而放跑了擎天柱,这个老铁桶头怎么会放过自己?他可不敢保证自己被威震天暴打一顿后还会在再生仓里重新上线。

“红蜘蛛,”威震天开口了,语言里却听不出明显的喜怒哀乐,“你很清楚你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威震天大人。”红蜘蛛做出一副求饶的样子,“请您宽恕我的过错,我向您保证!下次一定不会再出差错!”

“你觉得你还会有下次吗?”威震天抓住了红蜘蛛的手臂,举过头顶,摁在墙上,红蜘蛛不安地看着威震天面甲上邪魅地笑容越来越靠近自己,“要是我心情好了,你就不用再去再生仓了。”

红蜘蛛猛地倒吸一口冷气,他也不管后果会如何,直接破口大骂:“威震天你这个老炉渣!你这个变态!你他妈放开老子!你以为你是谁!我叫你给我放开!放开!你他妈逼是聋了吗?”

“那也得等我心情好了再说。”威震天快速吻上并撬开了红蜘蛛的唇,金属舌头入侵了红蜘蛛的口腔,并牢牢勾住了红蜘蛛那不安分的舌头,同时一只手抓住红蜘蛛的双手,而另一只手顺着红蜘蛛那对薄薄的诱人的机翼一路下滑,来到红蜘蛛的双腿之间。

威震天打开了红蜘蛛的对接板,红蜘蛛拼命地挣扎着,努力想逃脱威震天过分热情的怀抱,威震天的手加大了力度,红蜘蛛被迫停止了挣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威震天的手指像个探索位置领域的孩子般一点一点深入自己的体内。

剧烈的疼痛猛然袭来,红蜘蛛的双腿疼得时不时向上抽搐着,他很想尖叫,无奈自己的唇被威震天死死地锁住了,只得把这种说不出的痛苦憋在心里,清洁液从他的光学境里流了出来。

柔软而窄小的对接通道讨好般包裹着伸入体内的异物,顺从着那并不温柔的动作分泌出粘稠的润滑液,顺着红蜘蛛的大腿根划了下来,此时威震天终于放开了红蜘蛛的唇,红蜘蛛却并没有发出痛苦的尖叫,而是大口大口地粗喘着气。威震天的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这个小叛徒,他轻轻噬咬着红蜘蛛的颈部路线,享受着红蜘蛛发出的喘息声。

“求求你……主人……”红蜘蛛的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求饶声,他只能试着求暴君别再折磨自己,“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你认为我会这么做吗?”威震天放开了禁锢红蜘蛛双手的手,搂住了红蜘蛛的纤细的腰。红蜘蛛的双手得到了宝贵的自由,却没有推开威震天的机体,而是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威震天,“你不是挺享受的吗?”

手指越发深入红蜘蛛的体内,红蜘蛛已经忽略了“体温超高”等警告,而是配合着威震天粗鲁的动作,是时候该好好享用美食了,威震天抽出红蜘蛛体内的手指,将输油管扎入红蜘蛛体内。

输油管明显比对接口大了一圈,对接口猛地缩紧了,能量液混合着润滑油从受伤的部位滴下。对接通道背填满了,红蜘蛛的喘息声也渐渐停了下来,威震天温柔地吻了一下红蜘蛛的面甲,“下一次注意,别再犯这些愚蠢的错误了。”

“嗯。”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