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

我不在迷茫,思念是唯一的行囊,满天的星光,有一颗是你的愿望,前方的路不再孤单漫长,天空下你我不再守望,轻声歌唱,在我身旁------------白挺《你从未离去》

(5)

威震天遭到刺杀的消息很快就像瘟疫一般在整个赛博坦传开了,整个塞伯坦闹得机心惶惶终日不安,大街小巷全是全副武装的巡逻队,通缉令很快就下达了,悬赏五百万赛币,红蜘蛛曾经工作的单位被查封了,中央政府大楼门前日日夜夜有一支精英队在把守,走廊里更是布满了守卫,安保系统重新翻新,密码再次加密,红外线激光时时刻刻锁定着每一个角落,就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然而对于这次刺杀,威震天却不以为然,面对记者的采访,威震天依然镇定自若,仿佛这件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与自己毫无关系。在几百万年前的今天,他可是堂堂的卡隆角斗场之王,是堂堂霸天虎的领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比这血腥暴力的他见过的多了去了!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连以往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况且对于那个“神秘”的刺杀者,威震天已经确认了他是谁------------红蜘蛛!除了那个叛徒,没有谁有如此本事和胆量,真没想到,这个小叛徒还活着。红蜘蛛啊红蜘蛛,威震天拖住了自己的下巴,露出那种令人感到恐怖的笑容,几百万年了,你还是栽在了我的手上了。

几百万年了,你的野心还是一点也没变,愚蠢也是,我很期待再次见到你。

------------------

轰!轰!轰

F-15战斗机小队从空中投下几枚导弹,那些没来得及逃跑的倒霉的汽车人被轰成了碎片,能量液和破碎的机体四溅,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在天际,“谁让你们不会飞呢?!”闹翻天得意洋洋的嘲笑着被轰中的汽车人,他鄙视任何一切会不飞的东西,“闹闹你认真点,这可不是战争学院里的模拟实战。”惊天雷“友情”提示道。

“得了!”红蜘蛛发话了,“闹闹说的没错,这个世界天生就属于强者!”红蜘蛛瞄准了几个汽车人一通扫射,那几个汽车人的火种仓被打得像地球上的蜂窝煤,布满了子弹的穿孔。

地面上的汽车人发觉了天空中的F-15战斗机小队,立即朝天空发射炮弹,F-15战斗机小队灵活地躲过了这些炮弹,绕着摩天大楼飞行了一圈,朝着目标地面上的开火。

轰!轰!轰!轰!

一团又一团的蘑菇云爆起,那些汽车人被轰成了碎片,“请求支援!请求支援!”红蜘蛛收到一条求救信号,“又有事情可干了。”红蜘蛛不怀好意的笑了,调头朝两位领袖的战场飞去。

一个汽车人悄悄绕到威震天的身后,伸出镭射枪对准了他的火种仓,就在那千均一发之际,红蜘蛛抢先一步发射了一枚导弹,穿透了那个汽车人的火种仓……

红蜘蛛睁开睡意朦胧的光学境,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总是想起霸天虎和汽车人打内战时的往事。

他已经在这个废弃的化学工厂里躲了好几天了,每天都能听到飞行兵从上空巡逻经过时轰隆隆的声音,每天都有部队到这里进行地毯式的搜查,好在自己躲在一个隐秘的地下仓库里,才侥幸逃过一劫,可这样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的,红蜘蛛觉得自己都快要变成神经质了,记得有一次自己实在扛不住打起了瞌睡,正当自己昏昏沉沉的时候,猛地听见一阵脚步声,红蜘蛛吓得一惊,当自己睁开眼时,才发现只是虚惊一场。继续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被逼疯的。

失去机翼和身上伤痕带来的痛苦已经停止了,能量液也已经凝固,红蜘蛛决定动身离开这里。氖射线和镭射枪都没有受到损伤,还可以使用,身上还有一两枚导弹和一些定时炸弹、手榴弹,最基本的自卫能力还是有的,只要保证不被巡逻队发现,自己绝对会很安全。

下定了决心,红蜘蛛用手撑住地面,站了起来。虽然站的有些不稳,但红蜘蛛还是坚持走出了化学工厂。“嗖--------”天空飞过一队巡逻兵,红蜘蛛慌忙找了一个掩护,巡逻兵在化学工厂的上空来来回回巡视了好几圈后才离去,巡逻兵一离去,红蜘蛛便快速转移到下一个掩护点。

哪知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快!快!发现目标!”红蜘蛛不慎被一群巡逻兵发现了,红蜘蛛知道自己不是巡逻兵的对手,扭头就跑。

巡逻兵追了上来,“嗖嗖嗖”红色的激光密集得像雨点,擦过红蜘蛛的机体,要是自己的右翼还在,自己就可以利用空中优势压制对手,唉!红蜘蛛转过半边身体,氖射线精准无误地击中了好几个巡逻兵。

“嗖嗖嗖”,“嗖嗖嗖”。

双方的战火越来越激烈,紫色的激光和红色的激光交错着,红蜘蛛的右臂被击中了,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他躲到了掩护体的后面,一边攻击一边向后撤离,对面的巡逻兵陆陆续续的倒下了,“请求总部支援!”通讯兵向总部发出了求救信号,然后立即投入战斗当中。

红蜘蛛将一枚手榴弹扔出好远,轰!离的比较近七八名士兵被炸出几十米远,能量液流了一地,虽然受了很严重的伤,但索性没有威胁到性命。“该死的!”一名士兵愤怒的骂道,不顾队长的阻拦就发射了一枚杀伤性的导弹。霎时间只见火花四溅,一片浓浓的硝烟弥漫开来,红蜘蛛的掩护点被炸成了一堆废铁,“快!快!快去看看!”侦查小队的队长突击指挥部分队员去照顾伤员,然后带领剩下的队员去察看掩藏点。

掩藏点布满了各种碎渣,但却没有看到红蜘蛛的机体,只有一条能量液流成的小路,好像在给侦查小队指引方向,“看开他往那逃了。”突击带领着队员顺着能量液的痕迹追了上去。

“呼--------呼--------”红蜘蛛强忍着伤口带来的剧烈的疼痛,马不停蹄地努力朝前“跑”,他知道追兵很快就会追上来。红蜘蛛并不害怕赛博坦的死刑,因为他曾经就品尝过死亡的滋味,那种感觉并不是很好,但他还是接受了死亡,也是因为这次,他发现自己的火种可以不死不灭,也不知道是不是普神可怜自己,“给予”了自己不死不灭的火种,自己的机体死亡后还可以附身在其它TF的机体上继续给威震天这个老铁桶头制造麻烦。他向普神发过誓,只要他红蜘蛛不死,他就会一直给威震天制造麻烦,比起死亡,令他真正感到害怕的是再次见到威震天,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自主害怕,威震天的身上总有一股莫名的气息令自己感到不安和恐惧。

“射击!”突击追了上来,红色的激光密密麻麻地朝红蜘蛛射来,红蜘蛛在之前的战斗中机体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体力也损耗极大,所剩的火药也不多了,不够他撑过这一关。战斗持续了将近半小时过后,红蜘蛛被侦查小队成功捕获,从黑市买来的火药被全部缴获,氖射线被卸了下来,解除了武器装备,双手被强化手铐锁死,此时的红蜘蛛早就没有了还手的能力。

被突击亲手压上了运囚车,“你可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想要去刺杀威震天大人,我想你十分清楚你这么做的下场,你肯定是脑回路错乱了,神经系统不正常了,竟然会干出这种傻事。”突击嘲讽地说,“用你的话来说,我已经神经错乱很多年了,傻事也做了很多年了。”红蜘蛛平平淡淡地回答,丝毫没有那种恐惧感,从被捕获的那一刻起,他就充满了绝望,红蜘蛛知道等待自己的不仅仅只是赛博坦的死刑,“我杀了那个老铁桶头那么多年,杀了他那么多次,从几百万年前战争开始到几百万年后战争结束那么多年,每次我以为他火种源回归的时候他总是会奇迹般的复活,那么多年了,我终究还是没能杀掉他。你说,这是不是普神的恶作剧?如果真是恶作剧,那么这个可真是恶作剧玩大了。”

突击觉得星啸真是神经错乱了,彻底无药可救了,就算是普神本人也救不了他了,但突击还是说了一句:“星啸,你好好的在自己的岗位工作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比上绝路呢?”

红蜘蛛淡淡地说道:“我不叫星啸,我把自己逼上绝路很多次了,这次也不例外。”红蜘蛛的话音刚落,运囚车的后备箱就关闭了,朝着监狱开往。

-----------------

“威震天大人。”一名工作人员十分有礼貌地敲了敲威震天工作室的门,然后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

“什么事?”

“那位刺杀者被侦查小队逮捕归案了,现在正在送往监狱,您的命令是?”

“将他送到审问室。我要亲自去审问他。”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