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暗之歌

爱吃爱玩爱睡觉爱幻想的摩羯座一枚,大爱威红大爱小红,开学了超痛苦,都没有时间更新了……

威红:《你从未离去》

浩瀚星空里,只剩你的背影,银河已凝结成冰,记忆划过泪滴,想象能回到过去,终会存在我心底,虽然逃避,他消失在梦里------------白挺《你从未离去》

(1)

银河的光辉温柔地洒在红蜘蛛的身上,紫色的披风随着迎面吹来的风所摆动,红蓝白三色的机体上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辉,看上去庄严肃穆。

黑色的面部骄傲跋扈,红色的光学境里更是流露出得意,他,红蜘蛛经过了这么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登上了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王座-----------霸天虎的首领。过去的几百万年里,受过的打压和辱骂在这一刻统统化为了乌有,那都是过去的陈年旧事了!他现在可是万人之上的霸天虎的首领!要多辉煌有多辉煌!要多灿烂有多灿烂!有谁胆敢对自己不敬都是死路一条!

红蜘蛛等待着这一刻等待了多久啊?为了这一刻他又付出了多少努力啊?

“真是没想到,我们一族居然出了个科学家。”当红蜘蛛拿着科学学院的毕业证书和地质学研究所的邀请函时,喷火是这么说的,从他语气中不难听出嘲讽,就因为他是个愣头青战士。

“我们一族可从来没有出现过科学家。”太阳舞尽量注意自己的语言,“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我们一族从来没有出现过科学家。”他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红蜘蛛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他都知道。况且也没什么好说的。

“比起当个碌碌无名的科学家,”喷火抓住了这个嘲笑自己的好机会,他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嘲笑自己的机会,“一名经过腥风血雨考核的战士才更加容易被记住,可惜你偏偏就是一个地质学科学家。噢,你知道我没有恶意的。”

没有恶意,说的真好听。我当然知道你是在嘲笑我是一名科学家而不是战士。

太阳舞也跟着喷火一起嘲笑自己:“真的是跟可惜啊,你这辈子就这样了。不过当一名科学家研究地质也挺好的对吧,等到时候逃跑的时候就用不着担心迷路了!”

太阳舞和喷火说了很多很多,红蜘蛛始终没有接过一句话,也没有低下自己的头。一直到星辰抬手示意太阳舞和喷火停下,才清净了。

别说一句话了,从头到尾,星辰就是连“哼”也没“哼”一声,脸上始终是一副三无表情,红蜘蛛清楚,星辰对自己失望透顶了。

此后红蜘蛛和星辰本就冷淡的父子关系直接化为了陌生的过路人。

曾因为加入科学学院而被兄弟嘲笑,背父亲瞧不起,当他成为了一名研究地质专业的科学家后,他的父亲和兄弟更是觉得他是家族的耻辱。如今的他不再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科学家了,而是一名从战争学院毕业,正真、出色的战士,不不不,应该是领袖。

当大火车为他带上皇冠的那一刻,可是说是红蜘蛛这一生当中最辉煌的那一刻,享受着万众瞩目,享受着高高在上的地位,享受着至高无上的权力,然而这份难得的美丽却是短暂无比的。

直到完好无损的惊破天出现在红蜘蛛的面前,这个美好的帝王梦彻底破灭了。

他粉碎了红蜘蛛已经实现了的帝王梦,当惊天破来到红蜘蛛的加冕仪式的时候,全场都由不得大吃一惊,红蜘蛛是最吃惊的,他怀疑自己的光学境花了,怀疑自己见到了碳基们口中的“鬼”。红蜘蛛的记忆犹新,自己明明已经将这个毫无用处的老铁桶头扔到了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并目送着这个老铁桶头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宇宙深处,再也回不来了,可眼前这个天煞的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经过宇宙大帝的改造,威震天不光是连机体,就连内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比之前的威震天更加心狠手辣!更加残暴!更加冷血无情!他容忍不了红蜘蛛的背叛,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红蜘蛛打个半死不活,再将他送去医疗室里治疗,没有,至少这一次没有。惊破天直接变形一炮将红蜘蛛这个叛徒轰死,化作宇宙的尘埃,红蜘蛛连一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为了这个地位付出的距离在这一刻全都白费了。

而那顶曾经沐浴着圣神光辉的皇冠,则被惊破天毫不留情地一脚踩了个稀烂……

威震天睁开了光学境,从睡梦中醒来,眼前的景象是不是报应号上的主控室,也不是他的休息室,而是铁堡中央政府的工作室。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威震天的眼前总是浮现出红蜘蛛的身影或是梦到红蜘蛛。

工作室里除了他没有别的塞伯坦人,只有走廊里还站着守夜的士兵,陪伴他的只有可怕的寂静和冰冷,只有一堆又一堆的文件和稿纸,不过威震天已经习惯了。从窗外的天色来看,时间已入深夜了。工作室里没开灯,整个工作室里漆黑如墨,但威震天并不打算开灯,他早已习惯了融入这黑暗。

汽车人与霸天虎之间的战争早就在几百万年前结束了,也逐渐在新一代塞伯坦星人的记忆中淡化,没有多少塞伯坦人知道霸天虎和汽车人之间的惨烈战争,没有多少赛博坦人知道汽车人的领袖擎天柱的存在,也没有多少赛博坦人知道自己以往“破坏大帝”的身份。

随着时间的流逝,威震天猜测再过不久这段历史会彻底从塞伯坦人的记忆中消失,自己则是这段历史唯一的见证者和幸存者。

自从被宇宙大帝改造之后,自己的机体就停止了生长,按照碳基的说法,就是长生不老。

先是自己的对手,汽车人的领袖-----------擎天柱火种源回归,接着是热破、通天晓、救护车、大黄蜂等汽车人一一火种源回归,此后就在没有汽车人。按道理说这场几百万年战役应当是自己赢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威震天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胜利喜悦,反而很难受,有苦说不出。既然汽车人不存在了,那么很自然,霸天虎统治了赛博坦,自己也不再受宇宙大帝的束缚,重新变回了威震天。

他放弃了自己所说的“和平经由暴政”,选择了一种更人性化的统治方式,一切的一切都很好,只是……想到这,威震天从充电椅上起身,通过玻璃俯视着下方灯火辉煌的城市,只剩下自己孤身只影了。

七千年前,他参加了震荡波的葬礼,这位天才科学家就这样火种源回归了,在这场葬礼上,他没见到声波的身影。几个月后,传来消息,声波这位霸天虎首席情报官也随震荡波去了。

四千年前,他参加了闹翻天和惊天雷的葬礼,曾经威风凛凛的F-15战斗小队,到了如今一个也不剩了。之后是挖地虎,再然后是击倒,威震天对击倒的映像虽然不是特别深刻,但也对击倒的离去感到很惋惜,击倒在火种源即将要回归的最后一刻缓缓说出了火种源回归多时的死火和红蜘蛛的名字,笑着离开了。

每一位霸天虎成员的葬礼他都参加过,包括一位杂兵和为死火补办的葬礼,除了红蜘蛛这个叛徒的葬礼,准确的说,红蜘蛛根本没有葬礼,他连一个完整的零件也找不到。红蜘蛛先是被自己轰成了灰烬,化为宇宙中的尘埃,当他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又被自己打入宇宙的深渊,从此便没了踪影和音讯。威震天估计红蜘蛛同其他霸天虎成员一样,火种源回归多时了,只是没有一个像样的葬身之地和一个隆重的葬礼。

威震天现在很后悔,他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将红蜘蛛轰成宇宙的尘埃,而不是留他一命,也后悔当红蜘蛛又一次活蹦乱跳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将他轰入宇宙的深渊,而不是抓住他。要是真的可以像碳基的科幻小说里那样,能穿越时空,能回到过去,他一定会选择牢牢地抓住红蜘蛛的手,而不是放开。

没了红蜘蛛的尖叫和背叛,生活少了许多乐趣,变得麻木不仁。

现在想这些又有何用处?他威震天的本事再大,也无法逆转时空,也无法找到红蜘蛛的残骸。威震天深深地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充电椅上,审阅堆积成小山的文件。

夜里,静悄悄的,黑乎乎的。

处理完了最后一份文件,工作室外站夜班的士兵也早就下岗了,整个铁堡中央政府真的就只剩下他和一片死寂了。工作室外的走廊布满了看不见的红外线装置,这种装置不是报警用的,只要一旦接触陌生的机体,这种红外线则会变为激光,射穿敌人的火种。

这是震荡波生前的发明。

威震天回到了自己的舱室,却并没有马上躺下休息。而是重重地陷进充电椅,取出抽屉里的一瓶纯高开始饮用,一个精心制作的玻璃柜里,端端正正的放有一顶完全变形的皇冠,那是威震天唯一能找到的关于红蜘蛛的物品,威震天很庆幸自己变为惊天破的时候没有扔掉这顶皇冠,不然连个回忆的物品都没有了。

要是能让自己再见到红蜘蛛一面就好了,哪怕只是一具残骸或是一颗脑袋也好。可惜这些都成为了遥不可及的梦。

放下手中的纯高,威震天躺下休息。迷迷糊糊间,他仿佛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红蜘蛛从战争学院毕业的那一刻,向自己宣誓加入霸天虎的那一刻……

可惜,这只是一个梦罢了。

真正的红蜘蛛,也回归了火种源了。

天亮了,吐出一片鱼肚白。

评论(7)

热度(35)