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

日出的幻景,再次感觉到你,风送来你的呼吸,月色倒映着惊喜,原来你从未离去,默默守护在这里,无声无息,如影随行-----------白挺《你从未离去》

(4)

红蜘蛛没有想到,追兵那么快就追了上来。几乎是在自己离开中央政府大楼一秒钟之后就追了上来,让红蜘蛛感到欣慰的是威震天没有追上来,这对于他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身为曾经的霸天虎副手,对付这些杂兵对于他来说绰绰有余了。

红蜘蛛在高空中连续翻了几个滚,冲入一片厚厚的云层当中,又快速绕到几个飞行兵的背后朝他们发射氖射线,被击中的飞行兵立即失去了行动能力,从高空中坠落,当然,这摔不死他们。

见自己的队友被击中了,飞在前面的几架战斗机立即调头朝红蜘蛛发射导弹,红蜘蛛灵活躲过这些导弹,然后又发射出氖射线,反应灵敏的躲了过去,反应迟钝的则像前面几个“先锋”那样从高空中坠下。

“呼叫总部!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其中一架战斗机向总部发出呼救信号,下一秒,他就被红蜘蛛给击落了。

不能再在这里跟追兵纠缠不清了。红蜘蛛的火种告诉自己,他将马力开到最大,一下子飞出去好几十米远,试图甩掉那些烦人的苍蝇。可追兵就如同一条尾巴似的,死死地粘在自己的背后,怎么甩也甩不掉,噢!天啊,普神在上,能不能让这些烦人的苍蝇快点从自己眼前消失?

这是不可能,估计普神本人都没有这种能力。

红蜘蛛再一次钻入了云层当中,跟在他身后的战斗机怕他故技重施,后面几架立即调转机头,其中几架则尾随着红蜘蛛冲入了云层当中。

层层叠叠的云层中光线并不好,再加上现在还是夜晚,敌暗我明,飞行兵们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在战场上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都会招来灭顶之灾,没办法,飞行兵们只好将马达降到最慢,在夜空中缓慢的侦查着四周的动向。

刺杀者就躲在他们的身后,并解除了载具形态的模式,黑色的涂装就像是碳基所说的“保护色”为他提供了很好的掩护,但他不可能一直躲在这里的,这层云迟早会散去的。

红蜘蛛缓缓抬起双臂,瞄准了两名飞行兵,消声器消除了发射射线时的声音,准确无误的击落了那倒霉的两名飞行兵,剩下的三架战斗机立即警觉起来,朝氖射线发射的方向发出导弹,红蜘蛛侧身闪开,右侧机翼与一枚导弹擦肩而过,仅有短短的0.1毫米的距离,这可是致命的0.1毫米,若是被击中,红蜘蛛的机翼就会彻底报废,就无法飞行,从这摔下去虽然摔不死自己,但还是难逃一死,好险好险。红蜘蛛不敢多停留一秒钟,立即绕到了飞行兵们的背后,瞄准两个飞行兵发射出氖射线,就在那两架战斗机从高空坠落的同时,最后一架深蓝色的战斗机解除载具形态朝自己猛地扑了过来。

发射氖射线已经来不及了,红蜘蛛只好正面招架对手。一只手抵住了对方挥过来的铁拳,另一只手趁机握成铁拳用力挥了出去,对方也不是纸老虎好欺负,握住了红蜘蛛的铁拳,不相上下。

红蜘蛛推开了对方,狠狠一拳打在了对方的面甲上,这一拳打的可真是狠,对方的面甲有点被打歪了,但他毫不在乎,随机一拳打在红蜘蛛的胸口,但对于曾经整天在枪林弹雨中穿梭过的红蜘蛛来说,这点皮肉之痛算不得什么。红蜘蛛抗下了这一击,一脚踢开了对手,想逃走。没想到对手反应速度极快,抓住了红蜘蛛的脚踝,迅速翻了起来,一拳又是一拳,打在红蜘蛛的面甲上。

能量液从红蜘蛛的嘴角溢出,他有点受伤了,不过并不严重,比起威震天以前生不如死的折磨,这真是小巫见大巫了。红蜘蛛一只手变为镭射枪朝对手发射激光,对手躲开攻击,伸出一把军刀朝红蜘蛛刺来,红蜘蛛侧身闪开,另一只手将一枚微型手榴弹贴在对手的胸膛,砰的一声,对手的胸膛裂开了一条裂缝,密密麻麻的线路清晰可见,可这名称职的战士对这种伤害毫不在乎,在红蜘蛛的面甲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能量液从伤口溢出,顺着红蜘蛛的脸颊滴下来。

红蜘蛛和对手扭打在一起,他的手臂受了伤,能量液滴答滴答的流着,座舱上的玻璃碎了。对手也没好到什么程度,胸膛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脆弱的线路毫无遮掩的露了出来,面部被打得变形,看着都不禁觉得疼。红蜘蛛打开对手的拳头,一只手伸进对方胸膛上的伤口,扯出了对方体内的线路,“噼里啪啦”一阵电光火石,对方不由得发出痛苦的惨叫,红蜘蛛又连忙将几枚微型定时炸弹按在对手的右臂上,三秒过后,砰砰砰几声,一团小小的蘑菇云爆起,对手的右臂整条与机体脱离,完全无法使用。红蜘蛛变为F-16战斗机调头就跑,对手不愧是名铁血战士,抬起还能使用的左臂朝红蜘蛛发射了一枚导弹,然后从高空中坠落。

“嗖”的一声,导弹击中了红蜘蛛的右翼,红蜘蛛的右翼被炸飞了出去,机翼剩下的部分燃烧着一簇熊熊火焰,冒着滚滚浓烟,失去了一边机翼的红蜘蛛无法保持平衡,自然也就无法飞行,不得不从半空中紧急迫降!

红蜘蛛的机体随着一股强大的冲力重重地砸在一处报废的化学工厂上,机体紧擦着地面硬生生地拖出去几十米远,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本来平坦的地面被这股冲力弄得凹凸不平,地面还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受伤的红蜘蛛就倒在这个巨大的坑里,大口大口粗喘着气,下巴和受损的机翼上全是能量液,滴答滴答地往下流。

艰难地用损伤严重的手臂撑住地面,受伤的双腿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呼------呼------”红蜘蛛擦干净了下巴上的能量液,一瘸一拐地从坑底爬出来,看上去像喝醉了似的,仿佛随时会摔倒。红蜘蛛步伐沉重地走进废弃的化学工厂里,躲进一间布满了灰尘和玻璃渣的房间里后,红蜘蛛再也支撑不住,双腿瞬间像棉花一样的软,瘫软在地上。

“该死的!炉渣的!”红蜘蛛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骂道,现在的他完全可以用“凶神恶煞”这个词来形容了,“威震天你这个老铁桶头你给我等着!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普神在上!我已火种源发誓!只要我红蜘蛛还活着!就一定会杀了你!”

-----------------

“快!快!”医务人员手忙脚乱地照料着伤员,有的机翼受严重的损伤,有的失去了一条手臂,还有的两条腿都断裂了,还好没有波及到生命危险。伤的最重失去了一条手臂,面甲变形严重,两条腿断裂,杂乱的线路暴露在空气中,能量液流了一地,只剩下一口气了,需要进行紧急手术缝合,现在已经在去往医院的路上了。

严肃高大的银白色机体走过乱七八糟的战地,穿过忙乱的人群,在一块掉了漆、薄薄的铁皮前停了下来,弯下腰,捡起了那片还在燃烧着的半只机翼,这只机翼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子,涂上去漆已经完全花了,黑色的涂漆下露出一点点的紫色,其余的部分都是占满了灰的白色,威震天擦去剩下的漆,白色的机翼上露出一个紫色的霸天虎标志。

“看来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威震天笑了,不同的是,这个笑容没有了那种昔日的和善,反而令人感到恐惧,他仿佛又变为了几百万年以前的那个杀人不瞎眼的破坏大帝。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