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

日出的幻景,再次感觉到你,风送来你的呼吸,月色倒映着惊喜,原来你从未离去,默默守护在这里,无声无息,如影随行-------------白挺《你从未离去》

(2)

红蜘蛛的脸上洋溢着喜悦之情,昂首挺胸地走向最具权利地演讲台,那对引以为傲的机翼高高的竖起,满载着他的骄傲,作为战争学院毕业生的代表,红蜘蛛真的该好好骄傲一下,今天是属于自己的。今天是红蜘蛛的第二次毕业典礼,不同的是,这次毕业典礼上不会再有TF嘲笑他了,他现在是个真正的战士,不是个科学家。是个值得骄傲的战士。

从科学学院毕业后不久,他就受到了战争学院的通知书。之后便索性放弃了加入地质学研究所的机会,毫不犹豫的去了战争学院。他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在父亲和兄弟面前找回面子,而是为了远离他们,每天的冷眼相待真令红蜘蛛受不了,他可是千千万万个科学学院毕业生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当听到同届毕业生和学弟学妹的赞美时,听到学长天火的称赞时,红蜘蛛真的很感到欣慰,内心的空虚被填补,他渴望得到赞赏渴望多久了?自打他加入科学学院的那一刻起,本来就寡言少语的父亲便不再与他有过任何交流,总是与自己擦肩而过,仿佛自己如同空气一般不存在,无论自己怎样的努力,获得多少奖项,都没有用。为了逃避,红蜘蛛从家里搬到了宿舍楼,认识了惊天雷和闹翻天,他们可不像太阳舞和喷火,只会嘲笑自己,也不像星辰那样冷落自己,惊天雷和闹翻天有时甚至比自己的家人更了解自己,更关心自己。

惊天雷和闹翻天的陪伴真的很温暖,噢,还有天火,虽然天火去了地质学研究所,但他们之间还是有通讯的,毕竟天火是他第一个朋友,尽管父亲并不喜欢他。在战争学院的日子里,红蜘蛛差不多都快要把他的父亲和兄弟给抛到脑后了。

“嗨,”发言结束后,闹翻天顺手递给自己一瓶能量液,“我们尊敬的机长,感觉如何啊?”

“好极了,从来没有那么好过。”红蜘蛛接过能量液,笑着说道。

“我在观众席上看见你的家人了。”惊天雷也凑了过来。

“哦,”红蜘蛛表现得很平淡,其实他们来不来都无所谓了,“这没什么稀奇的,因为我现在不是科学家而是一个战士了。”

闹翻天拍了拍红蜘蛛的肩头,安慰道:“尖叫鬼,别这么沮丧好不好?今天可是属于你的,再说了科学家又怎么了?你从来都没有丢过你家族的脸,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罢了!”

“别叫我尖叫鬼。”红蜘蛛条件反射性地回答。

“小红,你可是你们家族中最值得骄傲的一个,有什么好嘲笑的?”惊天雷也安慰道。

红蜘蛛哼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能量液:“你们先聊,我去和他们打声招呼。”

惊天雷和闹翻天为红蜘蛛感到不安,他们知道红蜘蛛和自己的家人关系并不好。

走到了高大的机体的面前,红蜘蛛什么也没说,只是简单地行了个礼,他本以为他们会无话可说,谁知太阳舞好像不死心似的,有意点燃那根导火线:“小矮子,光从学院毕业了可不行,你还没上过战场,那可算不了真正的战士,只是一个头衔而已。”

“你也没上过战场。”红蜘蛛提醒道,“还有,我不是小矮子。”

“可是我即将要上战场。”对于这点,太阳舞倒是挺得意的,“你不行。”

“噢,那祝贺你成为逃跑最快的一个。”红蜘蛛“祝贺”道。

“那也比你强多了。”喷火也过来找茬,“你才刚毕业不是吗?至少太阳舞已经准备好了。”

“可这不能证明我比他差,”红蜘蛛坦然自若,“何况地下组织的活动越来越频繁,我很快就会上战场的,并比你们做的更好。”

喷火还想说什么,星辰抢先一步开口了:“你总算是没有成为家族的耻辱。”

“我从来都不是家族的耻辱。”许久未活动的发生器猛地发出了声,休眠状态下的红蜘蛛终于睁开光学境,这里不是报应号,不是地球,也不是赛博坦,这里是宇宙深渊的一块巨大的陨石,当他被惊破天轰入宇宙的深渊的时候,就撞在了这颗陨石上。还不偏不崎地撞到了头部,不得不被迫进入休眠状态。

红蜘蛛觉得自己该感到庆幸,庆幸自己还活着,庆幸自己头脑很清晰,庆幸自己没有被撞成一个傻子。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红蜘蛛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机体上那层厚厚的灰尘,他估计现在大概是几百万年后了,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活了那么久,真不知道霸天虎与汽车人之间的战争有没有结束,不知道塞伯坦有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昌盛,不知道……不知道威震天那个老铁桶头怎么样了。

也许威震天已经火种源回归多时,或许汽车人统治了塞伯坦,又或许汽车人和霸天虎之间的战争还未结束,反正这都与自己无关,因为不论哪一方胜利都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自己形单影只,没有足够的力量去从擎天柱或威震天的手里抢夺主权,那只有自己的老本行------------放黑枪了。

深深地叹了口气,红蜘蛛变形为F-15战斗机向塞伯坦飞去,他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变形齿轮竟然还能运转自如。他背叛了霸天虎,威震天绝对不会再接受他的加入,他也不可能去投奔汽车人,地球就是连考虑都不用考虑,自己现在除了塞伯坦已经无处可去了。

经过好几光年的飞行,红蜘蛛又重新来到塞伯坦的上空,此时的塞伯坦与几百万年前的赛博坦简直无法相比,现在的塞伯坦繁荣昌盛,甚至超过了几百万年前的塞伯坦,高大的建筑物上即没有汽车人也没有霸天虎的标志,难道威震天和擎天柱握手言和了?红蜘蛛猜测道,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猜测,因为他看到了威震天这个老铁桶头正在铁堡中央政府前发表演讲,看来这场持续了几百万年的战役是他赢了,但这个老铁桶头变了很多,他红色的光学境里没有了以前的残酷和血腥,反而有点像擎天柱了,他十分受塞伯坦人民的爱戴和尊重,与“破坏大帝”的称号截然相反。

红蜘蛛还注意到,铁堡中央政府的摩天大楼上没有霸天虎的标志,威震天发表演讲是,他也没有看到声波或是震荡波,这个面瘫闷骚和科学狂人和威震天向来形影不离,怎么今天不在了?而且他没有看到他的僚机和击倒,他们又去哪了?

红蜘蛛绕着铁堡中央政府飞行了好几圈,除了威震天,他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也没有,都是些不认识的新面孔,难道威震天都将他们替换了下来?这个假设不太可能,要是威震天真的要替换他们,那么在几百万年前,声波他们早就下岗了。

那他们去哪了?带着疑惑,红蜘蛛离开了铁堡中央政府的大楼,朝着铁堡其它区域飞去。

几百万年前,这里因为能源枯竭,变为了一片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几百万年后,这里的能源恢复以往的充沛,重新恢复繁华。

红蜘蛛铁堡郊区的一片墓园上空减缓了速度,成林的墓碑上刻着的字他看的清清楚楚,惊天雷、闹翻天、击倒、声波……噢,还有天火的,虽然他和天火已经决裂,但还是挺舍不得这个多年的挚友。

这么多年过去了,就只剩下自己和这个老铁桶头了。

不过他可不会因为这个而心软,几百万年前威震天抛弃了自己,将自己打入宇宙的深渊任其自生自灭,那种离绝望和死亡仅有一步之遥的感受是普通的机无法体会的,这个他可永远也忘不了,即使不与威震天争夺他的位子,自己也要叫这个老铁桶头体会体会那种绝望和死亡的滋味。

他可是红蜘蛛啊。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